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收摊(原创)  

2007-01-14 20:33:01|  分类: 老屋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难免要在人间这个市场上占个摊位的,只是有的大,有的小;有的豪华,有的贫寒;有的生意大,有的生意小而已。

一百六十多年前,我妈妈的爷爷从绍兴乘了一条客船,顺流到了浙西的一个小城,就把他人生的摊位设在这个城西的一条小巷子里了。那个时候,他当然是踌躇满志,意气风发,虽然已人到中年,可船舱里有钱,身体里有力,于是就有声有色地做起盐油的生意来了。

听外婆说,那生意不大也不小,反正一家人也算是丰衣足食吧。接下来做的也就是平常百姓的事情,娶妻生子,造房置地。可惜太奶奶生下一个儿子后就只生女儿了,一脉单传,这在当时来说是一件很让人担心的事情,再加上外公生性懦弱,在十七岁上匆匆娶了如花似玉的外婆后,也只是一个又一个地生女儿,十年后他离世时,直拉着身怀六甲的外婆,久久不能瞑目。那时候太爷爷已经仙逝,若大的屋子里只留下了孤儿寡母在苦苦地守着这个摊子。

不过,在那战乱的年月,摊子还是摆下来了,只是大摊子变成了小摊子。生意早就不做了,田也卖了,屋也佃了,贫寒之色悄悄地渗进了不深也不浅的庭院中。

好在我妈妈这一辈的几个姐妹倒也争气,还有一个最小的舅舅,苦苦地读书,日后也还算是有了出息。多年的媳妇熬成了婆,有儿女撑腰,外婆也确实过了几年舒心日子,只是红纱帐里春宵秋夜的万般寂寥,只有自己去默默地消受了。在五六十年代,每个月有阿姨舅舅寄来七八十元钱,生活还是蛮滋润的。

于是外婆就铁了心地守着这个摊子,她什么地方也不去,扭着一双裹了一半的脚,在这幢日见衰败的老屋里如鱼得水地游弋,一直到她99岁生日的那一天,才在满屋子的梅香当中瞌然仙逝。

外婆走了,妈妈的心也走了一半。识文断字的外婆用了一辈子守着老屋,师范大学毕业的妈妈用了一辈子守着外婆。我爸爸当然来过,他从很远方来到妈妈身边,后来又默默地回到了永远也回不来的远方去了。是这个摊子给爸爸带来了无法弥补的失落和惆怅。

外婆走了,老房子更空寂了,两年后,一生随和懦弱的妈妈就到天国找外婆了,老房子就真的空了,只剩下外婆和妈妈的照片,两抹凄婉的笑凝固在满屋子的前尘往事里。

起风的日子,会有一些窗纸索索作响;橱柜里那些被外婆齐齐整整缠起来的布头布脑中,又一窝小老鼠出生了。春日多雨水,楼板上就洇出了一些古旧的图纹;到了秋冬,西北风会耐耐性性地剥落一点一点的墙灰。只有院子里的花花草草还是寂寂地开落。最痴情的是墙角的那株腊梅,“庭树不知人去尽,冬来还开旧时花”。

忽一日,表弟说要把老屋租与别人。我当然同意了,与其让它这么荒着,还不如给它一点生气。可那就不是我们的老屋了。

于是我就着手收摊了。其实,在外婆妈妈还在的时候,我就意识到最后会是我来收拾这个摊子的。我是多么地害怕这一天的到来啊!其实在这之前,我已把这个摊子一缩再缩,一简再简,可总还有那么多看着心痛,扔了不忍的东西。在三月的一个微雨的天气里,请了几个远房亲戚的帮忙,我真的把摊收掉了。看着那些被前人珍爱着的东西转眼间成了垃圾,真是百感交集,一百六十多年前造起这幢屋子的太外公,他肯定不会想到会有这么一天的!

收摊后的第二天,我就发烧了,是感冒。一边挂着吊针,一边打量着自己新房子里一屋子的东西,心中无端地悲凉了起来,在日后什么时候的一个日子里,会是谁来为我收摊?

还好,第二天就睛了,有春天里最明媚的太阳。从医院回来,我又买回了一大堆杂七杂八的东西。先生笑说,瞧,又摆起摊来了!

真是生命不息,摆摊不止啊!

  评论这张
 
阅读(266)|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