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花木扶疏 之一:我的母亲和二姨  

2007-04-21 13:47:31|  分类: 老屋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照片是家里翻拍的,有些不大清楚,不过我喜欢照片中二姨小女儿的活泼灵秀神态,我特意让二姨对着2007年4月的阳光,于是一种暖暖的憧憬就弥漫开来了……

 

可以动如脱兔,也可以静如止水,活泼的二姨也有娴淑的一面呢!

 

        我的母亲和二姨

 

 

这样算起来,我外婆嫁入周家,和外公做了十年夫妻,其实就生了四个女儿,而从小在老屋里长大的也就只有我的母亲和二姨。

我母亲老大。因为是第一个,即使是女儿,还是会有很多盼头的,所以大家还不着急,还能腾出心情来喜欢。更何况我母亲也确实是讨人喜爱,粉团玉凿似的小脸,漆黑的眸子,真是人见人爱。不过外公还是给她起了个别有意味小名:期男。是期望女儿长大如男儿呢,还是伸长脖子,希冀着接踵而至的会是个男儿?

可惜送子观音没有领会外公的这份心思,隔了两年,又送来一个女儿。尽管只是二胎,可周家脆弱的神经已经有些受不了了,尤其是太外婆,她已经没有了大孙女出生时的那份心劲,而且把对孙子殷切期望的落空变成了对第二个孙女的怨恨。我的二姨大概也深谙其间的原委,用外婆的话来说,她的命特别硬,出生时就直截了当,当时外婆还在厨房做饭,忽然一阵肚子痛,回到房里,接生婆还没有到,她就自己下来了。刚好又赶上了个属虎的年份,特别会哭。睡醒了要哭,想睡了要哭;肚饿了要哭,吃饱了也哭。外婆说这是因为她特别灵醒,才两三个月,就能听人的声音,只要太外婆说话声音一响,她这里就大哭特哭。她一哭,就别想通过打骂让她停下来。有一次,不知为什么事,她又哭了,太外婆就在堂前骂。我二姨心下一恨,就跑到厨房把碗柜上的碗整叠地往地上摔!我注意到,说这些时,外婆都是笑着的。当然,过了这么多年了,已完全找不到了当时的气恼,沉淀下来的全是母亲对爱女的疼爱。

我明显地感觉到,外婆对她这个二闺女确实是更多了一份疼爱。“这有什么,你妈有奶奶喜欢着呢!”外婆说。这倒是事实,太外婆的床上只有我母亲可以上去玩,然后受用太外婆藏在床头罐里的陈年点心。可我觉得还不仅如此,二姨的性格中有好多东西和外婆特别接近,还有更深的一层,就是二姨对太外婆之间的生分,触动了外婆内心深处的某些东西。这东西不好说,但能感觉得到。三年以后,外公去世,太外婆就更讨厌二姨,说是她红口白牙,生生的把个亲爹哭没了,至此,太外婆终于找到了一个怨恨的理由。

我母亲则一直被宠着。那几年,家境还好,周家人也都从太外公逝世的阴影里走了出来。没有正经事务的外公高兴时也会教他的漂亮女儿识几个字。母亲也特别乖巧,太外婆一拿起水烟筒,她就会上去为她点烟。外婆要做家务(那时香娘已不在周家了,两个人的活现在只能我外婆一个人做),没功夫陪她玩,所以很多时候我母亲都跟太外婆在一起。不过,一碰上我外婆把自己收拾干净要出门,太外婆就会叫我母亲跟着一起去。“去吧,她在家也怪闷的,跟着还可以做个伴。”“其实呀,你妈是个小探子呢!”外婆笑说。外婆说她们一回来,我母亲就会被叫进太外婆房里吃东西,然后向太外婆述说她们出去见的人,做的事,特别是外婆回娘家的时候,问得就特别仔细了。“那你气不气恼我妈呢?”我很为自己的母亲担当了这么一个不光彩的角色而感到没有面子。“哪能呢,她一个小孩子知道什么呀!”外婆说,“而且我行得正,走得直,心正不怕影子歪,也没什么好怕的呀!”说这话时,外婆满脸是得意之色。

真没有想到,到后来相依为命的外婆和我妈之间,还有这么一层关系。我也问过我妈,我妈说:“什么呀,早忘了!”

