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以个人的名义……(原创)  

2008-10-28 18:55:00|  分类: 阶前幽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钱波和他的搭档秦小兵

 

 

乡里12个村子都高高挂着这块警务牌的模板,钱波他们就这么被它烦扰着,忙碌着,也享受着。 

 

 

以个人的名义……

                    

                                                     ——记衢江区公安分局“钱波”警务室

             

                                                                            

                                       

一、走近钱波 

 

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我很费了一番踌躇,这样写,可以吗?

可我还是这样写了,我想以“钱波警务室”的存在来诠释一种新的个人与集体的关系,而这种关系。在以前基本上是让“集体”包涵了的,每个先进个人在获得荣誉之时,必得在前面加上长长的一串必得感谢的“集体”,个人算什么,那只是大集体中的一滴水,明白人是千万不敢弄出顶个人主义的帽子来戴的。

后来,有了一些变化,整个社会变得更加人性化了,个人的价值也越来越被彰显,以个人命名的公司、企业、学校和经济实体也渐渐多了起来。可这些得以冠名的人往往是这些实体的资产拥有者或主要资助者,他们可以拥有这个实体的支配大权,具有不可替代的权力。

可是,钱波算什么?四年前他还只是一个保险公司的讲师,后来通过考公务员的途径,进入警营,成了一名年轻的普通警察。所以当2007年的3月19日,他的名字赫然出现在衢江区上方玳堰警务室的门上,而且做成了模板大模大样地悬挂在乡里12个村庄的街头街尾时,肯定有人会想,“钱波警务室”,凭什么呀?要知道,这是衢州市第一个以一个民警的姓名来命名的农村警务室啊!

我们就是带着这个疑问走进衢州北面的那片大山的,“钱波警务”室就在大山脚下上方镇东南方向的一个路口子上,安安静静地蹲伏在乡人们的视线中。

警务室干净但又显得有点简陋,尽管五脏俱全,但又形单力薄。钱波就跟在我们后面笑,腼腆的笑,不安地笑,灿烂的笑,再加上一张圆圆的娃娃脸,有些过于白皙的肤色,都与我心目中的警察相去甚远。

坐下没多久,就来了一个胡子拉茬的乡人。乡人的儿子丢了,是独生的呀,在杭州打工打得好好的,怎么说没就没了?这可是要命的事情。可钱波还是笑,这会是暖暖地笑,看来他们是联系过好多次了,这一次,钱波可给了这位父亲一个准信:儿子找到了,现在正在衢州的某个旅馆,他是没挣多少钱没面子回家呢!父亲高兴坏了,差一点就要用那满脸的胡子去蹭钱波的脸:“哈,钱波你这小子,真有能耐啊!没有一点线索,咋就把我儿子找到了呢!”

看着我们满脸的敬佩,钱波又笑了,这回是一脸的腼腆:“我一个人哪有这样的本领啊,所里互联网一直追踪着呢!”

钱波说的“所”就是衢江区上方派出所,在当天上方镇一年一度物资交流会的嚣闹中,我们跟着钱波走进了这个静静的蓝白世界,一种家的温馨和踏实迎面而来。

小小的会议室里,醒目地挂着一张上方片区的手绘地图,在无名作者的精心描画中,那处于衢州市最北头的几百平方公里的山山水水就刻印在所里十二个男人的心中了。

所长徐国祥和善而质朴,他简单介绍了一下大概的治安情况后,就把目光暖暖地落在了钱波身上,“小青年很不容易,那个玳堰片区可是我们这里的老大难呢,几年功夫,他就弄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让人放心。”

在前面我们也听说了,小小的玳堰片区12个行政村,12000多人口中,竟有200个劳改释放人员,而且大都是抢劫、斗殴事件的罪犯,在监狱里呆了三五年后,再回到社会上,无疑会给治安带来不少事端。这个笑嘻嘻的钱波是怎样跟他们打交道的呢?

他们说起了发生在去年四月间的林土根事件,那可是个人物,刑满后照样干出了一番事业,赚了不少钱。钱多了,事也多了,地方上有人传他与陈某某有不正当关系,妻子一听,跟他闹。林土根恼了,明明没有的事,怎就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头脑一热,就上女方家中动粗打人。马上有人向钱波警务室报了警,钱波立即出警调查,及时处理,一场风波于此平息。

那绝对是个凶悍嘈杂的场面,沾点儿色情,又夹杂着粗暴,看着面目和善的钱波,我努力想象着他临险不惧的警味,可还是有点不大相信,这小小的钱波,咋就把他们摆平了呢?

“本来就没有此事嘛,心里就有了底,然后再善意地劝解。”钱波又笑了,不过在他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中我注意到了“善意”这两个字。

后来,在翻看照片的时候,我把这两个字找到了,而且掂出了它的份量。

一张是他走进农家为他们发身份证,他一手抱着一个很小的孩子,一面俯下身子看那个母亲在一张表格上签字。

我问:“怎么是你抱着孩子?”

