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用个指头戳一戳  

2010-02-08 20:53:54|  分类: 一缕书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到你心里躲一躲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这是我的朋友汤汤的第一本新书,因为我一直是她的第一读者,所以她叫我给她写个序。昨天,她把漂亮的新书交到了我的书上,竟有点像是自己的新书一样的激动。

 

       用个指头戳一戳

                                                              

一天,汤汤在电话里开心地告诉我,她的那些妖们鬼们可以出成一本书了。

我说:“哦,不错。”

“可是,你怎么不惊喜一下呀?”她大该觉出我的反应过于平静。

嗨,对于她来说,这其实是早晚的事情,至于么!

“那你得给我写一篇序。”没有商量的余地,是她一贯的风格。

“这个么……”我只是一个普通作家,我从没有给别人的新书写过序,只是年长于她,先行于她而已。

“好的。”我还是应下了。不为别的,只为那些可爱的妖们鬼们。

于是她就把她的那些宝贝打成一个包发了过来。

其实,这些作品我都读过了,可是现在再打开时,还是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我用手指头一个一个地把它们点开,我觉出那些饱绽着汁液的生命齐刷刷地开放在一起,竟出落得如此灵异动人。它们汪着水,拽着波,盈盈着,脉脉着,只要你伸出一个手指头去轻轻一点,立刻就有粘稠而清洌的汁液殷殷溅起。

哈,到底是就要出阁的新嫁娘啊,弄得我心荡神移,手下也陆离起来了。

可是,它们确确实实是一些狰狞可怕的妖与鬼啊!

比如那个住在离村子不远的小山包上,可以让孩子到他心里去躲一躲的傻路路,“穿着长长的灰袍子,那袍子看起来塞着满满的棉花,整个人鼓鼓囊囊的”,那个有“一张蒙着红布的脸,因为蒙着厚厚的红布,当然看不到她的鼻子和嘴巴”,但她可以在“脑袋上‘丝丝’地抽出柳枝一样绿色头发”的瘦女鬼,还有用“白色的面具掩盖了鬼的表情,可是狡黠的光芒还是射了出来”的穿着茉莉花风衣的鬼,那个“有五颜六色的头发,五颜六色的长裙,五颜六色的鞋子,五颜六色的手,让人害怕的是,她有一张五颜六色的脸”的老树精……最可怕的是那个《鬼的年》中的鬼王,“它的名字就叫做鬼王,是鬼堡里年龄最长的,动不动就很凶的样子。胡子老长老长,长得经常把自己绊倒,绊倒了还不让别人笑”……

不过也许是怕真吓着了孩子,汤汤更愿意把这些鬼和妖打扮成滑稽而神秘的模样,比如那个傻路路、蓝绸缎,还有那个叫岩的男孩子鬼……再不然,她就用一个面具把鬼的青面獠牙遮住。可那毕竟是鬼啊,那个两岁的多多就是在一个清晨,消失在雕花木床下的啊!鬼们总不能没有一点鬼的样子。但这又是汤汤笔下的鬼啊,她有自己调制的防恐秘方,她可以用自制的秘方给鬼们着上滑稽和神秘的色彩,这样的鬼就不那么吓人了。

而且这些鬼们妖们都怀揣着一颗比人性还人性的慈爱的心。

是啊,它们绝不是人,它们会魔法,会妖术,会把人变成蛙,可以倒挂着在烟囱里进进出出,它们的心里会有一颗硕大的宝石,它们的牙齿会是五彩缤纷的宝石……真不知这些变幻莫测的意象是怎样浩浩荡荡地汇集到汤汤这条河里来的,有时我会觉得这些奇妙的意象简直就像《变成一颗南瓜籽》中那些悉悉索索从四面八方冒出来的南瓜藤,一不小心,就牵牵扯扯地扯起了一个奇幻的世界,然后我们的汤汤就悲天悯人地坐在里面,给刚刚受了点惊吓的你一点小小的抚慰。

比如那个傻得让人心疼的路路,别人明摆着是冲着他心上的宝石来的,可他竟可以用健忘一次又一次地把孩子们原谅,直至自己的眼睛里失去了光彩。可是当他再敲响人们的门时,人们却冷冷地把他拒之门外。我们善良的汤汤实在不忍心让傻路路就这样失望而去,最后还是让木零还给了他的一颗小小的泪珠……

汤汤就这样自如的、从容的、乐此不疲的在人与妖魔鬼怪之间穿梭,在鬼的善良和人的贪欲中来往。虽然也有善良如烟、囱这样的好人,为了一个叫阿睡的鬼要在烟囱里倒挂88年,而烧了88年的烟囱,可是那些给了鬼以温暖的日日夜夜还是透出了寂寞和忧伤。在汤汤的世界里,似乎也遵循了傻路路们的思维规律,好的全是孩子,需要反面角色时,就只好让大人们来承担了。

读着这些作品,我常常会不断地问自己:怎么会这样?怎么是这样?然后我又无可奈何的回答,生活,真的常常会这样的啊!心头就浮上了一层淡淡的忧伤。

是啊,只能是淡淡的了,因为他们毕竟是鬼啊,人们宽慰着自己。

够了,就淡淡的吧,让很多很多的“淡淡的”一点点地在心里攒着,蓄着,融化着,长大着,如细雨,如微风,阅读的快乐就会绵绵密密地扯得很长,铺得很广,那是孩子们灵魂生长的土地。

这里就好像牵涉到一个孩子的图书阅读问题。以前,也许因为老师的角色,我总是会把阅读的目的很功利地落在教育上,总是想通过一个什么故事来教育孩子们明白一个什么道理。所以我不喜欢鬼啊,妖啊,巫婆啊这类故事,我觉得那些神神怪怪除了取悦孩子,就只有反面的教化作用了。可是,自从汤汤没有商量地把一个个鬼怪故事往我邮箱里投掷以后,一次次的被动阅读终于成了主动阅读,而且竟还被那些有情有义的鬼们感动得不能自己。

究其原因,我想,是不是因为汤汤笔下的鬼怪不是工具,而是饱满、鲜活的生命;甚至那些离奇荒诞的世界,也因为这些生命而变得合理而真实了。聪明的汤汤是把她的作品深深地种在厚实的生活土壤中了,然后让那些奇谲而诡异的意象在树上开满真真假假的美丽花朵。

那是一个自成一体的世界,那个世界有穿着茉莉花风衣的鬼飘过,有凌晨四点等着拍照片的花儿;地上扔着那些风儿鸟儿变成的拖鞋,池里唱着青蛙王子的歌子……对了,林子里还飘荡着如《不能去五厘米之外》中的泡泡球球,枣树林里的女鬼正在打着漂亮的麻花辫……记着,如果你用手指头在那个世界里轻轻一戳,也许会冒出一股青烟,也许会飘出一缕异香;有时山坳里会跑出一个小鬼,有时树枝上会滑下一个小妖……不过你千万不用害怕,因为那里的故事都透着太阳的气息。

这样的作品,孩子们怎么能不喜欢呢?

阅读的最佳状态,应该是润物细无声的境界吧!什么哲理,什么道德,只要一点一点地读了,一次一次地感动了,一个一个地爱了,一样一样地恨了,心中的土壤一层一层地丰厚了,灵魂的花朵就一天一天水灵了。那样的土壤里种出来的果子还怕不甜吗?

好了,让我们打开这本书,然后用一个指头轻轻地一戳,好好品尝汤汤特地为你调制的奇谲汁液吧。

 

 

  评论这张
 
阅读(397)|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