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溪、树、阁(原创)  

2008-12-04 15:33:04|  分类: 阶前幽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溪、树、阁(原创)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平缓田野上有一溜高高的树,它们八九成群,不疏不密,时断时续,不弃不离,不知它们始于哪里,将去何方,它们只是迤逦地走在这安静平缓的田野上,从容而美丽。

 

溪、树、阁(原创)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被山林环绕、背山面溪的阁子

溪、树、阁(原创)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以磨为桌,拙而巧。

溪、树、阁(原创)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阁子中的鸡们,也喜欢追花逐蝶。

溪、树、阁(原创)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在阁子中,我第一次认识了一只狗,右面那只,与我同姓。

 

 

       溪、树、阁

 

出城近三十多里,是大洲乡。

那是个山区,近有东岳、药黄,远有龙门、尖峰,群山环绕,谷谷隔绝。可是没有想到,出大洲镇,过全旺乡,却又会是一片平缓的田畴。

冬天的阳光暖暖地托着这块平川,稻子收了,田野慵懒地舒展着身体,半眯起眼睛晒着太阳。不过田间还不时会有人在劳作,走近细看,说是正种着油菜。

这条路真静,路上很少有车子,一辆很破旧的拖拉机在装着一些树桩,竟连牌照也没有。奇之,他们笑了,“就在这路上走啊,当平板车用呢!”

不过,我们很快就注意到了长在这平缓田野上的一溜高高的树,它们八九成群,不疏不密,时断时续,不弃不离,不知它们始于哪里,将去何方,它们只是迤逦地走在这安静平缓的田野上,从容而美丽。

再细看了,原来它们身边有一条溪,溪不宽,大概也就八九米吧;水也浅,有的地方干脆就不见了,就成了滩。可总是还曲折着,蜿延着,走动着,有一搭,没一搭。

原来这树是随了溪在走。

是溪滋养了这些树,还是这些树守护着这条溪?

树本该是长在溪的两岸的吧,溪本来是宽宽的,汤汤的吧?要不,以前这里怎么会有白鹭洲的称呼呢?对了,很久以前,我曾看过一幅照片,那溪边有苇,水上有船,鹭在其间,应该就是这里了。

随着树和溪,行五里许,远处的山渐渐逼仄了起来,对岸的林木也越加密了,高高的竹稍之间,露出了错落的粉墙,这就是朋友的蕴真阁了。

早就听说那个作画的朋友在这片山林里筑阁邀友,今日终得一见。

过溪,沿山路前行约二百米,阁就在眼前了。阁前有枫,阁内有樟,樟枫相错,红绿相间,真好去处也!

到底是画人,门前门里,石磨为桌,竹篱为墙,花漫小径,鸡犬相闻,葫瓜吊棚,青菜满畦,浓阴疏影,蜜蝶嘤嗡,白木小几,举茶欲啜,桔香又已盈袖矣!

阁内有三楼,拥簇着相向围立,中间为院,蓄着一泓阳光,各类菊花开得正好。三幢楼中,正中是画房,左侧称食府,右侧则是住宿之用了。各得其用,井然有序,足见庄主之慧心也。

午后出阁,见山已含黛。寻路而回,有农夫告曰:循水而走,看树而行,是也。

渐行渐远,远而回望,风摇竹影,那阁已隐入山中,空旷的田畴之上,只剩那溜迤逦的树们衔着夕阳,走着永远没有尽头的路。

 

 

  评论这张
 
阅读(359)|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