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明日清明(原创)  

2008-04-03 20:50:06|  分类: 阶前幽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日清明(原创)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幽幽的风雨灯,会照亮亲人回家的路吗?

(照片来自白雪红炉醉笙歌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biming  )

 

 

 

明日清明

 

本说今天会有雨的,所以昨天把城南和城北的两处坟都上了。

今年我是一定要抢在外婆和母亲的左邻右舍坟前还是冷泠清清的时候,就把鲜花插在外婆和母亲坟前的。

往年总会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耽搁了上坟,等我再去坟上,周围坟前的热闹更显出了外婆和母亲的寂寥。哦,在周围的香纸和鲜花包围下,她们是怎样地盼待啊!

提早上坟还有个好处,就是清静。坟前没有了往日的那些嘈杂,摆好了供品,把鲜花插在了装满了清水的瓶子,再点燃了两支蜡烛一束香,我就在坟前坐了下来。

自她们走了以后,我还没有这样清静地一个人守着她们坐一会呢。

不远处,有个男人在喃喃地说着什么,我看见他也是一个人,那话当然是说给墓中人的。于是我也轻轻地说了,可是不知为什么,总是说不囫囵,刚叫了一声“妈”,嗓子眼就噎住了。

妈在墓碑上静静地看着我,她是那么柔弱胆小的一个人啊,她害怕生病,当然也害怕离开,可是当凶险的病魔真的逼近她时,她只在电话中说了一句:“我要死了!”

那是九月的一个下雨天,因为头晕的老毛病发作,我一个星期没去看她,当我惴惴不安地拿起话筒拨通了电话后,她就这样硬绑绑地说了一句。

那句话掷在我的心里,一直痛到今天。

在以后的日子里,她不吃,不说,也不叫痛,就只是静静地躺着,把眼睛对着了天花板。后来看到一篇文章,说人到了最后弥留的时候,有时会有一段非常平静的时间,这时候,他的意识已经模糊,而各式各样的抢救其实反是打扰了他。

真是这样吗,妈?

也许,死也并不都是可怕的呀!当他把上帝交给他的人生胶片放完了的时候,电源插头就拔掉了。

外婆走了已经六个年头了,妈走了也有四个年头了,现在的坟上不长草,不然的话,也该坟草青青了呢!

我从小就跟着外婆到鹿鸣山给老太、外公上坟,后来外婆走不动了,妈妈工作又忙,就常常是我一个人去鹿鸣山了。毕竟是没见过面的外公和在幼时的懵懂中就离去的老太,那时的上坟好像只是一桩逢时必做的工作。

而现在,墓碑上是天底下最爱我的外婆和天底下最需要我怜惜的母亲!

如今我们阴阳相隔,相对无言。一切真像是一个缥缈无着的梦!

突然想起今天博客上让我们为自己撰写墓志铭的一个活动,是啊,每个人都会有这么一天的,我应该为自己写点什么呢?

“哦,上帝,我把你录制好的那盒生命胶片放完了。”

妈,你说这句话可以吗?

  评论这张
 
阅读(343)|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