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红豆香消,“美人”薄命(原创)  

2007-03-24 09:11:03|  分类: 老屋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素有“周美人”、四才子之称的外公

这就是当年被外公冠以“红豆馆”的小书房,没想到后来外公、外婆都是从这里去了天国,只是中间相去了七十二年……如今那门扉紧闭,只有墙角的青青蕨草绿了一春又一春……

这应该是外公手写的乐谱吧,人早已不在了,可似乎还可以从字里行间听见那幽幽的箫音!

这是外公留下的唯一实物,如今,也只能透过那模糊的镜片,兀自去揣摩外公的所见了……

 

        红豆香消,“美人”薄命

 

写到这里,我突然发现,关于外公的叙说是太少了一点,前面只说过他素有“周美人”之称,是二十年代的衢州城里四才子之一(据说我那大舅公也是这四才子之一,那么这周家大门真就占了半壁才气了)。可在我的叙述中他好像只是一个很乖巧的配角,随着两个女人,偶然出现一下,很多时候,只默默地躲在幕后。可是他又是一个很重要的角色,重要到没了他,这个故事简直就不能进行的地步。

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也许他去得实在是太早了,等到我出世再到记事,这中间起码隔了二十七八年。二十七八个春夏秋冬,化成了一片茫茫烟云,那是会把什么样的伤痛都抹平的呀!所以当外婆跟我讲起她的夫君、我的外公时,已经静如止水,再也不大会有什么波痕了。

而且,我还有了一种很不应该有的感觉,在外婆跟我讲她与外公相敬如宾的时候,在外婆说他们从没有红过脸的时候,我觉得这有点不可思议,我想他们其实一直还是隔着什么的。我很难想象,原先毫不相干的两个人突然让人摆布着一起生活,怎么可能毫无矛盾冲突呢?外婆说:“这有何难,不说就是了。”“是你不说还是他不说呢?”我问。“当然是我。”外婆说。

这就对了,矛盾肯定是有的,只是不说罢了,而且是外婆不说。这“不说”就大有文章可做,是因为爱而迁就不说?还是因为怕而压抑不说?抑或是因为失望而懒得言说?后来的事实证明,我外婆是很有主见很有处事能力的一个女人,那么,那时的不说中,该有多少的不公平啊!对于外婆的不说,外公在意了没有呢?还是认为是理所当然的呢?是啊,一个小裁缝的女儿,成了一个衣食无忧的少奶奶,已经是很够意思了,她还能再说些什么呢?服从就是了。

呵,亲爱的外公,请原谅我的冒昧,我绝没有一点责怪你的意思,我知道,这在你那个时代,你这样做已经是很不错的了。更何况你一个独苗,从小就让人宠着、捧着,你也许根本就没有想到,除了这样做,还要怎样做。

其实外婆也没有想到,她也觉得这样已经非常好了。你对她不打不骂,还教以琴棋书写,她真的别无再求了。只是我,也许是外婆在我的心中份量太重了,我总觉得还应该再有点什么的。也许是看了太多的惊天动地的爱情故事,太神往于那种爱之入骨,铭之于心的心心相印,我不知道,其实再深切的情感,也会变得静如止水的啊。

还有,外公,我不知道你是如何看待你的妻子、我的外婆的,只知道你曾拒绝了绍兴老家要给你娶妾的要求。是啊,独苗的太外公,又是独苗的你,早生贵子,兴旺门庭,可是整个家族的大事啊!可你结婚三年才有了我的母亲,难怪老人们寝食不安了。我也不知道你生平除了琴棋书画还做了点什么,外婆说你的字写得极好,可翻遍老屋,也没找到你留下的一个字,只有一付断了一条腿的金丝眼镜,混迹在杂物之中。也许,只能透过那模糊的镜片,兀自去揣摩了。以前,楼上有两个半人多高的大书箱,听外婆说里面装满了你读过的书,可惜我从来没有去看过。还好有一年舅舅回来,去翻弄了一下,拿走了一套刻印本的《石头记》,再后来,整箱子的书就当作封资修的东西焚烧了,听说里面还有很多史书、历书、药书……

真正是可惜了!那两个大书箱现在还在楼上,可只是用来放了棉絮之类的杂物。

后来,表弟听说了我在整理老屋的碎片,就从网络上发来一个邮件,里面竟是夹在那套《石头记》中的一些小纸条,细细辨读,有购物单子、诗稿、药方、戏曲、祭祀的铭文,还有别人赠与外公的诗篇……这些纸条字迹不一,我想除赠诗外,应该是太外公和外公所书,这样,我们终于能看到他们那娟秀的墨宝了。

后来我在寻访衢州名流杜先生时,又听说了一件事。杜老师今年已经92岁了,我常常听他说今道古,说起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衢州城里文化界稍有头脸的人物,他均可以头头是道。后面我还会专门写的我的那位大舅爷的相关资料,有好多,就是他提供的。据他说来,他不但认识我的外公,还熟悉我的大舅爷,而且,竟还喜欢着我的小姑婆,那个当年叫黑牡丹的时髦女孩。他说外公是当时衢州有名的才子,不务正事,最擅长的是吹箫唱戏,戏是昆曲。印象最深的是民国16年(1927年)春夏,当时他上高年级,而我母亲刚上一年级,中山小学开恳亲会,外公也去了。当时是林科堂任校长,他知道外公的才气,就要外公吹箫。外公就吹了,他还记得那曲子的第一句是“天淡云寒……”我惊讶他的记性,他笑了,说:“因为你的小姑婆(外公的小妹)的名字就是淡云呢!”可他当时才多大一点啊!我怀疑这是这位92岁老人的幽默了。不过,这也从侧面加强了这则轶事的真实性。这纸片上的乐谱和歌词应该是外公写的吧?是他所抄还是他所作的呢?再也无从知道了!

