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花木扶疏之二: 三姨  

2007-05-02 08:40:33|  分类: 老屋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照片中的三姨完全是一副农村妇女的打扮,可再仔细一看,她眉眼间的亮丽还是能发出光彩来的。照片右边是我的三姨夫,左边应该是她的小姑子了,而前面的两个孩子就是三姨的两个孩子老大和老二了。三姨笑得灿烂而满足,乡村的那片贫瘠而朴实的土地,养育了她宽厚而坚韧的品性。三姨夫则是一脸的憨厚,再加上那付壮实的身架,难怪三姨常常笑说他是不喜说话只认干活的老黄牛呢!

 

 

                      三姨 

 

我还有个三姨,在我读初中时,填写入团表格,我把三姨也填上了,很清楚地写上了“给人当童养媳”这几个字。我认为,把自己的女儿都给了别人当童养媳了,那这家人肯定是穷的了,是受剥削的了。可是文革时大字报上的那些材料,又让我糊涂了,不对呀,照理说凭那时的家底,不应该养不起一个女儿呀,那时外公还好好地活着呢!一直到写这篇东西时,我还是有点不明白。就去问四姨,四姨笑了,说,很简单呀,是为了腾出肚皮生儿子呢!

仔细一想,真是这么回事,三姨今年79岁,八月生人,四姨今年78岁,十二月生人,中间只隔了十六个月。如按那时的规矩,至少要吃满十个月奶的话,肯定生不出来的。

是啊,真的是很简单的一个道理,可它却一下子改变了我三姨的命运!说到三姨小时候的样子,外婆记忆犹新:“只吃了十来天的奶呢,白白的肤色刚刚透出来,已经会笑了,和你母亲一样的大眼睛,高鼻梁,你外公都不舍得呢!”

“那为什么还要给别人当童养媳啊?”我问。

“可太外婆已经和别人讲好了。说是一份好人家,田地比我们家多多了,三个儿子,就缺个女儿,还说好长大了要让她读书的。”

是啊,也许当初是说好了的,可以后呢,世事难料,最终我三姨连一天书也没有读过。

三姨始终生活在生活的底层。当初选的这个人家,也是太外婆作的主,她只注意了田地的多少,却没关心文化的多少。那是一个典型的乡村地主,只知道如何精打细算置办田地,却不懂得识文断字,享受生活。真不知道那个饱读诗书的外公在知道了自己的女儿落在了这么一个境况中会作如何思想!逢年过节,他们也会来送些自己地里长的土东西,等三姨稍大一些,有时也会带三姨回娘家看看。外婆说,有一次三姨回来,都快端午了,还穿一件小棉袄……外婆再也不肯多说什么,外婆只是反反复复地说,当时抱出去时的三姨多么让人心疼……每听到这些,我就会想起艾青的诗作《大堰河——我的保姆》中的句子,“我成为家里的陌生人了……”,我想我的三姨当时的心情也应该是这样的。

好在她的夫君、我的姨夫是个好人,不但是好人,还在铁路上有一份很不错的工作,是开着长长的火车满地跑的司机。三姨是在我出生的那一天结婚的。我妈妈有些粗疏,她一直没弄清楚我到底是哪一天生的。有一次,我和妈妈正在讨论户口本上我的出生日子应该是公历还是农历时,三姨刚好在一旁,她说,肯定是公历,因为那刚好和她结婚的日子连在一起。“好吧,那就公历吧!”妈妈说。我的母亲就是这样一个人,在我来到世界上这么长时间以后,才在三姨的确认下,更正了我庆祝了三十多年的农历生日。就为了这个,我也应该感谢我的三姨!

后来,解放了,土改了,她的婆家因为田地的数目刚好上了线,被划上了地主。再接下来,公公死了,婆婆老了,生活的包袱就压在了儿子身上。好在她的丈夫出外工作了,最倒霉的是她的小叔子,残酷的生活现实使他一辈子都没能娶上老婆,一直穷困潦倒,寂寂而终。

不过,在全国大下放时,三姨夫还是没有逃脱家庭成份的阴影,1968年开着火车天南地北跑着的三姨夫,突然被宣布全家下放,去了江西最贫穷的德兴农村。那是一段最最黑暗的日子。我的三姨嫁地主随地主,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乡村妇女,养猪养鸡,苦苦地拉扯着几个孩子。下营街那个周家离她是越来越远了!偶尔,她也会带孩子们来外婆家走动一下,那时,我爸我妈的日子都不好过,外婆也拿不出什么来接济他们,吃顿饱饭,带几个馒头,三姨也说不出什么话来了。

前几天整理老屋的一些信件,看到我的大表妹丽珍(三姨的大女儿)在那个时候写给当时在周家老屋小住的三姨的一封信,字里行间浸透了她们全家下放在德兴时生活的困窘。

“亲爱的妈妈:你离家已经二十多天了,家中一切都好。小猪已抓来了,吃得好像还好。我去年教书的工分已领回了,刚好捉小猪的钱。……妈妈,你在外婆家替我做一个袋子回来,装饭盒和作业本的,样子照大阿姐的,去年我在衢州看见的,样子很好,希望你跟阿婆商量一下,叫阿婆帮一下忙,我们这里的裁缝做不来。……妈妈你回来看到有机玻璃扣子和棉线多带点回来,烧饭的锅子已买回,新的给了生产队,我们还是用旧的。再买一副黑色的鞋带,父亲的东北棉鞋用……”

写信的时间是1971年2月2日。

我印象中的三姨是谦和的,她从不埋怨什么,家中有了什么难处,外婆总会叫三姨来帮帮忙,她还总说着外婆和姐弟们对她的好,三姨跟我说,1959年8月,舅舅结婚的时候,她带着老三跟外婆去了一趟北京,那是她跑得最远的一次了,虽说因是铁路家属坐火车不要钱,可也有多少的不容易啊!

其实只要仔细看三姨的照片,就会发现她除了跟我的母亲和姨们的相像外,她的眼睛似乎有些凹陷,这一点,外婆以前也说过,她说这倒是像了她的大哥,就是我的舅公华盖,看上去,有点像异族人(鞑靼?),莫非我外婆娘家的祖上有异族血统?

哦,一个家族曾经生活过的岁月真像一个幽深的黑洞,它只是恶作剧地留下一点蛛丝马迹让后人去琢磨,却永远不会把谜底告诉你了。

  评论这张
 
阅读(25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