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关门(原创)  

2009-07-10 09:17:38|  分类: 老屋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门(原创)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关门

 

在下营街三十八号的老房子里,有一间小小的书屋。说它小,也真的是小,当年装修房子时,是表弟帮我买的地砖,十六平方,没错的。

这间屋子其实是原先的堂前隔出来的,进门靠左。记得在我小时候,住着一家洗衣服的老人,我们叫她洗衣裳妈妈。一个冬天的夜里,我被救火声惊醒,说是洗衣妈妈房里着火了,还好烧得不厉害,不过,那以后洗衣妈妈就不住那里了。

再后来,就租给了别人住,那屋子的窗子特高,又是泥地,潮,而且黑。

可是那屋子的一面可是对着大天井的,就是墙角有一树梅花的那个院子。我就有了想改造一下的念头,我想把靠天井的那一面墙拆了,装上大的玻璃窗,然后在天井的墙上再开一个门,这样一来,这个院子就可以用起来了,省得外婆总是把鸡养到天井里来,弄得屋子里也臭哄哄的。

弄好后做什么用呢?我想置办成一间茶室。那还是上世纪的九十年代,开茶室可还是新鲜事,我甚至想到了茶室的格局和背景音乐,还想从靠路的封火大墙上开出一个新的大门来,然后是石子小径,以菊篱黄花翠竹夹道。

可是外婆坚决反对。她认为这周家是诗书之门,以前堂前的楹联就是“门对千株竹,家藏万卷书”,而茶室,在她的印象中,是跟茶娘联在一起的,这不是明摆着的辱没了门风!

其实对于开茶室,我也只是想想而已,毕竟我也不具备这方面的能力。于是就顺水推舟地做了个大家都能接受的书屋,还煞有介事地以“然然书屋”题匾名之。

那年外婆已97岁了吧,书屋办成时,外婆还高高兴兴地放了把太师椅在屋里坐着。

刚开始,只是亲戚朋友的几个小孩来这里写写作,后来我一个在小学教书的朋友星期天带了一些学生来我这里上课,我跟着帮忙。再后来,就慢慢地多了一些,因场地和精力的限制最多也就二十多人而已。

这样,这间屋子就成了名符其实的书屋了。

这中间,墙角的梅花开了又谢了,先是外婆走了,接着妈妈病了,2004年妈妈最后一次坐在梅花树下时,枝头的腊梅还只是很小的花苞……而这书屋却是一直延续了下来。

每到星期天,我们会回到老屋,打开潮湿的院门,打扫满地的落叶或是落花,然后擦拭桌子,等着孩子们来上课。孩子们来了,笑声也来了,人气也旺了,老房子又活了。中饭往往是就近在外吃的,我喜欢早早吃了中饭,然后搬出那张外婆留下的藤椅在檐下小睡一会。有太阳的日子,就睡在腊梅树下,任阳光从叶间筛落,在衣襟上铺一层明明灭灭的光影。

如此竟不紧不慢地绵延了将近十年。

以后,这里会是什么样子呢?当我叠起了桌子,放好了凳椅,就要关上那扇玻璃花门时,心里突然袭上了一股怅怅的凉意。虽说只要我愿意,孩子们一样会来,这里还会再热闹几年,可是,以后呢?万事有起,总会有落的一天,我不想走在烟花落地以后的寂寥里。

而且,我总得再留给自己一些时日,再做一些自己想做而没做的事情。年轻时,总觉得时日多得如河中之水,取之而不尽,而现在则再也不能这样大度了,我得好好地拿捏手中仅剩的一些时日,打出一张牌就少了一张啊!

昨天再去时院里又是落叶遍地,那是枯黄了的竹叶,零零碎碎地飞满了院子的角角落落。我没有像以往那样扫了它们,只是轻轻地踩着落叶去关上了这间小小书屋的门。

哦,走了,走了,且把它留给清风明月,只带走下营街三十八号留给我的所有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356)|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