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祖殿接春  

2007-02-20 14:27:54|  分类: 阶前幽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啊,给我幸福——殿前虔诚的接春人们!

 戏还没有开场,可另一曲戏早已在戏台边的窗口上演了!

 

       祖殿接春                                                                   

 

春去春来几十载,还是第一次郑重其事地去春的祖殿迎接它的到来。

立春祭祀,是起源于我们古老的华夏农耕文明的一个美丽的民俗。一年已尽,新春到来,和草木一起发芽的还有那些其实并没有和冬雪一起消融的美好愿望。唉,那些美好的愿望何止是发芽啊,仗着春风,乘着春阳,在好容易摆脱了一年的重压之后,它们简直是无边无际,蓬蓬勃勃地疯长!这时候就需要有一个倾诉的对象,需要一个可以让自己有所作为的机会,于是,春神句芒就因此降临了,立春祭祀就应时而设立了。这是一个瓜熟蒂落的结果,是一种水到渠成的归宿。不需要着意的号令,不需要外力的发动;只要有土壤,只要有种子,它们就会由小变大,由简而丰,以致于如应时的花,像如期的潮,在山野里,在民众间,自生自长,自长自大。

说来也有点好笑,我常常会被这能够不动声色地左右一方土地上的人们自觉而默契地一起去做某些事的力量而感动唏嘘。如大年三十的傍晚,只要有空,我就会一个人骑上车子到大街上去转悠,看着人们一色地步履匆匆地赶回家去,看着一家家商店毫无需商量地纷纷关门谢客,看着平日里熙熙攘攘的大街变得空旷安静,我的喉头会发紧,会打噎,我好像看到那神秘的力量了,我感到了温暖,感到了踏实,为我所在的那个群体,也为自己切切实实的归属。

所以一听说我们衢州九华乡的外陈村梧桐祖殿要进行立春祭祀,就千方百计地打听着去了,我也真的又如此这般地把自己着实感动了一番。

祖殿在高高的梧桐峰下,虽说离城也只有三十多里,可当汽车转过了一座又一座的山在殿前停下时,还是颇有点深山古寺的感觉。殿在岩上,由主殿和东、西配殿构成。主殿门上嵌有一块直立的石匾,“梧桐祖殿”四个大字威仪四方。殿内雕梁画栋,主梁上木神驾驭着两条飞龙从天而降。春神句芒居中而立,一身白衣,人面鸟身,一脸严肃地接受着一代又一代的善男信女的顶礼膜拜。

我们到时,四面八方的山民已陆陆续续地赶来了,的有的身背黄色香袋,有的头插红色的绢花,大殿前香烟缭绕,祈祷声此起彼伏。更有一列孩童,大的十来岁,小的七八岁,一色的绿叶红花编成的帽子,再提一个或红或黄或白的灯笼,应该是伺春天使了。接春的程序庄重而繁复,其中的鞭牛应是重头戏了。牛是好牛,一身漆黑的毛皮,可它好像不喜欢过于张扬,时时昂头长啸。突然想起拗芒之说,就是指立春日鞭打春牛的。因立春是二十四节气之首,封建时代对此节特别重视,专有机构筹备,有的皇帝也于此日做劝耕活动,装出扶犁扬鞭的样子。古而有之,于是释然。

不过也有让我难以释怀的,就是柯城夕阳红剧团的那些草根演员们。先是从戏台西侧的窗口发现了几个正往脸上抹油彩的女人,刚想拍照,又怕唐突了别人,索性上楼,等我知道了她们全是五十好几的老姐妹,她们自筹经费,自导自演,而且昨天晚上已在这四面漏风的台边睡了一夜后,再举起相机,又全是另一种心情了。虽然她们的表演比不上专业的剧团,但是那一种不计回报的喜欢,那一种自娱自乐的自在,一直深深地感动着我。现在能为接春献上一台劝人行善的《芦花记》,能为乡民带去一份实实在在的欢喜,这又不是简简单单的喜欢了。

今年的立春时间是下午一点十四分,至时,鞭炮炸响,春回大地,社戏开场……虽说多年下来,接应的程序已有了明显的程式化,但人们还是做得一脸神圣,一丝不苟,尤其是一些老者,袈裟加身,嘴里念念有词,使你不能不肃然起敬。

可是我们也不得不承认,随着现代文明的到来、涌入和覆盖,人类和自然的联系是越来越疏离了。这好像是一种必然的趋势,就像地球的热度越来越高,地球的水却又越来越少一样的道理。可人类到底是高智商的,他们必须为抑制这种不愿意看到的“越来越”做出一些相应的努力,于是就有了越来越多发掘、保护和着意的营造。“有”当然聊胜于无,但是能不能让这种“有”不要只停留于表面,而赋予它更多一些源于根基的底气呢?

据说这梧桐祖殿是“全省惟一的,全国其它地方尚未发现”,现在正着手申遗工作。作为衢州人的我,当然为之而高兴。但我也知道,这中间需要做的工作是非常艰巨的,因为我们要做的不仅仅是恢复祭祀的一些程序,而是要借此唤起人们对春神的敬畏之感。而祭祀的方式,当然要保持自古以来的形式,但是不是可以融入一些更符合当代人品味的内容呢?

春的来去,当然与你的接与不接无关,可属于你的春天接与不接倒真还是有点不一样。一定形式的迎与接,强化了你的赞颂和敬畏,而对春神的赞颂和敬畏,其实也就是对大自然的赞颂和敬畏啊!天人合一,物我相融,这不正是我们现在所竭力倡导的吗?

愿梧桐峰下,春意永远盎然。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