他说:“让他妈妈可以签字啊!”

是啊,多么简朴的理,可就是这么小小的细节,我看到了他的善意。

还有一张照片是他给正上初中的两姐妹送东西去时拍的。那两姐妹的母亲因为伪造证件正在服刑,父亲外出打工,刚上初一的她们就跟年迈的爷爷奶奶住在低矮的老屋里。在父亲为大女儿补办户口的过程中,钱波了解了此事,初为人父的他,真切地为这两个女孩担起心来,有一个正在服刑的母亲,这对两个正值豆蔻年华的少女会有多大的影响!于是他就主动上门跟她们结对子,常常去看看她们,说一些学校里的事情,送上一些学习用品。

这是孩子心理最敏感的年龄,在这种时候,能得到一个警察叔叔善意的关心和爱护,该是多大的安慰啊!而且这种影响和安慰一定会暖暖地陪着她们走上长长的人生之路。于是我们就想去看看这幸运的姐妹俩。可惜不在,说是看交流会去了。

不过,当我们路过一个白尘满天的生产碳酸钙的小厂时,倒被一个壮实的汉子跟钱波握手的动作吸引了。那绝对不是一般的寒暄和应付,而是一种实实在在的感谢和理解。

在他热情的邀请下,我们走进了他那个蒙着白尘的简陋办公室,他说像他们这样的民营小厂要得以平安生产,真得依仗这个“钱波警务室”。这几年,再没有发生过偷拉水泥这样的事情了,不管有什么事,只要电话一打,钱波他们就来了,那年涨大水,下游的煤矿主醉熏熏地开了工具车来停在他们厂门口,要他们赔偿损失。这是哪门子的理啊,于是就找钱波跟他们交涉。说来也神,让他这么一说两说,他们就走了。

在那个汉子感激的目光中,我看到了一种依仗,一种踏实,一种发自内心的感激。钱波说在他管辖范围内有二十多家这样的民营小企业,小本生意,小打小闹,不容易啊,所以更需要警方的保护。

一种沉甸甸的责任,让我们眼前的钱波一下子凝重起来了。

可是,再怎么着,还不就是一个钱波吗?他一个人真有这么大的本领来保证这一片土地的平安?

 

                                 二、钱波的背后

 

其实一进钱波警务室我就发现跟他的名字写在一起的还有一个叫秦小兵的警察,这就是说,以“钱波”命名的警务室其实是两个人在工作。

我很想见见这个叫秦小兵的人。你想啊,明明是两个人干的工作,明明是两个人的警务室,为什么就写钱波的名字啊?就算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也就当一次小人好了。

秦小兵果然是一付兵的模样,黑瘦,精干,又透着机灵。他说自己是湖南双峰人,“是曾国番的老乡呢!”他笑嘻嘻的说。他是大学毕业后才来衢州的,先在巨化公司,两年后考公务员时进了公安。他见我一下子抛出了这么些“小人”之问时,稍有一点儿愣怔,然后就一脸坦然地回答:“怎么会呀?他是我大哥呢!他先来,我后到,刚开始好多事都不会,都是他手把手地教我的。”

他们两个就这么阳光灿烂地坐在我们面前,反倒让我一下子无语了,是啊,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小人之心”硬按在别人身上啊!但是我还是想找出一些他们两个的不同来。

于是我们聊起了业余爱好,小兵说他喜欢音乐,会吹萨克斯。

喜欢些什么曲子呢?我问。

“《黄河大合唱》,《我的祖国》。”他不假思索地回答,“对了,还有《梁祝》。”

这就对了,有了音乐的滋润,心地自然就丰盈而开阔了。

我又想起了那张钱波帮别人抱小孩的照片,问:“如果是你,会想到这样做吗?”

“会呀,我也喜欢孩子呀,当然,也许一下子不会想到这么做。”边说小兵边拍拍自己的脑袋,漏出了一脸的稚气。

哦,他们两个,一个严谨踏实,一个机警灵巧,难怪一边陪同我们采访的衢江区公安分局政治部的傅警官有几分得意地说:“这正显出了他们所长徐国祥的用人的艺术呢。”

弄得钱波又笑了:“是啊,我们常常是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的。”

“那唱白脸的肯定是小兵了。”我连忙抢上一句,以表现自己的识人之明。

于是大家都笑,融融的人情味把大家都逗乐了。

乘着中午短暂的休息,我们在这个蹲踞于巍巍千里岗下的上方镇转了一下。老实说,这里真有点让也想顺便来找点青山秀水的我失望。因为石灰岩的开采,山是灰的,水也是灰的,就连那些原本应该绿茵茵的草木,也都蒙上了白灰。当然更重要的还由此带来了很多治安的隐患,事端的纷起。

