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远看安意如(原创)  

2009-09-15 10:36:50|  分类: 一缕书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远看安意如(原创)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安意如是当今的畅销书作家,她这次是携新书《美人何处》来厦门签售的,另外还有《人生若只如初见》、《思无邪》、《陌上花开》等,我就是因为《陌上花开》的美丽而记住她的。

远看安意如(原创)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在湿漉漉的雨雾中亮着灯的厅堂,就是她讲座的地方。

远看安意如(原创)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厅堂刚好坐满,对年轻的人来说,那是一个充满了充满了灵性和美丽的世界。

远看安意如(原创)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远看安意如(原创)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这两张照片来自网上,我惊诧于同一个人,拍出的形与神的差距竟可以如此悬殊。

 

 

远看安意如

 

安意如这个名字走进我的视野,是因为一本书,两年前在杭州书店的一次美丽的邂逅。

《陌上花开》,美丽的装帧,美丽的叙说,美丽的情怀。

所以当我在《厦门晚报》上看到安意如来厦门讲座时,就决定要去看看她。

看她有两种方式,一是近看。我在厦门两眼一抹黑,当然不能指望她的亲睐,但有一法可行,就是去买一本她的新书《美人何处》,然后象那些粉丝一样去请她签个名字。这应该是可以的,因为报上说的就是签名售书。当她把签了名的书交到我手上时,也许会抬起眼睛一瞥,说不定还能再加一个微笑呢!哈,这不就是近看了吗?

还有一种就是远看了,这不用买书,只要到时候去她讲课的员当书院就是了。报上说的是免费进场的,这就给了我远看的机会。

思量了一会,还是选择了第二种方式,远看。既如了愿,又保持了自己的矜持。我害怕到时候因为求购者太多,她会连头也不抬的,那我的失望就大了。

不过这中间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大家都不清楚这员当书院在哪里。

报上说是在白鹭洲公园的东边。白鹭洲公园我是去过的,而附近正好有去那里的公交车,我再三向女儿保证,我肯定可以找到。

可当我在白鹭洲公园下车后,早就分不清东南西北了。这也不怕,可以问啊,这么有名的书院,又说是在公园里,谁会不知道呢?

可人们还真是不知道,一连问了三个看似公园管理人员,竟全部摇头。最后一位想了半天,说前面有个叫“阅读者”的处所,你去看看。

是啊,书院不就是阅读者的去处吗?偏偏又下了雨,地处公园,时又黄昏,无人无车,我就把包顶在头上,兴冲冲地往前。

到了才知,“阅读者”只是一个酒吧的名字。而且他说,这是公园之西端。也怪我东西不分。

于是转身向东,回走,是一条马路,没见书院,可方向不能变啊,只好硬着头皮再往东。没想就看到了一处绝佳的去处。此处三面环水,修林密树,点点灯光散落其间。更叫人兴奋的是我看到安意如了,虽然只是画像,是一个很大的广告牌。

可一看时间,六点十五分,离讲座开始还有四十五分钟。

一直到这时,我才发现自己还没有吃晚饭,我还发现这附近根本没有可以吃晚饭的地方。

于是认准了方向往北走,走过一片又一片的绿地,终于看到了闪烁的灯光。大酒店当然不行,大排档又有点委屈自己,也亏得我眼尖,在一座大楼的缝隙里,发现它的背面有个小小的店铺“蔡家坡”,一看这名,就觉有戏。

果然不错,是个韩国料理铺子,洁净而别致的装帧,里面还坐着个剪童花头,穿背心的女孩。一个石锅拌饭,一碗红豆酱汤,化十八元钱,既饱了肚子,又挣了面子。

出门,天已完全黑了,纷纷的雨丝,竟让我生出了孤独飘零的情怀。顶着背包走在陌生的路上,心想真该听了女儿的话,让她送我就好了。

这时手机响了,是女儿,她说他们已开车出来了,让我在书院门口的车站等着。

当那辆熟悉的车子出现在我面前时,真的有几分感动呢!

从大路转入小路,弯弯曲曲的又转了几个弯,终于到了书院。

真是一个闹中取静的好地方,掩映在林中,端坐在河边,结构既有南方书院的格局,又没有庄严肃穆的高大;远看竟有点像是韩、日那种小巧的庭院,疏淡而玲珑。更为奢侈的是周围的空达和静谧,门口是一片颇为开阔的草坪,坪外就是厦门最美丽的员当湖,湖畔灯光绮丽,灯红酒绿;湖中的白鹭岛则是一片幽微。在湖面水汽的氤氲中,动静相谐,就更显出了书院的包容和气度。这真是一块黄金地段啊,可方圆百米之内,竟没有其它建筑,足以看出它在厦门人心目中的尊贵了。

时间已七点多了,演讲已经开始,正厅堂亮着,远远的安意如正讲得酣畅。

讲的是《诗经》,讲现实生活中的“诗经”。这就是安意如的聪明之处,她如一条灵巧的鱼,没有被几千年厚重的文化圈住,而是以自己的妩媚和聪慧,自如地游弋在历史和现实之间,于是她就有了一块优雅而婉约的空间。

因为美丽,因为年轻,因为残疾,因为速成(三个月可以写出三本书),她成了出版商们追逐的对象,网络上也毁誉参半,抄袭案一直纷纷挠挠。

所以还是远看了吧,我们看的毕竟是书不是人:是书中的情怀,不是揣测做书人的内心。雾里看花,那才是最佳的境界呢!

正想轻轻蹩进再靠近一些,安静的书院门口忽然响起一个稚嫩宏亮的声音:“阿——婆——”

吓得我连忙往外跑,小东西从来是旁若无人,千万不敢让他扰了这泓笼着花的雾!

我还是远看安意如罢了。

其实,那些公众的星们,全都还是远远地看着好。

 

  评论这张
 
阅读(245)|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