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百年人生  

2007-02-21 13:10:33|  分类: 泥炉小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百年人生

 

人生在世,谁不希望能活他个一百年!

在我们浙西农家,至今还有给刚出生的孩子挂长命锁、套银项箍的习俗;寺院的袅袅香烛中,那些善男信女们则虔诚地对着冥冥之中的菩萨顶礼膜拜。

是啊,漫漫的人生路上有不尽的风风雨雨,有太多的沟沟坎坎,走过一年的春夏秋冬,就得穿过三百六十五天的尘埃啊,想我们一介凡人的血肉之躯,哪堪行行复行行的一个又一个的三百六十五!

于是,那些穿过岁月的尘埃,在人生的路上走出个漂亮圆弧的人有福了。

当她穿越了世间的森罗万象而洞见那一无所有的广漠源头时,蓦然回首,内心一片澄空,一切思想的渣滓已如冰雪消融殆尽。于是,她把身心摺叠的许许多多的尘垢与风霜都轻轻捋平了,再用一种平和的心境去迎接每一个冉冉升起的太阳。

 外婆是长寿了,九十九岁的年纪,仍旧能到滨江路去走一段。可是外婆还是老了,先是牙齿掉光了,接着是耳朵听不清了,眼睛是外婆的骄傲,以前外婆一直以不带眼镜为荣,可最近外婆跟我说,她的一只眼睛已经一点也看不见了。看着她抖抖索索好容易才把菜挟进嘴里,心里会涌上一股很酸的味道。我的外婆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啊!

很多时候,外婆只能呆呆地坐在椅子里养神,外婆说这没事做的日脚走得太慢太慢。其实外婆还是很幸福的,外婆有我母亲时时陪伴身边。可是我母亲也老了,快八十了。在我们小时候,是外婆帮母亲带大了我们姐弟四个,现在是母亲回过身来带着老了的外婆。

母亲常常会牵了外婆的手在滨江路上走,母亲走得快,外婆走得慢,母亲就只好走一段再回过头来等外婆。母亲想,那个利利索索的外婆上哪儿去了。

母亲没想到不远处还有一个我,她们怎么一下子就这么老了?这时候,如果我女儿看见了我,又会怎么想呢?尽管我十二万分的不愿意,可脸上的皱纹还是一条比一条深了。

衰老,原来就是这么无声无息地把我们一个不漏地套牢的呀!

人们都希望自己长寿,可是谁又能阻止自己的衰老?衰老就如迷漫的冷雨,到一定的时候,它就阴冷地往你的骨子里钻。岁月如刀,只是那是一把特别钝的刀子,它冷着一张脸,守规守矩地执行着自己的职责,在不动声色中,把衰老刻进了你生命的规迹里。是啊,多少人在盼望着长寿,其实真要久久长长地活着,还是要有相当的勇气的。

花开了,终究有谢落的时候;叶绿了,终究有飘零的日子。终于,老人也如落叶,颤崴崴地躺下了,躺在了黄叶纷飞的时节。来时花正好,去日叶纷飞,老人在腊梅黄叶间笑成了一幅美丽的图画……

喜欢马致远《天净沙》中“夕阳西下”的“枯藤老树昏鸦”,只是我 从中读出的不是“断肠”,而是一种庄严和苍茫。那些夕阳中的枯藤老树,尽管它们已经告别了昔日的风景,显得有些落漠而憔悴,可依旧虬劲、挺拔,在一片金红的祥和之中,天与地把它们紧紧地拢在怀里。

参禅的人常常把人生画成一个不圆的圆,叫“禅圆相”。这是一挥而成广漠包容的一笔画,其间不容一丝的停顿或犹豫,因为一切已瓜熟蒂落、水到渠成。它代表整全、圆满、永恒、回环往复、生生不息、连绵不绝……百年人生,就是这么一个不圆的圆。

人世间,会有永恒的鲜亮么?会有不变的时空么?会有永不谢幕的戏剧么?百年人生,真的只是一种情怀,一种境界。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