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水水要死了(原创)  

2007-03-18 19:55:26|  分类: 阶前幽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水水要死了!

 

水水要死了,在春意最盎然的三月。

水水注定是要死的,他得的是骨癌,早已经转移了,医生说他的五脏六肺,全让癌占领了,只有脑子还是一如既往的清醒。

这一天,水水特别的不舒服。不是痛,高剂量的杜冷丁早已使痛变成了麻木。他只是感到害怕,觉得冥冥中有一种力量在慢慢地,不动声色地把他吸入一个无底的深渊。他想放开吼咙大声地叫,想伸出手臂用力地攀,可实际上,他什么也不能做。他早就不能站了,甚至也不能躺,不能坐。躺下会接不上气,坐下则烙得不行。他太瘦了,坐下时只能让硬绑绑的骨头贴着凳子,于是只好用他两只也同样是瘦骨的手索索发抖地撑着。

太阳很好,有一束阳光和往常一样,又高高兴兴地来到他的身边。他忽然有了一种很强烈的欲望,让他的妈妈给城里的同学打了一个电话。同学马上就来了,不是一个,而是一群。可是他还在不断地打电话,面前是一本厚厚的电话本。电话是用一位同学的手机打的,据那个同学说最少也打了九十九个。攀着那根细细的电话线,水水反反复复地讲着同一句话:“我要走了,你们要保重身体。”

电话打好的时候,太阳已经下山了,身边的同学还没有离去,水水说:“我怕,陪陪我。”

大家就陪在水水的身边。水水不能再说话了,半低着头,看不见他的神情。同学们就自己说起话来。有的说起了涨涨落落的股票,有的说起了天南地北的浪迹,有的说某某同学已经结婚,有的说,哎呀,某某的儿子都会叫我叔叔了……说到高兴处,有女孩吃吃笑了起来,男孩口袋里的手机又时不时会嘀嘀嘀地响。

就在这时,他们听到了一声似有似无的叹息。是风吧,抑或是门外春天里的落叶?不过,一瞬间,大家都不响了,他们看到水水受凉似地颤抖了一下,那叹息分明是从水水那里发出来的。

夜色浓起来了,一团一团的黑雾从外面漫了进来。水水的妈妈进来了,她要给水水量一量体温。一连几天,水水的体温都只有三十五六度,水水说,他身体的所有部位都在衰竭了。

因为水水一直都在颤抖,所以体温表很难在口腔里放牢。妈妈说,要不,算了吧。水水说,再试一次,帮我把头抬起一点。

这么一来,大家就都看着了水水的脸。虽然水水的身上已经皮包骨头,可水水的脸上还飘荡着一些生气。水水没有看他的同学,水水只是对他的妈妈说,我饿。

后来,水水就轻轻地嗑起米胖糖来了。咯啦啦,咯啦啦,然后艰难地把它们从满是癌肿的喉咙头咽下。

很长时间,周围都没有声音,只有水水嚼米胖糖的声音从一个又一个同学的心上碾过去又碾过来,直到有一个女同学终于忍不住,抽泣着奔出了水水的小屋。

水水的家是在乡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飘起小雨来了,田野上一片雾朦朦的,在看不见的黑暗深处,有青蛙们在情意绵绵地歌唱着爱情和生命。

水水,今天晚上,你还会害怕吗?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