钱波在回忆他印象最深的一个案子时,就说起了去年因一起交通事故引发的一个案件。那天天下着大雨,傍晚时分,一个当地乡民被车撞死。交警马上就到,责任人也承认了该负的责任,赔偿事宜也已谈妥。照理事件应该解决了,可按当地风俗,要把受害人的尸体抬到路上祭祀。当时亲友们来得很多,而且情绪激动,把路堵了五六百米。这里是省道,因为堵车,又引发了追尾事件,出现了恶性死人事故……当时局面非常严峻,虽然对受害人家属的痛苦大家可以理解,但是法不容情,最后没办法,只能强制疏通,拘捕了几个闹事的。而事后,再进行相关的法规教育,最后,他们自己也意识到了此举带来的严重后果。

“当时风雨交加,乡人与警方对峙,真是有点紧张呢,大家都捏了一把汗。”

“大家?”

“我们上方派出所啊!”

是啊,钱波警务室是归属于上方派出所的,如果没有这么一个坚强后盾,如果没有这么一个优秀集体的全力支撑,他们撑得起来吗?他们本来就是一体的啊!

又想起他们所里的那张手绘地图了,想起了那个作为所长的敦实汉子的暖暖的目光了,听说,上方派出所还是衢州市公安系统的优秀派出所呢!而他们所归属的衢江公安分局又被评为浙江省唯一的省级优秀党的基层组织。

有了这样的大背景,钱波的底气当然是十足了。

 

 

    

                                 三、继续延伸……

 

在回来的路上,我们的车子经过了云溪派出所。

前几天在衢江公安局采访,我就看到了一份“十大和谐卫士事迹材料,一个叫柴俊的民警引起了我的注意,不仅是因为这是一个女警,而且这个名字让我想起了一个好像也叫柴俊的学生,于是我们就弯进去看看。

真的是她,亮晶晶的眼睛,黑瘦的脸庞,只是当年的两根麻花辫剪成了短发,多了几分干练和警觉。

也许因为她做的工作都是一些平平常常、琐琐碎碎的户藉登记,分发第二代身份证之类小事,不会有什么危险,也许连可能的危险也很难碰上,所以跟我们心目中飒爽英姿的女警官实在有着不小的距离。可是她在这男性十足的警营中,以她女性的绵密和细腻,穿行在她所在辖区的缝缝隙隙中,不声不响地赢得了所里所外的信任和夸奖,成了一个公认的行家里手。不知是不是没有什么准备,对着摄影镜头和我们打开的记录本,她实在讲不出什么东西,逼急了,就一个劲地往我们的杯子里加水,弄得我们也不好意思起来了。

倒是那个叫刘建华的所长,在我们心头加上了许多实实在在的份量。他告诉我们现在他们行警的理念以服务于人民为主要职责,一天平均二三个案件,一个月少说也有700多件,全年2400起报警。这中间当然有危险,但更多的是一些让人或啼笑皆非,或无能为力的民事纠纷。比如老头老太半夜里打架,报警,我们得去;弱智儿童到处惹事,不长时间十多次报警,我们得去;一个人影碟机掉了,叫拣的人买包烟了结,那人不买,也报警;还有土地平整,分地不匀,更别说交通事故,斗殴打架……反正有警必到,不分昼夜。没有额外报酬,没有加班补休,有的只是一种责无旁贷的神圣使命感。

我们一直认真地听着,感动着,思考着。对于警营的概念,我们更多的是来自影视作品,常常是停留在一种对崇高的理想主义者的敬仰。可是今天,这些平实可爱的警察,却让我们切切实实地感到了一种更宽厚、更真切的人格魅力,让我们看到了自己在很多事情上过于世俗的短浅和计较。

不经意间,我们看到钱波的警务室又东西南北地延伸开来了,在我们这片美丽的土地上,这些可爱的警察不都是在以他们个人的名义,行使着作为一个警察的职责吗?

我们的蓝白警营,就是由千百万的个人名义撑起的铜墙铁壁啊!

这是一种更切实的责任,是一种沉甸甸的压力,当然也是一种能让人豪气十足,激情漾溢的荣耀。

能以个人名义对天下百姓负责的警察,都是我们心目中的好警察!

敢以人上名义挑起守望一方百姓平安的警察,都是我们心目中的大英雄!

我想,以钱波个人名义作为一个警务室的名称的意义大概也在于此吧。

正写着这篇文章时,又听到了一个消息:在刚刚结束的全省治安管理工作会议(10月27日—28日)上,衢江公安分局上方派出所钱波警务室被正式授予“全省十个老百姓最满意的警务室”奖牌。

不过,并没有过多的兴奋,更多的倒是为钱波他们感到了一份沉甸甸的压力,要知道,获得与给予是成正比的呀!

 

  

 
  评论这张
 
阅读(380)|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