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祭红(原创)  

2007-08-30 10:43:03|  分类: 雪泥鸿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祭红

 

在瓷都景德镇的古窑,我得以跟祭红瓶相遇。

在成片的精品瓷器中,她是不声不响地跳入我的眼帘中来的,如一朵静静开放的艳丽火焰。

记得我是马上蹲了下来,一是因为地势,但在潜意识中,我觉得这才是与她对视的最佳角度。

我听说过关于她的故事。据说在明代宣德年间,宣宗皇帝偶遇一件白瓷,发现白瓷的釉面被染成红色,且色泽鲜艳夺目。于是传下圣旨,命令御窑厂立即烧制这种红色釉瓷器。然而,要想烧出纯正的红釉异常艰难。正当窑匠们屡烧不成,一筹莫展,大祸就要临头之时,一位窑匠的女儿在梦中得到神仙指点,说是只要她投身到熊熊烈火的窑炉之中,以血染釉便可烧成。于是她便舍命入窑,瞬时窑中一片血红,从而满窑瓷器的釉面皆呈红色。后人为了纪念这位为中国制瓷业献身的烈女,特把宣德时期的“红色宝石釉”命名为“祭红”。

虽然也有人取其雨过天晴之霞霁之色而称之为“霁红”的,而且,我也知道,从科学上说,这其实只是始于窑变偶得,后来通过还焰技术,将氧化铜转变为游离态铜,均匀分布于釉药中,将金属铜转化为胶液状态,开始有意识地烧铸。可是我还是一厢情愿地觉得称之祭红为好,那种赤纯赤烈,那种至精至美,只有这个沉重的“祭”字才能撑得住她沉甸甸的份量。

这次的偶遇,更使我坚定了此念。

要知道,这一次我是在景德镇的古柴窑看见她的,是绝对的真品。据记载,明宣德时,景德镇龙缸窑扩建,以青花瓷而名;但除青花外,更有独创之霁红色瓷器,即“祭红”。可见这应该是正宗的产地了,而我又是在全国仅存的古柴窑中与她相见的。柴窑与当今煤气窑的区别,我也说不分明,但从这唯一中,已足见其珍且贵了,据说这口仅存的古官窑一直工作到1995年,如今功成名就,就只剩下供后人瞻仰的份了。不过为了不让柴窑失传,在旁边依样造了一口规格小一点的柴窑,专门担任特别贵重的瓷品烧制任务,祭红也在其中。

关于瓷品,再多的我也说不分明,我只是喜欢祭红的纯赤精美,喜欢到在她的面前委地成泥。这让我想起张爱铃与胡兰成的一段典故,据胡兰成的诉说,张爱玲接纳他的爱是送了他一张照片,后面写着:“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是满心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了花.”我当然不敢与大师的爱去相提并论,我只是想表达我的无以复加的痴情。结果是张爱铃并没有完全占有胡兰成的心,我呢,更惨,那1600元的价格,把我拒之千里之外,连把玩也无缘。

不过这样也好,大家都知道,距离产生美,想当初张爱铃如一直这么“在尘埃里开花”地仰视她的如意郎君,也许也不至于落得被抛弃的结果,所以我就打算这么一直仰视着,让那至纯至赤,至精至美的祭红成为我灵魂的归属。

 

 

古柴窑一个作坊的门口

 

 

古窑很难拍下全貌,只好拍下了窑前铺地的古板,用上面那些深深浅浅的脚印来诉说岁月的沧桑。

 

 

这是按古柴窑新建的担当特殊使命的小柴窑。

 

 

作坊中劳作的工匠,如今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展示了。

 

  评论这张
 
阅读(482)|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