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走进土楼之一(原创文字)  

2008-07-27 11:14:37|  分类: 雪泥鸿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喜闻南靖土楼已列入世界文化遗产。三年前,我曾经走进这些土楼,那是个叫螺丝坑的地方,周围那些爬满了螺纹的小山包似乎就印证了这个名字。

山谷里,向阳的山坡上,五座庞大的土楼既随意又有序的组合真让人叹为观止。世人们称其为“四菜一汤”粗听太俗,可细一想,又觉得实在是大手笔了,你想,这以天为棚,以山为桌的酒席,消受者会是谁啊!

那一方五圆的四幢土楼又如一朵硕大的梅花坐落在天地之间,右边那座小楼,是我们那天晚上住宿的地方。

 

 

那时候,土楼还没有跟世界文化遗产沾上边,人们安静平和地在土楼里生活,一如他们的祖先。

这是在下面的一个圆楼往上拍的,上方的那个冒出来的土楼就是最高的那座。

 

 

 就着暮色,“四菜一汤”厚厚的土墙沉沉地隐入了群山之中,而莹莹的灯光又让人的灵性浮凸于夜色之上。

 

 

走进土楼

 

(一)

 

那天一早,我们到厦门松柏汽车站,8点10分,乘上了去平和的长途车。10点20分,到南靖。去买票的地方询问去土楼的车子,她们问我们去什么地方。“土楼呀!”我们胸有成竹。“可我们这里有土楼的地方很多呀!”她们说。这一下我们傻了,好在先生一下想起了“四菜一汤”之说。

“哦,那就是田螺坑了。车子要11点才有。”

去田螺坑的人不少,不过去看土楼的连我们两个在内只有五个。一出南靖就是山路了,感觉上车子就是在山垅间穿行。刚开始,两边的屋子和我们那里也差不多,只是植被不一样了,漫山遍野多的是香蕉树,可惜枝叶皆枯黄色,香蕉也没有了,只是有的树上挂着一只蓝色的塑料袋也不知何故。也许我只关注屋子,竟对第一次照面的香蕉树没有多少惊喜。

随着山路的深入,颠簸也更加厉害了,山也愈显苍凉。在一片又一片苍黄的土坡的,县城附近的那些沾着时代气息的楼屋少了,没有了;屋子还原为矮小,萎琐。泥垒的墙,黑色的瓦,也许是有些自斩形秽,它们有的是几座围在一起,远远看去,一簇一簇的,像是秋冬时节山野里的野草稞子。这时,车上的人渐渐都进入了半睡眠状态,因为晕车药的缘故,我也半眯起了眼睛。就在这时候,远远的有一个黑色的庞然大物悄然跑进了我的我眼帘,哦,土楼,你终于出现了!

后来,我觉得非常奇怪,虽然我是专程大老远地奔土楼而来的,但是当它出现时,我确实一点儿也没有大惊小怪。我觉得它的出现是这么的自然,这么的顺理成章,就如长在地上的庄稼。对,土楼就是从这块土地上长出来的!既然长了,当然成片,当然各异,当然当用,当然美丽!

车到书洋,土楼已是随处可见了。或方,或圆,也有椭圆,长方。它们或矜持地独立一隅,接受那些散落的小矮屋崇拜的眼神;或者雍容地跻身于贫民式的屋子中间,恩泽万方;也有的是一座接一座地连成一片,蜿延成一串,高低错落成一片风景……可即是这样,车到终点,站在观景台上,我还是被田螺坑的土楼群怔住了!

山谷里,向阳的山坡上,五座庞大的土楼既随意又有序的组合真让人叹为观止。世人们称其为“四菜一汤”粗听太俗,可细一想,又觉得实在是大手笔了,你想,这以天为棚,以山为桌的酒席,消受者会是谁啊!

文人总是有点酸,誉其为梅花一朵,雅是雅矣,细看它们的排列,高低错落在镶嵌在天地之间,也真有点意思,但总不及那四菜一汤来得大气。

也有人喻作是外星人的飞碟,也未尝不可。不管怎样,一只擎天大手,握一支硕大的毛笔在山坡上的挥毫,仅止此,也让人叹为观止了。

进入楼中,偶遇土楼“老古懂”,他则把这一切解释天人合一,“天圆地方太极中”。这么说,这挥毫还挺有讲究,既融合了中国文化元素,又平添了它们的神秘气息。

本想夜宿土楼真切感受一下当地人食宿的,可一来当时没有正经营业的土楼旅馆,二来告知土楼住宿的难处,就知难而退了。

选择了紧挨“四菜一汤”的黄涵梅的田螺坑旅店,挺好,只是三个房间空空的,有点担心。没想到下午来了老外(德国瑞典人)一家,两个老夫妻,一对小夫妻,那个媳妇是中国漳州人。于是三个房间就满了。老板人也挺好,只是烧的菜实在不怎么样,太咸太油,可惜了一只上好土鸡。

用了一个下午时间跑遍了那五座硕大的土楼,老古董很热情地成了我们的免费导游。当时这里还没有跟世界文化遗产有什么瓜葛,人们各自安静而平和地生活在老祖宗留下的土楼中。

他们住房的规则是每家人在每个层楼中占据一间,一般是一楼管吃,二楼三楼管住。所以在一楼吃了饭,要绕半个大圈子才上得了卧室。一般来说一幢土楼会有相对的四架楼梯。

有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热情地邀请我们去她家坐坐,又带我们上了三楼看她儿子媳妇的新房,新床新被,电灯电视,一应俱全,仔细打量,就是少了卫生间。可他们没有觉得有什么不方便。

印象最深的是在一幢楼的一层厨房里,见每家每户都有一个高出地面两寸左右、盖着盖子的圆,一问,说是水井。水质清冽甜美,舀了就可以吃。

暮色四起时,我们回到了客舍,店主早就泡好了工夫茶,就着暮色,四菜一汤已沉稳地隐入了群山之中。

 

注:因当年用的是摄像机,没有留下照片,所以本文的照片均来自网上。

  评论这张
 
阅读(285)|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