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在那个阳光如纸的下午(原创)  

2007-04-08 20:10:37|  分类: 阶前幽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太阳在树杆上撞出了金属的力度,金黄色的光芒就如纸一样地在山谷中铺展开来了。

 

 

 蓼们自由自在地漾在山谷里,顾自在绿色中炫耀着自己深深浅浅的红。

 

 在那个阳光如纸的下午

 

应该还是下午吧,虽然已快5点了,可太阳还是明明白白地挂在天上。

吃过中饭以后出游的人们都已经陆陆续续地回来了,吃过晚饭出游的人们都还没有出发。于是,溪对面的山路上、田野里空荡荡地竟然看不见一个人影。

我和夏家禾就是在这样的时候手拉手地向溪对面走去的。

溪对面是一道细细溜溜的堤。草青青地绿着,蜂嗡嗡地吟着,堤就这么一身春光地伸展在青山绿水之间。夏家禾就唱起歌来了。

夏家禾唱:“你可知道玛克不是我真名……”

我说,哎呀,你是不是可以唱一个别的什么。夏家禾不理我,只顾他自己唱。夏家禾的歌在江堤上叮叮咚咚地响。

太阳光斜斜地落在江堤上,天上没有一丝云影,可四下里明明又浮动着一层氤氲的云气。于是,太阳白了。夏家禾指着树叶上的一片阳光说,这里贴着一张纸。

真的是纸。纸无边地舒展着,山贴在纸上,树种在纸上,忽然有一群很大的鹅从白的纸里跑出来了,夏家禾吓了一跳,捧着一块泥疙瘩扔了过去。纸破了,鹅们就从洞里掉下去了。

忽然,夏家禾让我看一只很大很大的蚂蚁。我不知道它是不是《蚂蚁革命》中的那位五号勇士,但它确实是领着一支浩浩荡荡的队伍爬到一个塑料筒上去了,那里躺着一个死了的大苍蝇。

我们肩并肩地坐在地上,一边吃棒棒糖,一边无动于衷地看着它们艰苦卓绝的劳动。

这真是一个奇异的傍晚,明明有亮晃晃的太阳,可我分明有了一种夜的感觉。也许,也不全是夜,应该是叫梦,我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山静得不真实,周围美得不真实,我们快活自在得不真实。在路口,我们碰到一个搂着一个小孩模样东西的老妇人,她斜着眼看我,看得我觉得自己也不那么真实了。

我们回去吧,我有点惶恐地对夏家禾说。

夏家禾说,要不,你抱我。

不行,我说,最多只能背你。

最后,当然是夏家禾让了步。他趴在我背上,把一块棒棒糖咂得震天价响。

在回来的路上,有一弯细细的月亮出来了。它把纸太阳戳破了,阳光漏了,暮色也就一点一点地渗进来了。

在快到家的时候,夏家禾说,下一次,我们还要坐在山上吃棒棒糖。

我说,好吧,从六岁一直吃到六十岁。

  评论这张
 
阅读(287)|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