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在记忆的森林里  

2007-05-19 16:06:49|  分类: 老屋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忆的森林

 

四十年前就离世的父亲怎么也不会想到,他和顾家伯伯的这张照片,会以这种方式在网络上和大家见面。

人类之所以是万物之精灵,就因为在他们的内心深处有一块记忆的森林,现在我们的父亲就坐在这片森林的深处看着我们,父亲以他习惯性的托腮沉思状坐在两支粗壮的分叉树杆中间,顾家伯伯则闲适地双手交合蹲坐树上。

初看到这张照片是在空谷幽兰的博客上,最先吸引我的是父亲的那双深邃的眼睛,照片真的很小,我甚至有点分不清他的眉目,可深陷于谷底的那双眼睛还是向我发出了刻骨铭心的信息,哦,真的是父亲!

自小就知道父亲是属于上海的,虽然在那个大都市中没有能让他安身立命的一份工作,也没有一间真正属于他的房子,可是我们知道,父亲在那里有几个以身相许的朋友,当然,还有我大伯的一家大小。顾伯伯是朋友中的一个,另外还有一个薛伯伯、一个倪伯伯。现在四个好友中倪伯伯还在,我上大学时,在古籍出版社工作的他还常常会给我寄一些好书,每到新年,他还会往老房子里寄一挂古色古香的年历。那个薛伯伯我们后来就没有了联系,走得最近的就是这个顾伯伯了。爸爸走后,我去上海时曾去过他家,我知道我是找爸爸去的,我想从顾伯伯那里触摸一点父亲的气息。这时顾伯伯好像已经生病了,记得我去时,已在农村插队了,当时赤脚穿了一双塑料凉鞋。时至现在,赤脚穿凉鞋已很普遍了,可当时好像是挺不合大都市的习惯的。顾伯母见了,心疼地问:“你怎么赤脚啊?”我有点惶惑,心想,我不是穿了鞋子的么。后来伯母就一定拉了我去商店买鞋又买袜,走的时候又送了衣服之类的东西。让我感动不已。父亲在时,我们的衣服用品都是父亲从上海买回去的,如此热爱上海的父亲最终也没有成为一个真正的上海人!

后来我还去过几次,最后一次是在上海参加少儿社的一个会议,当时伯母病了,躺在医院,好像装了一个心脏起博器。我把鲜花悄悄地放在她的身边,我知道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看见她了,可是我没有跟她告别……

哦,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记忆,还有一些隐隐约约的念想,它们像是小河中飘浮的零星花草、树叶,随着时日的流逝,渐渐地远了,淡了,竟像是上辈子的事了……

没想到现在会在这博客上碰到顾家的哥哥姐姐,更没想到会从空谷幽兰的博客上再看到父亲,父亲天上有知,一定会很高兴的,他还是回到上海了,尽管……尽管……

爸爸,你知不知道,大家都还想着你啊!在记忆的森林中,你还一样是他们的好叔叔,我们的好父亲!可是你到底知不知道啊……

  评论这张
 
阅读(248)|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