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花木扶疏之四:四姨  

2007-05-03 10:23:13|  分类: 老屋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姨

 

这中间,四姨也长大成人,参加工作了。

四姨一直到1944年才从鹿鸣小学毕业,比舅舅晚了整整两年,那是因为逃日本鬼子的飞机,停了两年学。说也奇怪,叶家以前生一个死一个,自从四姨去了以后,竟是一个也没有死了,所以她在叶家就有了二妹一弟。弟妹多了,吃饭的人多了,就有了另一种烦恼。所以成绩优秀的四姨小学毕业后就选择了中等师范学校,她想早一点当一名老师,这样就可以补贴家用了。

在衢州师范,四姨碰到了一位好老师李子珍。那时已经是1944年至1948年间,她在师范迎接了抗战的胜利,也经历了纷乱的三年内战。李子珍是从湘湖师范调过来的,身材颀长,年青英俊,更重要的是他才气横溢,浑身充满了勃勃英气。四姨说,当时同学们特别喜欢这个李老师的课,后来才知道,他是一名地下共产党员,1949年春,就在衢州解放前夕,他和林维燕、江文涣等一起倒在了国民党的枪口下。

临近毕业,学校里的活动也多了起来,而四姨又是个活跃分子。有一次,她们进行演出,四姨在节目中担任……没有想到的是,在节目将要开始时,她看到台下竟坐着周家的三姐弟……

也许四姨的走神引起了李老师的注意,过后,他走到她身边,有意无意地说了这么一句:“听说你弟弟考上了浙大?”四姨说她当时一下还没有反应过来,我弟弟?他怎么知道……

四姨没有再去考大学,毕业后她去了城关皖江小学当老师,报到的第一天,她看到了教师表格中舅舅的名字。可这个学期,舅舅已不在了,他考上了浙大!从那以后,他们相隔得越来越远了。

不过,四姨也只在那所小学里教了半年时间,立志于革命的四姨,很快就成了浙江省第三专署行政干校的一名学员,经过两个月的学习,分配到了中共衢州县委工作,又参加了衢县农村工作队。这一发就不可收了,四姨历任县委秘书处秘书、土改工作队文书、衢县妇联秘书……看着四姨的简历表,从1949年11月一直到1988年12月离休,长长的18行当中,换的只是部门单位,不换的是她“秘书”这个职务!

从表面看来,四姨和舅舅一样,自一来到这个世界开始,就被命运自说自话地摆弄成了叶家的女儿,可老屋的影子却仍旧隐隐约约地跟着她,有时是巧合,有时是人为,再也无法摆脱。

四姨小名叫梅仙,初听总以为此梅即彼梅也,一定跟老屋的那株梅花有关。可四姨笑了,说那是她养母起的名,只因为她生在寒冬腊月而已,原本还叫雪娜呢!是这样吗?好像是这样的,可那个她无缘谋面的父亲偏偏又叫陆仙!那真是冥冥中的巧合了!

可老屋好像是把这个小女儿遗忘了,当初“娶回来当媳妇”的许诺虽也曾向叶家提过,可已经有了自己人生理想的四姨,已不想再接受命运的摆弄了。

可是四姨还是没有把这个生了她,又弃了她的家庭从脑子里抹去。自十八岁那年给生母和胞姐写了封信后,她又曾在朋友的陪同下去天宁寺(当时衢一中的宿舍)看了我的母亲、她的大姐,她说她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情景,我的母亲还让抱在手上的大弟跟她说“再见”。

1953年二姨回家时,四姨就走进了这个大门。那是一个秋天的傍晚,她早早在县委食堂吃过了晚饭,就自个儿勇敢地走进了那个黑洞洞的周家大门。四姨说,当时大家也正在堂前的八仙桌上吃晚饭,外婆是对着大门坐的,应该是第一个看见了她,可是外婆没有说话,好像自始自终外婆就这么一直沉默着,没有说话,也没有继续吃饭。她的大姐站起来了,大姐还给她拿了几颗花生。而回家的二姨没有在,据说是某个亲戚留他吃晚饭了。那一天,虽然大家都没有说什么,可也都明白了什么,周家既然二十八年前就选择了舅舅,那么,对着本是他们骨血的女儿四姨,只能把大门紧紧地关上了!

我想,那一天,当四姨从周家大门走出去时,一定是哭了!四姨说,后来我母亲还给她写了封信,也许本来是想安慰她的,可字里行间却有“现在家里田没了,地也没了,什么也没有了,所以……”所以什么呢?不用再来认亲了?难道我的认亲是想分得什么……四姨说,她真的为这几句话生气了。一向生活在顺境的母亲,是不能体会到四姨那种被抛弃的痛苦的,她无意中把四姨伤着了。

1957年,当她知道她儿时的同学,那个一出生就占了本该是她的位置的我舅要回来了,她也知道周家正欢天喜地地迎接着他们家唯一的一个儿子,一个可以为他们光宗耀祖的儿子,她的心更加不平静了。她当然想去老屋,想去看看那个与她关系最为密切,又最为生疏的哥哥。但是她又真的不敢再去,她害怕那些复杂而又戒备的目光,害怕那种手足无措的尴尬!其实,最害怕的是如果当她真的面对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哥哥时,她真的不知应该说些什么,纵有千言万语,可却是什么也不能说,什么也不该说!

