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一树梅花(原创)  

2007-03-08 10:37:34|  分类: 老屋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树梅花 

 

老屋前院的角落里有一树梅花。八十岁的母亲说,自她晓事时,那树梅花就在那里了。九十九岁的外婆说,她嫁到这里的那天,满屋子全是腊梅花的香气。

外婆是十七岁那年嫁给同样是十七岁的外公的。这就是说,这树梅花的年龄肯定在八十年之外。那它究竟是什么时候种下的呢?母亲说,她听她的奶奶说,梅树是在她的父亲出生时栽下的;外婆说,不对吧,好像听他们说是新屋落成时种的呢。这样一来,不管哪种说法成立,这株梅树的树龄至少就又往前推了二十年。

是一株活了一百多年老梅呢!

我和外公、母亲一样,也是在老屋里出生的,到如今,也和这株梅花一起生活了半个多世纪了。奇怪的是,我们大了,老了,可梅树不老。不但不老,它也总这么个高度,贴着高高的院墙,就是不肯伸出墙外去。不知是因为墙太高呢,还是土太薄,自我记事以来,它就是这个样子。要说变化,也不是完全没有,那就是枝杆的颜色越来越深,枝杆伸出的力度越来越遒劲,好像所有的日月精华之气全跑到那些枝枝节节里去了,伸曲之间透出一种饱经沧桑的通达和从容。

其实我也是近年来才对它格外关注的。是在外婆86岁那年吧,那一年夏天,那一树的绿叶竟全没了往年的神气,稀稀的,蔫蔫的,外婆常对着我说,叫人来治治吧,这梅树是怎么啦?

我当然没有往心上去,还不就是一树梅花吗?年纪轻的时候,往往会把身边的那些自然界的生灵忽略了的。那年的冬天,梅树就只开了稀稀落落的几朵花。也是在那年的冬天,外婆生了一场大病。

第二年,我们就不敢怠慢了,一开春,就请了我妈的一个远房表弟松柏来给梅树治虫。这接下来的几年,树就这么好好坏坏地撑,一直到外婆90大寿。那一年,一树梅花开得无比的灿烂,衣着一新的外婆在梅花树下也笑得格外的妩媚。

后来,梅树就好了。外婆说,它和人一样,也逃过了一劫。这样一直到了外婆99岁那一年的春天。我们发现树顶有三个枝杈竟蹭蹭地一个劲往上长。“再长,就出院墙了哩!”外婆时不时就这么叨上一句。“那有什么不好呢?”我笑,“不是还有‘一枝红杏出墙来’的诗句吗?”外婆马上作色:“不许这么说这梅树。”我连忙正襟,我知道这树梅花在外婆心目中的地位。

正是那年冬天,12月30日的凌晨,外婆无疾而终。再过一天,外婆就是100岁了啊!民间有这么一种说法,人到五十以后,逢九就是一个坎,比如59、69、79……是明坎,54、63、72……是暗坎,99,则是明暗皆九,这个坎实在太高了!虽然只要再过一天,就算翻过了这个坎,到那时,又是一片新天地了。可外婆没有翻过这个坎,梅树也没有。那几天,一树梅花开得正好,可顶上冒出的那三个枝杈上,竟不着一花。

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不过这些征兆却一点也没有在我母亲身上应验。外婆走后两年零六个月,母亲也走了,母亲走的那年,一树清幽馥郁,连那顶端的三个枝杈上,也是繁花累累!

读《红楼梦》时,很为痴心的宝玉把死了半边的海棠与晴雯之死牵连在一起而不以为然。现在,我不会这样想了,虽然这也许是巧合,可我也宁信其有。正如宝玉所言,“不但草木,凡天下之物,皆是有情有理的,也和人一样,得了知己,便极有灵验……”

这株百年腊梅应该是有灵性的,而且这灵性只应验在外婆身上。

我的太外公当初种下这棵树的时候,肯定不会想到日后它会成为他儿媳妇的最爱。他种树的时候,他的儿媳妇和他的儿子一样,刚刚呱呱坠地。只不过,他的儿子是富家子弟,锦衣肉食;他的儿媳是贫寒女子,粗茶淡饭。可是粗茶淡饭一样吃出了一个花容月貌的清俊女子。

在日后与梅花相守的漫长岁月里,不知我的外婆是感谢她那个未曾谋面的公公赠与梅花的知遇之恩呢, 还是怨恨他老人家许予她嫁与梅花的寂寞?

  评论这张
 
阅读(269)|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