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移木接花之二  

2007-04-13 11:13:12|  分类: 老屋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说水落而石出,可有时水落了那石还深不可测呢!

 

            移木接花  之二

 

下面是我根据四姨讲的片断,加上外婆的一些记忆碎片,试图还原的第二版本原貌:

又是一个腊梅花开的时节。可周家大屋却一片冷寂。临产的外婆望着窗外的梅花,细数着丈夫在世时的点点滴滴,不禁潸然泪下。太外婆端坐在产房门口,只有几个接生的人在里里外外地忙个不停。照说应该出来了,因为外婆痛了已有一个时辰了,大家脸上都有几分紧张,太外婆的水烟筒都不响了。“说不定真又是个女儿。”外婆想,这种疲疲沓沓的痛法,和前几胎没有什么两样。忽然,窗外的腊梅枝上扑哧一声响,随即花枝乱颤,外婆心下一惊,身下一热,哇的一声响亮的哭声响了起来!好了,总算出来了,可奇怪的是周围却比原先更加静寂,只有切切的几声低语,还有房门口太外婆的几声咳嗽。不用问了,一定又是个女儿,我苦命的女儿,你来的真不是时候啊!可是穿戴齐整的小女儿又是多么惹人喜爱啊!雪白粉嫩的小脸,漆黑的眸子,再加一张樱桃小嘴,和她的几个姐姐一模一样!

太外婆没有进来,只是严严地封住了下人们的嘴。太外婆在失望之余,也许还在庆幸自己未雨绸缪的防范。

四天前,就在同一条巷子的巷口,一个叶姓人家的媳妇也临产了。比起周家来,叶家的底气有点不足,他们只是开了一家小米店,进进出出也只勉强糊口罢了。也许是营养不良,此前叶家媳妇生一个夭折一个,这一个又是早产,叶家先生坐在堂前只是一个劲地抽烟。好了,生了,生了!可接生婆说,是一个死胎。叶家媳妇伤心地闭上了眼睛,她实在是不忍心面对那个可怜的小生命。堂前当父亲的也没有看一眼自己的孩子,就这么任接生婆从他眼前抱了出去。不过,端坐门口的婆婆看了,婆婆说,可惜了,是个儿子!就在这时,叶家媳妇叫了起来:“他哭了,我的儿子哭了!”她说她真的听到她的儿子轻轻地哼了一声。婆婆进来了,说,那是你身子亏,走神了呢!也许是吧,接生婆明明说是死胎!

接下来的事就只能是这样了:过了三天,四姨被人从外婆身边抱走了,舅舅被人抱进了周家大屋,放在了我外婆的怀里。外婆说,舅舅刚抱来的时候,眼睛是闭的,而且糊着眼屎,哪像小姨,一落地大眼睛就乌溜溜乱转。外婆说,那几天,她只有整夜哭泣,她也不肯给舅舅喂奶。太外婆来了,这样对外婆说,这是私生子,吃过打胎药,又早产,所以……私生子,聪明呢,好好养着吧,他会给你带来福气的。这倒是让太外婆说着了,我外婆的后半辈子确确实实是享了我舅舅的福。

四姨呢,四姨上哪儿去了?虽然太外婆不说,可后来外婆也知道四姨抱给了叶家。叶家死了儿子,再抱个女儿来养,也在理。女儿贱,好养。这个女儿也真是抱对了,自四姨去了叶家,叶家媳妇就再也没有死过孩子,真是生一个长一个,所以叶家人都喜欢这个一脸福相的女儿,尤其是那个叶家奶奶。

既然四姨也有了个好去处,怀中的儿子在奶水的浸泡中也一天天亲了起来,于是外婆就一心一意地当起了这个儿子的母亲来了。

不过还有两个问题,一是他们的出生时间,一是小姨抱走时穿的衣服,还有一纸条。

小姨的出生日期栏内写的是1929年12月10日,舅舅的出生栏内写的是1929年12月6日,这就是说,舅舅比小姨早四天到这个世界上。这里就有了一个问题,当初接生婆冒大不韪宣告是个“死胎”时,小姨还没有出生。这中间就有很大的风险,如果外婆这次生的是一个男孩,那这出戏该如何演下去?而且中间隔了整整四天,你总不能说,过了四天,那“死胎”又复活了。当然,他们可以把这个可怜的男孩再卖一次,也可以……这实在太残忍了,而且这四天,这个早产的孩子是怎么挺过来的呢?所以我想,四姨和舅舅的出生日子应该换过来才对,这样才顺理成章。应该是四姨先生出来,然后是舅舅出世,这样和外婆说的在身边吃了三天奶才抱走也相吻合。我把这个意思说了,良久,四姨说:“不会吧,如果这家人是铁了心要做成这件事,也顾不得这么多了。”防患于未然?宁可负一个区区小儿,也不可负了周家祖宗?哦,一个刚刚来到世界的婴儿,哪想到会遇到如此风险,所以吓得哭也哭不出来了。

可他到底也是为叶家挣了钱的。据说,当时周家拿出了不少大洋。可也只是据说,真正落在叶家媳妇手中的是用粗布破衫包裹的四姨和夹在衣服中的一张纸条,四姨说她的养母曾把纸条给她看过,上面有字,可惜至今只记得一个完整的句子:“华月英,莫奈何……”还有一点不成句的碎片:“一觉醒来……”四姨还说,那字好像是用血写的,养母称之为血书。

不知为什么,听到这样的话,我的心里会悄悄地一松。我知道,我这是站在我外婆的立场上考虑问题,我想这更说明了在这件事上外婆也是受害者。还有,外婆清清楚楚地记得,小姨抱出去时穿的是崭新的锦缎小衣裤,衣襟里和纸条放在一起的还有几个大洋,可叶家媳妇看到的却又是另一付样子。我相信两个母亲讲的都是真话,那么问题一定是出在经手的几个抱进抱出的人上。他们料定这种事两个东家都是希望越隐蔽越好,绝对不会去当面对证的,而襁保中的婴儿知道了也不会说,那就只有他们的良心知道了。不过他们也许觉得这是他们应得的报酬,违背天意,做缺德事是要遭报应的,那么就用这一点东西稍稍弥补一下他们的损失吧。

是啊,如果我舅舅不是一早就出国在外,如果保密工作做得不是这么好,人说没有不漏风的墙,真的闹将起来,他们是脱不了干系的。当然现在他们不用怕了,一切有关的人都走了。可是到了那边,他们是不是又会碰在了一起,他们将如何了却这段恩怨!

写到这里,我又想起四姨曾提醒我注意,说是第一个版本有一个明显的漏洞:外婆在说前厅的朱师母特别喜欢舅舅时,曾说过朱家还想把女儿许配给舅舅的话。这确实是一个漏洞,如舅舅真是那个朱师母所生,哪有再把自己女儿嫁给儿子之理?这话如果是当母亲的朱师母说,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可如果是朱先生说的呢?他应该不知道这中间的内幕吧?这样又可以说得过去了。

唉,前尘往事,又蒙上了这么些迷离的色彩,我也真有点糊涂了呢!

 

  评论这张
 
阅读(457)|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