不过她后来还是去了,为了壮胆,四姨还特意叫了一个好朋友一起去,而且选择了在晚上,她希望夜色能掩盖她那颗忐忑不安的心。

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舅舅已经在那一天的下午走了,回北京了……四姨说她完全忘记了那天晚上是如何从周家大门走出来的;但她记得,就在那个晚上,她把那个与她关系最密切也最疏远的人彻底地从心里驱逐了。

又过了两年,到了1959年,四姨也准备结婚了。姨父英俊而有才气。更难得的是在后来的日子里姨父对四姨的体贴和照顾,就这一点来说,在外婆四个女儿中,四姨是最有福气的一个。我的父亲和母亲分多聚少,二姨父也是个好人,可他纵有一手好文笔,但是不会做家务,还贪吃油腻食品,常常会趁二姨不在家,偷偷去买肉吃。三姨父我不大清楚,可因三姨一直是个家庭妇女,服侍家人是她的本份,也就没有让人伺候的福份了。而四姨父就不一样了,他会做一手好菜,一直到现在,我还时不时会去蹭上一顿美食。可最叫我叹服的还是他收拾家的本事,他每天晚上睡觉前一定要把家里擦净了才上床,这样,第二天一醒来,看到的就是一个干干净净的家了。我想没几个男人可以做到这一点的。

不知外婆是怎么知道四姨要结婚的,让四姨难以忘怀的是在她结婚前几天,我母亲突然跑到县委大院去找她。那时,有人跟她说,你大姐来了。四姨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因为以前她们虽偶尔路遇,也只是点个头而已。

四姨说,她记得那天我母亲穿一件列宁装上衣,她很小心地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包,然后从小包里拿出了一枚金戒指交给她,说是母亲送给她的结婚礼物。

母亲当时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话,四姨说她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好,虽是一母所生,走在一起,一眼就可以看出是亲生姐妹,可完全不同的生活环境,近三十年的隔阂,她们生分了。

四姨说她一直珍藏着这枚小小的戒指,她终于真切地体会到了来自生母的一点关切。从这一点看,四姨比舅舅幸运了一点。

而从那以后,四姨和我母亲在街上碰上了,就可以打个招呼了。

这应该是在舅舅回家后的一年了,舅舅回家时,四姨终究没有走进周家的大门。而同是1959年,舅舅也结婚了,娶的就是那个北外毕业的漂亮的外语教师。

确实,老屋除了给了她娟秀的容貌和细腻洁白的皮肤,给了她一种被抛弃的寂寞和冷落之外,真的是没有什么了,可她万万想不到的是,老屋还会像影子一样跟着她。

四姨能写一手娟秀的钢笔字,她说起当时刻钢板的经历,更是得意之色形于言表。字好,文笔好,再加上一心向上,做事认真、负责,也许所有做好一个秘书应该有的素质四姨全具备了。可是和她一起参加革命的同事们有好多都升了,处长、部长……新中国第一代革命干部,是国家多么宝贵的财富啊!可四姨却一直是个秘书!更有意思的是,她后来又找了一个也同样是政府机关秘书的姨父!

可至今说来,四姨对她的秘书专业户倒没多说什么,她说,最让她难以释怀的是她坚持了三十二年的争取入党路。看着四姨厚厚的一叠入党申请书,也看到了四姨那条不乏欢欣也坎坷不平的人生道路!那是一种隐隐的钝痛,看来它无碍你的日常生活,它只是蛰伏在心的一个角落,可你却时不时会觉出它的存在,而且把那种疼痛、那种失落、那种自卑、那种无以名状的沮丧布满你要去的角角落落。

1953年、1957年、1962年、1966年、1971年、1979年……一直到1984年1月27日,在四姨即将离休的那年,才终于实现了她一辈子的夙愿: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多么朴素而又崇高的追求啊!

这是四姨的大儿子,我的大表弟在读高中时写的一篇日记,真实而生动地记下了四姨心中的那个隐痛,小表弟年幼无知,“一句话又刺痛了妈妈的心!”

细看这篇短短的日记,还是他们家当时的生活的生动写照呢,勤劳宽容的四姨夫,一心为公、乐天开朗的四姨,还有他们那两个儿子,小儿子虽然看来有点尖刻,可最后还是弹起了妈妈喜欢的歌曲聊作安慰,真是十二分的传神呢!时至今日,我还直叹我这个大表弟没有从文,倒成了一个挺不错的商人,真不知是该为他庆幸呢,还是为他遗憾。

 

花木扶疏之四:四姨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花木扶疏之四:四姨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花木扶疏之四:四姨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那么,是什么东西给四姨造成了这么多的绊碍呢?“我认为党组织对我这样一个非无产阶级家庭出身的干部进行长期的考察是完全必要的。”这是四姨在1979年写的一份入党申请书上的一句话,这句话说明了这个“非无产阶级家庭”在这中间扮演了一个多么重要的角色!而且四姨不只是拥有一个这样的家庭,她有两个,属于两个非无产阶级家庭!这是多么叫人痛苦而又无奈的生存悲剧啊!在那些入党申请书上,四姨一遍又一遍地罗列着那些她熟悉和不熟悉、甚至于从未谋面的人的不光彩的历史,她实在不知道这些人对她产生过一些什么样的负面影响,可她必须把这些人统统背上,背着如此沉重的包袱往前走……

哦,真真是苦了你了,我的四姨!

  评论这张
 
阅读(37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