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西溪秋水(原创)  

2007-10-24 19:51:38|  分类: 雪泥鸿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就是那只闯进我镜头的白色水鸟,一直到把照片放进电脑,才发现竟是如此精妙绝伦,不但是

画面的布局恰到好处,我还竟拍下了它翅膀上的阳光!

而芦们的乱码却成就了一次永远的飞翔!

 

 

无形的光在这里竟然有了形状,水在波痕的切割下像纯碧的凝脂。我从来没敢奢望自己能

拍得那么出色,我只是对准目标胡乱按的呀,天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

朋友说,无他,窑变。

 

 

落日与芦花同舞!逆光而拍,竟有了这等效果。

 

 

 紧紧裹着的芦花披着一层极细腻的有着金属光泽的外衣,秋风一吹,它们偷偷撩开衣襟,让雪白的芦花从金红色的外衣中吐出一缕,招招摇摇的卖弄着无限风情。

 

 

西溪秋水

 

这是我今年第二次到西溪了。

到西溪的时候,正是芦花将吐未吐的时候。

紧紧裹着的芦花披着一层极细腻的有着金属光泽的外衣,秋风一吹,它们偷偷撩开衣襟,让雪白的芦花从金红色的外衣中吐出一缕,招招摇摇的卖弄着无限风情。

船过秋水庵,有一阵凉凉的风迎面扑来。不知不觉中,船就滑进了四周立着高挑芦苇的水道。

是下午四点多了吧,太阳已西落,正好擦在苇叶的梢尖上。于是那腥红色就被扯成了丝丝缕缕,穿过苇叶,落到水里,成了一汪跳动的金红。

水清冽到了纯色的碧,没有一点杂质,无声无息地任由因船的进入而泛起的波痕的切割,于是波就有了形状,有了高低,可还是一律的滑腻,一色的纯碧,一样的无声无息。

在这时候,夕阳的点染就显得温婉而多情了。夕照、波荡、漪转,胭脂红的光晕流在了水道上,也洇进了水道上行走的人心。

船上就有了一些动静,拍照的,惊叹的,击掌的。那只凝神独立的白色水鸟就是这个时候进入人们眼帘的,它一身洁白地站在苇和水、天与地的交接之处,哲人似的冷冷注视着大惊小怪的船上生灵。于是人们也安静下来了,我连忙拿出相机对着那个白色的神灵。

可是还没等我按下快门,扑凌凌的一阵,鸟飞起来了。我看不见飞起来的鸟,也看不见鸟后面的苇,我只是胡乱地按下了快门,相机屏幕上一片模糊,只依稀有着光的影子。

再抬头去找那白色的水鸟,它已渐渐隐入了芦苇深处,有沉稳的鼓声又从水草深处升起。哦,晨钟暮鼓,那就是秋水庵了,一个秋水深处的洁净去处。

如秋也到了深处时呢?那时这里的十里芦花都会飘起纷纷扬扬的雪花,秋深、水深、苇深,那时候,这天、这水,还能容得下小小的一个人吗?

  评论这张
 
阅读(193)|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