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画圆(原创)  

2007-01-14 20:31:44|  分类: 老屋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习惯了这么多年的“向前进”教育以后,在那个冬日的晚上,才知道不管我们愿意不愿意,情愿不情愿,其实每一个人都是在画圆。

外婆当然也不例外。

那天晚饭是在一个大饭店吃的,报社请客。刚有一点酒意上来时,心的某个地方却忽忽地沉了下去,于是连忙告退,在冬的晚风中,沿着旧城墙根一路走了回去。

大家都已睡下了,只有外婆在不轻不重的呻吟。屋子里的光很暗,我凑在外婆脸边,轻轻唤着外婆。可外婆的神志已不在这里了,她专注地盯着帐顶,努力蠕动嘴唇,半晌,才瘪着没牙的嘴喊了出来:“亲娘——”

泪水一下子把我的双眼模糊了,我知道外婆要走了,她的亲娘来接她了,99岁的老人啊,最后还是投进了亲娘的怀抱!

外婆就是那天夜里走的,走的时候,天上有一轮溜溜的满月。

第二天,有很多人来看她,我女儿也来了,还有准女婿,再过一天,就是他们结婚的日子。

其实外婆一直都在等着这个日子,就如82年前她的公公焦急地等候姣美的儿媳妇。

外公是大户人家的独生子,娶个称心如意的儿媳妇就显得至关重要了。据说,外婆是太外公看中的。她是小户人家出身,父亲只是个裁缝。当时外婆在一个专教女红的小学堂读书,太外公就叫了几个人躲在她必经的小巷子里偷看。那一天,外婆是穿着月白色竹布长衫,梳一条油黑发亮的辫子,大大方方地从几个藏藏掖掖的男人中间走过的。她不知道,这一走过,会走进一个再也走不出来的圆中。听说那天中午,太外公一回来就大叫上酒:“就是她了!”太外公一锤定音,太外婆就再也不提什么门不当户不对了。

不日,太外公偶遇风寒。本来只是小病,可不知怎么,慢慢地就成了大病,最后是卧床不起了。于是就急急地谋划,商定提前迎娶,谓之冲喜。

说也奇怪,新媳妇进门那天,太外公的精神真的好了起来,全家上下喜气洋洋,前厅后堂张灯结彩。到了下半天,太外公竟支撑着坐到了堂前的太师椅上,可门口终不闻迎亲的鼓乐。

终于,太外公支撑不住了,就在太外公又回房躺下时,鼓乐却热热闹闹地响了起来。漂亮的新媳妇终于进门了,太外公应该是听见了的,他长长舒出一了口气,就再也没有醒来。

接下来,就是太外婆的天下了,她不动声色地关严了太外公的房门,堂前厅里,鼓乐喧天。迎新、拜堂,该做的都做,该有的都有,有板有眼,一直把儒雅的新郎,娇美的新娘,双双对对送入洞房。

一直到子夜时分,一声凄厉的哭嚎,如石破天惊,戳破了张着的灯,结着的彩。唰啦啦,红绸子换成了白绸子;昏惨惨,红灯笼变成了白灯笼。一眨眼间,喜堂成了奠堂,新郎成了孝子,整整一个月,新郎和新娘只能隔着棺木脉脉相望。外婆的人生之戏就这么在十七岁那年的悲喜交替中开场了。

那时的外婆肯定不会想到,82年后的她,也会这么苦苦地盼等着一场婚礼。那是她钟爱的玄外孙女儿。礼物早就准备好了,出席婚礼的新衣服也做了,昏沉沉阴阳河间,刚听到庆喜的鼓乐响起,盼媳心切的公公却已在黄泉路上迎她了……

悲喜之间,一个圆又浑然天成。

俯仰之间,人世间有多少次的日出日落,多少番的花开花谢。想当年,攒足了劲要做一棵参天大树;到头来,却心心念念着叶落归根。天地本是一个圆啊,凡俗之人,又如何能走出永远向前的直线!

  评论这张
 
阅读(277)|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