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投影(原创)  

2008-07-11 10:13:15|  分类: 阶前幽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以前的日子里,不管台湾有多少美丽,在我心中,只是一个灰黑色的投影……

 

 

灯红酒绿,曾经是一个贬义词,那么用这个词形容的世界……

 

 

1985年前后,小姑婆带着子孙从台湾回来省亲,当一个慈和的老太太慈眉善眼、真真切切地站在我的面前时,我还有点转不过弯来,怎么是这样啊!

 

 

 

投影

 

 

不管台湾有多少美丽,在我心中,只是一个灰黑色的投影……

这个世界变得太快了,快得让人真觉得往事如梦。

每走在厦门的环岛路上,我都会在茫茫的大海上努力寻找隐约于天海之间的那抹岛屿,我会反复地告诉自己,让自己相信,那就是台湾!

哦,台湾,在我儿时的记忆中,是一个与灾难连在一起的名字,是唯恐避之不及的祸星。那应该是另一个世界,是我永远无法、也不会企及的地方。

其实在我的直系亲属跟那个小岛并没有什么联系,可是据外婆说,我在母亲肚子里的时候,它在我的生活中擦肩而过,是外婆非常坚决地把那个小岛拒之于我们的生活之外的,她把我的母亲留下了,于是父亲也只好随着妻女留在了大陆,经受一波又一波运动的洗劫,最后再被运动淹没。

可是,这个小岛还是没有在我们的生活中消失,文革中,我们家还是被列为有海外关系的另类。这个关系当然不是因为我的父亲,而是来自我外婆的小姑子,我母亲的小姑姑。也就是我在《老屋物语》中曾介绍的周淡云,也就是当时(四十年代初)敢于率先在老城小巷里骑自行车的黑牡丹。衢州解放前夕,她跟着她在国民党政府做事的丈夫去了台湾,还顺便带走了她姐姐(就是我曾在日志里介绍过的那个忧郁的美人周碧云)的大儿子。这一去他们是没事了,但可苦了下营街三十八号。我外婆虽受牵连,可毕竟是小姑子,但她那个大侄子的走,却无疑是在她本已是地主成份的姐姐周碧云的头上又加上一把刀子。

在我儿时的印象中,一提到周淡云这三个字就叫人心惊肉跳,尤其是出自居民主任的大嗓门时,我知道,这以后的几天外婆又要长吁短叹了。直至1985年前后,她带着子女从台湾回来省亲,当一个慈和的老太太慈眉善眼、真真切切地站在我的面前时,我还有点转不过弯来,怎么是这样啊!

她回来了,可她的老母亲(我的太外婆)不在了,她的姐姐周碧云也已经不在了,老屋变了,人也变了,情,当然也变了,平时避之唯恐不及的一些亲友,一边上前套着近乎,一边挑着她带回的一些半新的衣服。

不过她给我外婆,就是她嫂子的一褂黑毛皮背心,一件红丝棉袄倒是特意新买的,做工精细,质地考究,那件红棉袄外婆还给我穿了一年呢!

后来,1988年吧,我教的高三班上来了一个台湾的学生,她是跟着来大陆做生意的父亲来的,一个胖墩墩的小眼睛女孩,她总是把问题一个接一个的抛给我,记得最清楚的是:“你们大陆的学生为什么没有自己的理想?”

“怎么会呢?”我问。

“他们的理想只是分数而已,可那能算是理想吗?”

是啊,那能算是理想吗?于是我对这个孩子开始刮目相看了。后来她果然给了我很多惊喜,比如一个人做值日,比如话剧《黑森林》的倾情表演……

再后来就是在师大参加有台东师院的教授和研究生参与的研讨会了。

台湾就是这样一步一步地走到了我的面前。

现在,竟然有一个机会,我可以走上那个岛屿!

我当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的,尽管这中间还有很多很繁琐的手续要办,尽管……我还是想去台湾走一走,我知道,吸引我的不仅是阿里山、日月潭,更重要的是想拿掉那个风筝投在我心上的灰黑色影子。

  评论这张
 
阅读(240)|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