那个在恳亲会上优雅地吹奏着箫管的真是我外公吗?那是因为他对女儿的爱使然呢,还是因为他对音乐的爱才答应下来的?可不管是因为什么,外公活起来了,在我的心中,在这个有些闷气的梅子黄时的午后。那时他也只有二十五岁呀!率真、可爱,一个生活在梦中的年轻男人!

还有一件事我是听母亲说的,也跟外婆那位常在周家蹭饭吃的潇洒大哥,跟外公一起唱昆曲的大舅爷有关,1927年,他因为担任了当时的衢州府的共产党支委而被追捕,有天晚上,急着清党的国民党硬盯着外公要他带路去找人。母亲说那时她只有六七岁,只记得她父亲一个劲地发抖,第二天让人取了保才得回家,回家后在床上躺了整整三天。“那外公有没有带路去找呢?”我急切地问。尽管我对那个大舅公并没有好感,但在当时,按照我简单的推理,外公真的去了,那不就成了叛徒了?虽然他也没有什么好背叛的,因为他什么也不是,可总是一个人生的污点。“好像是去了的,”母亲说,“那是我外婆家呀,在那种境况下,他不去,肯定也会找到的。”是这样吗?应该是这样的,现实生活并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啊!

至于我那位传奇色彩的大舅公,我得专门为他写一章,尽管他并非此老屋的什么直系,可他的一些重大事情都是在老屋里完成的,就连他坎坷的生命,也是在老屋终老的,虽然不是善终。

后来外公的死,和这次的惊吓有没有关系,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按外婆的说法,外公确实是因受了惊吓而得病的,医生说,胆吓破了,所以死的时候,脸色极黄。

不过,外婆说的惊吓是指第二年清明去绍兴上坟回来时的落水。自太外公死后归葬故里,外公年年都要去绍兴上坟。外婆也去,可只去了一次,太外婆就不让去了,说是女人家不宜在外面跑来跑去。后来就传出了绍兴要给外公娶小的消息。那时候是作兴这样的,男人不可一日无女人伺候,女人呢?就忍着吧!可外公没娶,这一点外婆经常说起,这是一个女人的骄傲。可这样是不是错过了一个或几个周姓的儿子呢?反正太外婆是会这样想的。

那时候去绍兴是坐船的,船到码头,大家都去接船。当时是家人和外公一起去的,回来时,也本该由家人扶着一起下船。可那一天外公似乎特别性急,不等家人搀扶,就自己一个人踏上翘板(一种连接船只和埠头的木板)。正是三月,桃花水很大,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走到中间,外公眼睛一花,就掉了下去。其实水并不深,也只半人光景,而且随行家人马上下水把他抱起来了。可没想到外公从此就一病不起。

前后在床上躺了多少日子,请了一些什么样的医生,外婆好像都不大清楚。我只记得外婆说医生讲胆被吓破了,也不知现今医学上是不是真有吓破胆之说。不过,听母亲说,外公得的是伤寒,而后来我大姨突犯的心肌梗塞,又使我怀疑外公也是死于这个病。外婆身体一直很好,到九十多岁心脏还好好地跳着,而我母亲和姨们的心脏却都有病,我就怀疑的外公的基因在作祟。不过,不管是什么病,有一点是肯定的,外婆说,外公最后是痛死的,整整一个晚上,从床头爬到床尾,从床尾再爬到床头,到天亮,就没气了。而心肌梗塞和伤寒,都是会这样痛法的。

因为有太外婆在,请的应该都是中医。可外婆说外公病时,大舅公曾来过几次,还带来一个医生,不过被太外婆拒绝了。太外婆当然不会放心把宝贝儿子交给这个行事飘浮的大舅子的。“那个一定是西医。”我说,“如果当时真让那个西医看了,说不定外公就不死了呢!”我非常遗憾地说。可外婆却有点无动于衷:“这是各人的命!”

就这样,外公糊里糊涂地死了,留下了一屋子的女人。他和外婆做了整整十年的夫妻,这一年,他刚好二十七岁,生了三个女儿。

不过,外公死时,他知道外婆已经有了六个月的身孕。外婆说,他是紧紧握着她的手断气的。我想,他是不是还想握一下外婆肚子里的那个儿子的手。那一定会是个儿子,外婆说她是这样对他说的。这样说了,外公的眼睛才闭上了。

这幅照片中的花窗据说是太外公自己设计的,花窗里面有个小天井,再里面就是外公的“红豆馆”了,二十七岁的外公就死在这个小书房里。后来,七十二年以后,外婆在她九十九个春秋的最后一天——公历12月30日凌晨也从这里去天堂找外公了。

如今那门扉紧闭,只有墙角的青青蕨草绿了一春又一春……

  评论这张
 
阅读(37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