不过我母亲也有不如意的地方,她说,她一直到读小学三年级,家里家外都还是男孩子的装扮。旁边的这张照片中站在正中的就是男装的母亲,左边第三个坐在地上的是我的二姨,左二则是重孝的外婆了。这时外公已不在了,三姨也被送走,四姨还在她的肚子里放着。

母亲说,小时候不懂事,也随外婆去弄了,小长袍,小马褂地穿。可到了读书的时候,可受了不少委屈。那时候,她走在同学们一起,总有人指指点点的。开始她还不明白是为了什么。后来,有一次,她和一些穿红着绿的女孩子走在一起,她鞋子松带了,拉在后面系,就听见有人在说:“没见过这样的男孩,怎么都往女孩堆里扎。”气得母亲一回家就把身上的男装脱了,从此终于还了她女儿的装扮。现在经常看见报刊杂志上说,不要给孩子易性打扮,这样会造成性别错位,后果不堪设想。这样的后果在母亲身上出现了没有呢?好像没有,母亲身上的女人味一点不比别人少,她的外貌加上柔弱和随和的品性,一直到现在,还被人怀念着。不过,我觉得还是有了一些后遗症。母亲一辈子不善家务,不会女红,只喜欢像男人一样在外工作,这跟把她从小当男孩养,不会没有关系的。一直到我记事,外婆还一直说着这样的话:“我的女儿就是要做男人的事情的。”男人就男人吧,本来这也没什么,可没想到了后来,竟直接影响到了我的利益。到了我会做家务时,外婆还是不要母亲插手家事,而把那些抹桌扫地、洗衣挑水的活分派给我们姐弟。“你妈的公家的人,要做公家的事。”外婆做了一辈子家庭妇女,对为公家做事的人一直怀有敬意,所以说起来振振有词。可那时我也是公家人了呀!于是我就再三强调,再三申明,可狡黠的外婆,却是顾左而言它,装做看不到,听不见。我已很熟悉外婆这种可笑又可爱的伎俩了,碰到她难以接受的事,她都会装糊涂地把它轻轻抹去,或者故意漠视它的存在,再打点起心情去料理接踵而来的种种不如意。这种自我保护方法在后来的岁月中,也不止一次地运用。可到了后来,我是再也笑不出来了,在二姨、舅舅一个个相继离去时,看着她强压悲痛,故伎重演,我只能悄悄抹去纵横的眼泪……哦,我亲爱的的外婆!

要说像男儿,其实最像的还是倔强的二姨。幼时的事前面已经说过了,她读书的事更说明了这一点。按太外婆的意思,这第二个女儿是用不着读太多的书的。太外婆这样说,也是有一定的道理的。虽说这中间有她对二姨的偏见,可实际上,到二姨读书时,外公已走了。虽说外公在时也不主什么事,可毕竟是家里唯一的男人,养着,供着,做事底气也壮一些。现在就不行了,田里的租税只能收个一二成,要供两个女孩读书,实在也有些吃力了。可二姨要读,外婆说,她说她能考公费。考上公费,读书就不要钱了,不要钱了,太外婆就再也没有什么话好说了。二姨说到也做到,每个学期结束,都能捧回红红的奖状来。考上公费也不是一点也不用化钱,外婆就自己揽些针线活来做,一般是绣花,我小时候用的围嘴,都有外婆挑的十字花,可惜现在找不到了。

二姨也懂事,外婆一直提起的是她在上海读书时一边还给别人当家庭教师的事。那时的有钱人家比较势利,见不得穷人家的女儿,为了保住工作,也为了抵寒,二姨晚上出门时都得借同寝室女友的大衣,这样,那户人家就说了,说你这个姑娘家境那么好还出来当家教啊!二姨一下没砸出味了,愣了,那人家又说,我说错了吗,你每次来我家穿的大衣都是不同的呢!

于是我看到穿行在三十年代大上海大街小巷的二姨了,凭二姨的模样,再披上件漂亮的大衣,一定是风姿绰约的,可不知她的内心是不是也能绰约起来。外婆说二姨说这事时是一付得意模样,我想那是二姨怕外婆担心啊!

外婆说,怎么两个女儿都像男孩的呢,小时候,我也没给我的巧穿过男孩的衣着呀!我怀疑是外婆自己的骨子里有着这种素质,可乍一看,她又是一个多么柔弱的女子啊!

 

  评论这张
 
阅读(41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