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想念父亲(原创)  

2008-06-14 14:07:20|  分类: 老屋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我留存的唯一紧依着父亲的照片,我们全家坐在城北鹿鸣山寺的台阶上,父亲怀中是妹,身边的大弟因为阳光紧眯着眼睛,可是拍照的是谁呢,应该是从北京回来探亲的舅舅了。

 

想念父亲

 

这些日子太多的灾难围绕在我们周围,余震还是不断,好容易疏通的道路又被垮塌的山体堵塞……

而堰塞湖如悬在头顶的祸水,天气预报又说当地有大到暴雨……

又说,有百万救灾战士因目睹、亲历了太多的惨像,需要心理疏导……

北方稍定,南方又被雨水浸透了……

这灾难一来,怎么就没个完呀!

晚上老是睡不着,正在床上转辗,忽然有人来叫我快去抢救父亲。

恍惚间来到了一个半明半暗的房子,屋角的瓦砾堆中有一个被白布裹着的人。也不知为什么,我竟一点也没有犹豫地径直扑了上去,我好像知道他就是父亲……

接下来好像是一段空白,再有印象时父亲已在白布和瓦砾间缓缓坐起,我始终看不清他的脸,可印象最真切的是他的那双手。父亲的手纤细而修长,他曾经因为我的手指粗壮而埋怨母亲的遗传因子。可现在他的手指却如面条一样柔滑无骨,我正轻轻地抚着时,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压在土里这么多时间,肌肉当然要萎缩了!”

这好像也无关大事,接下来我们在商讨着该吃点什么才能补上这么些时日的营养……

又有些恍惚了,再清醒时,我已依着一袭白衣的父亲,挽着他的手,走在一个被扯裂的山谷里,一条荡在半空里的小路上……

其实,父亲离开已经四十多年了,父亲在世我们也是分多聚少,少得可怜的相聚日子里,他为了扮演严父的角色,几乎不跟我们亲热。

真不知为什么,昨夜他会跟地震的画面一起出现在我的梦里……

哦,明天是父亲节,我想念陌生而至爱的父亲了。

  评论这张
 
阅读(494)|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