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夜梦(原创)  

2007-10-02 10:59:56|  分类: 老屋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还黑着,可林梢已经有了一抹光亮,是一个可以做梦的夜晚……

 

 

这是年近三十的母亲,手上抱着的是我的大弟。大约是三年后吧,她成了她表弟的班主任。

 

 

       夜梦

 

昨夜母亲来到我的梦中,神情颇有些落莫,她好像是从很远的地方回来,回到家中却找不到了从前。当时我也在老屋里,正为外婆的不知去向而无着,我们相对无言,老屋里一片凌乱。

后来怎么样了呢?有点模糊了,只零零碎碎地记得,我决定要把老屋重新再整理一下,我想如母亲回来住的时候,我一定得把它恢复原样。我不知道母亲是什么时候消失的,更不知她又去了哪里。梦醒时窗外月光正好,空朦的夜色真让人不知身在何处。

后来昏糊糊地好像又回到了那个梦境,又回到了老屋,可是没有外婆,也没有母亲,只有一地斑驳的腊梅树影……

于是这个夜里,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梦和梦之间徘徊,每个梦里都写着外婆和母亲。

第二天,快傍晚了,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是一个熟悉而又陌生了的声音,是我的表舅,母亲姑姑(就是日志“老屋记事”中我那个“眼角眉梢都是怨”的美丽的姑婆)的儿子。四十多年前,他大学毕业后就和他的妻子去了遥远的郑州,可四十多年前的前面,他却是一直守在衢州,他做着我母亲的表弟,到了高中,他又做了我母亲班里的学生。他在家里叫我母亲表姐,到了学校又叫我母亲老师。

那是母亲最为得意的一个班级,起名为“火箭班”,那时的母亲也就三十多一点,带着一班十七八岁的大孩子把老师的角色当得有滋有味。

也不知那时我到底几岁,反正有一个记忆在心中清晰无比,我去母亲的学校仰着头看表舅他们排节目,唱着“小呀么小哥哥”的表舅在我的心目中是多么光彩夺目。

电话中的表舅说他现在衢州,下个月他就要跟随两个已成了美国人的女儿移民美国。

哦,千里迢迢,是回来向故土告别的!不知为什么,心上会莫名其妙地泛上一缕酸味。

在母亲坟上,表舅和表舅母久久垂首而立,我看见在秋日的阳光下,表舅的眼睛里闪动着莹莹泪光。母亲病着的日子里,不止一次地提到这个表舅,我知道母亲一直是记挂着他的,这个多才多艺的表弟学生。

现在表舅来了,母亲却走了,墓碑上那抹寂寞而凄然的笑意,在灿烂的秋阳里显得更加落寞而美丽。

母亲是美丽的,三十刚出头的母亲更是秀雅端丽。

昨夜母亲幽幽入梦,难道是因为表舅的到来?

  评论这张
 
阅读(267)|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