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半个月亮  

2010-05-24 15:26:44|  分类: 敬畏自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半个月亮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半个月亮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半个月亮

 

这几天在看周国平的《宝贝,宝贝》,被一个父亲满满的亲情感动且唏嘘着。

上天终究还是公平的,八年前夺走了他的妞妞以后,又还给了他一个健康而聪慧的啾啾。经历过那种彻心彻肺的惨痛的周国平当然会深切感受到拥有一个健康孩子的巨大幸福,相比而言,什么高分啊,才艺啊,成名啊,真的不是那么重要了。周国平再三再四地申诉,他真的只要一个平凡、快乐的孩子。

可是当我细细地看了他书中的那些细细碎碎的叙述后,却是再也不敢小看那个叫啾啾的小女孩了,那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哲学家啊!她能准确而形象地诠释时间的概念:时间是一阵一阵地过去的;她能追问生命的起源和终结,而引发关于生命的忧思;她怀旧而敏感,竟然会发出“长大就不可爱了”的叹息……

呵呵,再回头看看我家那个大声宣布长大要当厨师的小东西,真的有点汗颜了。

不过那天晚上,他倒是让我大大地吃了一惊。

那是个月色蒙胧的夜晚,小东西的爸爸妈妈晚上有事,要晚点回来。

吃过晚饭,我们在楼下散步,看见水池边有人亮着手电在水中照着什么。

“他们在做什么?”小东西问。

是啊,做什么呢?我也不知道啊!

“你问一下嘛!”他要求。

好吧,问就问,反正他们也不认识我。

那人倒是马上回答了,可是我听不懂那闽南味很重的话。

“是青蛙。”小东西告诉我。

不对啊,这小区的管理还是很不错的,怎么会让人随便抓青蛙呢?

我们走上前去,再问,他就让我们看他编织袋中的猎物,是青蛙,又不是青蛙,黄黄的,反正是蛙类动物吧。

“是叫得特别难听的蛙吧?”我问。

他说是的。那就对了,这几天那种粗哑“吼吼”声似乎是少了很多。

于是我们继续散步,可是小东西却一直放不下那支手电筒了,一直盯着看。

“他要把它们拿到哪里去呢?”

“弄死啊!”那人听见了,回答。

“再然后呢?”

“埋在泥土里。”这次是我回答了,我知道这种蛙不能吃,那当然就埋掉了。

“埋在泥土里再以后呢?”

“就烂掉了啊!跟泥土混在一起,也变成泥土了。”

他没有再问了,这中间,我还说了一个大肚皮警察的故事,可是他明显地心不在焉。

“是一丝一丝的泥土吗?看不见青蛙的样子了?”过了好久,他突然又抬起头,一双眸子亮晶晶地看着我。

我心里一震,原来他还是放不下编织袋里的蛙啊,而且……而且他不也是在探索着一个深刻的生命的终极问题吗?哦,一丝一丝的泥土,虽不是很确切,但他已经动用了自己仅有的语言库存,努力地作了形象的描叙了呀!

我本来想告诉他,其实这世界上的很多东西,最后也会变成一丝一丝的泥土的,比如树、比如花,比如——人!可是我没有说,我不想把一个六岁孩子的心弄得过于沉重。

我们就坐在水边的椅子上学做孙悟空的动作,玩剪刀石头布的游戏,看天上的星星月亮。

一颗星,两颗星,三颗星……他认真的数着。

还有半个月亮。我说。一个平平常常的夜晚。

再拿起周国平的书时,心里就有了一点底气,原来天下所有的孩子都是哲学家啊,只是大人们少了对他们言行的哲学关注和富有想象力的延伸。

  评论这张
 
阅读(329)|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