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大树情结(原创)  

2007-09-08 18:53:21|  分类: 阶前幽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这里,我们可以知道什么叫根深叶茂,什么叫荫蔽了。

 

 

       大树情结

 

我想我是不是有点大树情结。

最早挑起我这个意识的是去临安西天目朝拜大树王。那是一个阴湿的夏天,去临安开一个什么会议,就跟着大家一起去看大树王。因为树高且粗,山就有点阴,再加上遍地腐叶,阴湿中又多了一种霉味。所以一路走着,也没有什么很特别的感觉。

山渐行渐高了,几人合抱的大树也越来越多了,当有人指着近前的一棵大树对我说这就是乾隆皇帝封过的大树王时,我还有几分失望,跟想象中不大一样啊,这只是一棵死了快百年的枯树杆!

和我一样感觉的肯定不少,因为人们并没有在树下停留多少时候,有的人干脆就没有住脚。

可我因为鞋子的原因,我得重新结好鞋带,只好在树边的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

刚才叽叽喳喳的人声越来越远了,四下里一下子静了下来。

突然,卟嗒一下,有水珠落在我的头发上,我就很自然地抬起了头。就在这一抬头中,我看见大树王哭了。

真的是哭了,没有下雨,可它却是泪珠涟涟。当然,我知道,那只是凝聚于寄生在它粗大树杆上的那些植物水珠,可是在那一刻,我却觉得那明明是为我流的眼泪,一种最无望的悲哀从大树冷湿的眼泪中,洇透了我的全身,我慢慢地走了过去,徒劳地想用双手去拥抱那粗壮的身子,我又把自己的脸颊贴在粗糙的树皮上,在摩挲中感觉岁月的硬度。

突然来了一阵风,那时我正把耳朵凑近树杆,我不知那簌簌的声音是来自周边的树叶,还是来自树杆深处。我当然更愿意相信后者,在那一刻,我坚信它并没有死去。它只是在等待,是的,等待,没有希望,没有结果,可一颗心就是放不下。在人们的眼中,它死去已经七十多年了,在它的旁边,新的大树王已雄姿勃勃地登位。可它怎么还是痴痴地不肯倒下?

那是一种怎样的痛啊!

同行们终于发现了我的缺失,有人跑回来找了,走出几步再回头看时,它已经隐没在浓得化不开的湿雾中了……

从那时开始,我就开始关注大树了,我觉得它们肯定是有灵性的。你蹲下来细细看过一棵树桩上的年轮吗?你用手轻轻地去抚摸过年轮的曲线吗?小时候,曾奇怪那年轮为什么总是不规则的曲线,现在知道了,那是因为岁月的磨砺和浸润啊!

人其实也是一棵树啊,人的心上当然也会有经过岁月磨砺和浸润过的年轮,只是人不及树们坦诚,人们心上的年轮永远藏在心的深处。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