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走过婺源(原创)  

2007-09-30 20:09:17|  分类: 雪泥鸿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坑的小桥流水,只是这水有点脏。

 

 

走进街口的小店,就如走进了从前。

 

 

蓄满了阳光的江湾大街。

 

 

门面很是宏伟的江湾萧江宗祠。

 

 

倒是在晓起,找到了一湾清流。

 

 

人们就是从这里开始漂流的。

 

 

李坑村边的小山上拍的,可惜时间不对,没有雾霭,也没有炊烟,只有阳光一片,所以就没有了韵味。

 

       走过婺源

 

 

真不知道人的一生要走过多少地方,会碰到多少朋友,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一切都会成为过去,包括我们自己曾经的点点滴滴和我们这辈子走过的每一个日月星辰……

可尽管如此,我们仍是乐此不疲,想要走出自己原本的生活圈子,想在陌生的土地上印上自己的足迹。

一直想去婺源,源于十多年前和它的一次邂逅。

那是一个飘着毛毛雨的日子,细碎的雨水濡湿了车窗,也濡湿了车窗外大片大片的嫩黄和翠绿。正是油菜花盛开的清明时节,我们是撑着雨伞,踩着泥泞的田间小路走进那些在雨中显得灰暗而沉寂的老房子的。跟着别人,我不知道走进的是哪一个村子,该看的是哪个景点,只记住了画梁上的蜘网和堂中那个埋头煮粥,不理不睬的白发老翁,还有一面青砖砌成的很高很宽的墙给予我的光洁与润滑。

我奇怪那个时候的自己的迟钝和木讷,似乎一点也没想到拍照和记录,只任由它们以极不规范的形态蜷伏在我记忆的深处,以至于渐渐变淡、变浅、变糊……

这次再去就不一样了,先是从网上查好了必去的景点,再是配备好了摄相机和相机,还有两个表弟的两辆小车跟着,俨然一付要大游一场的架势。

按照出游方案,我们先去了李坑,据说是一个典型的小桥流水之乡村。去时天已近暮,远远看去,古树、老屋、小溪,一并笼在暮色和炊烟之中,感觉确实不错。可等看清了小溪中那污浊的流水,屋后墙角遍地的垃圾后,却再也提不起什么兴致了。

第二天,再去江湾,我想那地方可不一般,一定也会有不一般的景况。果不出所料,门票贵得离谱,宗祠高大气派得惊人,一条笔直的大街除了两列红灯笼之外,就是满大街火热的阳光了。

正想打道回府,外甥女说想去飘流,就又去了晓起。那一湾水倒是清爽可人,送着弟媳和外甥女远去,我就一个人闲逛,不想在毫无准备的境况下溜进了一个很奇怪的地方。这地方不像李坑,只在水边把场面气宇轩昂地一字排开;它里面巷陌错杂,曲里拐弯,低矮的屋檐下你一抬头才发现这也是一个小店。我喜欢晓起的自然、平和和朴素。

回来后兴致勃勃地说与朋友们听,他们笑说,不信,让你买上一张50元的门票,再住上一夜试试,看还有没有这样的感觉。

好像也真是这么一回事情!

好了,糊涂也罢,清晰也好,现在一切又都成了过去,我再也不会心心念念地说着要去婺源了。

下一个目标是什么地方呢?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