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米雪  

2010-01-06 18:48:58|  分类: 阶前幽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1月6日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2010年1月6日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米雪

 

自从知道这场强冷空气自北往南汹汹而来时,就在盼着这场雪了。

昨天刮了整整一天的风,到了晚上窗外就有了悉悉索索的声音,我知道这是下雪籽,是下雪的前兆。明天早上就等着赏雪了。

半夜里还朝外看过,不知是真的还是做梦,好像已经是白白的一片了。于是再安安心心地睡下。

没想到今天早上起来一看,草地仍旧是草地,只是在凹陷处有了一些些的白,手碰上去硬硬的,完全没有雪的柔软。

好在天灰得发沉,重重地压着,我知道那是雪。雪早就来了,在天上等着,随时都会飘落下来。是啊,全国各地都在下雪,内蒙下了五米多厚,把火车都埋了,再怎么着,也该轮到我们这里下了吧!

而且真有东西飘起来了,细看,似雨,又非雪。仰起脸,那细细碎碎的东西落在脸上有点儿痛。有人说是冻雨,雨没来得及变成雪就结冰了,冷过头了啊!

是有点冷,檐上齐齐地结了一排小冰柱,窗外的竹丛也冻趴下了。再细看,草尖尖上也结着一粒粒的冰啊,那些树的枝枝叶叶,竟全包裹在了晶莹剔透的冰层里,最好看的是梅花,那腊黄似抹上了油,莹莹的透着亮。

原来雪籽也可以打扮出一个别样的世界啊!

又上网查了一下,原来它还有学名,叫雪霰,昵称是米雪。

哈,米雪,多么漂亮的一个名字!可是为什么很少看到有写给它的文字呢?人们总是把无穷的赞美给了那些纷纷扬扬、仪态万方的雪花,而忽略了同样美丽的米雪。

翻出了去年写的《初雪》,再读,好像是悟到了一点什么:雪花带给人们的是飞扬、松软和覆盖,而雪霰带来的却是跌落、坚硬和凝结。世人的喜好从厚彼薄此中可见一斑了。

原来世人是喜欢被颠覆、被改变的呀!更何况这是一场多么美丽的颠覆啊!

 

 

  评论这张
 
阅读(234)|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