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瓶花(原创)  

2007-03-27 11:31:33|  分类: 泥炉小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瓶 花

一直很羡慕会画画的人,尤其是那种想画什么,就画什么的写意画。我当然不行,不会构图,不会搭配,不会设色。由此类推,我当然也不会插花。插花是一门艺术,不但有色的调配,还有型的构设。

可奇怪的是我常常能歪打正着地插出让我自己满意的花来。这当然要碰运气,因为我只会把花枝按它原来的样子放进瓶里,能不能有令人满意的效果,全在它们跌落瓶底的那一瞬间。有时它们会毫无创意地列成一排,那就是失败了;有时它们会错落有致地参差出一种特独的韵味,这就是成功了。当然,我也试过修剪和整顿,可不知为什么,总是越弄越糟,再也调弄不出那种出自本来的自然和随意。

由此悟出了一个极其简单的道理:自然即是美。尽管也有“巧夺天工”之说,但这“巧”字其实已经充满了匠心。我很少买花,尤其不买贵的花。夏天里采的一束狗尾巴草,至今还插在我书桌上一个全黑的酒瓶子里,在一个最醒目的位置上招摇。好几次,因朋友送的花太多,没地方插,想过动一动那瓶子的念头,可终究没把它们换下来,它们那种自然和散漫的韵味,是什么花也替代不了的。秋天的野菊也是我极喜欢的,就那么杂乱的的一把,随手插进墙角的一个低浅的黑陶罐,你就能听到似村野小女孩叽叽喳喳的喧嚷了。夏天里溪边有一种很常见的蓼,酱红色的穗,似花又似非花,我也曾把它们折下来插在瓶子里,那水的气息就在我小小的客厅里弥漫开来了。

当然,我也不是绝对地拒绝鲜花,只是会随心所欲地把它们重新插置。我不喜欢杂色纷呈,常常会把它们分门别类,制造一种单纯的美。有一次,我如法泡制,最后剩下了杂乱的一堆。弃之可惜,我就把它们胡乱地插进一个多余花篮的花泥里。不想竟出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我惊诧于五彩缤纷的魅力了。

有花的日子真的很好。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