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异 域(原创)  

2007-12-06 20:45:24|  分类: 阶前幽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也许,在我们身边也会有这么一片绿地,可我还是为那用矮矮的木栅围起的深深浅浅的绿倾倒了!

 

 

这是新西兰的火山口公园,据说那曾经的火山口,现在每天隔一个小时还会有热水喷出,

它们来自地壳深处,依旧保持着当年的温度。

 

 

在澳大利亚墨尔本的海湾里,漾在水中的十二门徒如今还剩下了八个……

  

 

 夜色中的悉尼歌剧院似乎更有一种媚劲。

 

 

据说这是一部什么影片中的人物,一起合个影,就也跟着沾点光了。

 

 

 毛利人的摊位,可他的手有多么可怕啊!

 

 

多么漂亮的一棵树,干净挺拔绚丽,又说不出的高贵!

 

 

       异域

 

有时候想想一个人其实挺可笑的。我呀,这是多么重要啊,我的事、我的名、我的利、我的健康、我的亲人、我的朋友,还有我的东西,大大小小,轻轻重重,哦,简直太多了,我总是在我中间打转转,我就是我的整个世界呀!

后来走到了街上,“我”们一个接着一个;后来又坐上了汽车,“我”们一路连着一路;再后来,坐火车了,“我”们连成片了;坐飞机呢,“我”们就打成堆了!世界有多大,“我”们就有多多。原来有这么多的“我”们啊,于是这个“我”就想看看那个“我”,看看那些“我”的天,那些“我”的地,还有他们的居住、他们的习俗……

这是不是人们喜欢旅行,喜欢外出的理由之一呢?

坐上了飞机,这个世界就变小了。就在这两个月中,女儿竟两次飞到了与我们晨昏颠倒的地球另一半,就是大家平常讲的国外。一会儿说是到了巴西,一会儿又说过了好望角,看见了金字塔,再就是轮船正过大西洋与印度洋的交界处的好风景……我当然知道这一切非常安全,我更知道,女儿也非常幸运,可是我的心里总不踏实,你想啊,好好的女儿成了一只小鸟,在别人的住地飞来飞去,这感觉怎么也好不起来。

我更愿意把那些除中国之外的地方称作异域。也说不明白为了什么,也许是因为它的格别,它的神秘,但是,更因为它的隔膜。

是的,是隔膜。虽然不时会有朋友出去,不时会有国外如何如何好的说法传来,可我始终认为再怎么怎么好,那总是异域,是别人的地方。

老土了吧?不开化了吧?有一点,可是我并不拒绝出去走走看看啊,可也只是不拒绝而已,好像真的没有那种迫切的向往。前些日子,我的一个表舅携妻千里迢迢从郑州来到已无亲人的故乡,他们是来向故土告别的,他的两个女儿都在美国安了家,眼看已垂垂老矣,却要告别故土,远渡重洋,去异域安度晚年。好多人都羡慕他们的福气,可我却从他们的眼角眉稍看到了一抹凄然。行将落叶,却要离根,那种飘零无着的感觉纵是儿女绕膝,也是抹不去的啊!

人就如一棵树,初长时移植还是可以的,可当他的根须已伸到那块土地的角角落落,他的筋筋脉脉已浸透了那块土地的精血和骨髓,他还动得了吗?就如我的下营街三十八号,即使我走到天涯海角,还总想攀着电话线往那里打个电话,虽然知道电话的那头已没有人会来接听了……

于是,这篇日志写到这里就又得写回去了,回到了开头的那个“我”中。世界太大,我还是躲在“我”中在窗口东张西望吧!

比如朋友发来的这些异域景色,也挺赏心悦目的啊!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