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化蝶梦归心自净  

2010-08-28 19:58:32|  分类: 一缕书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化蝶梦归心自净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化蝶梦归心自净 

                                                 ——读王振宇先生新作《且拾起一池落花》

 

认识王振宇先生,是因为他与我家先生在华东师大的六年同窗。不过以前只是略闻,自有了《老教四》的博客后,才算是亲领;而当我手捧先生论著,则是敬佩了。可惜本人对理论之说总是只停留在“敬”上,因敬而疏,因疏而远,直至展读他的散文新作《且拾起一池落花》,才有了一种深深的感怀,因为王先生的身世,因为王先生的才华,更因为王先生“心从化蝶梦中归”的洒脱与明白。

王振宇先生是得到“化蝶成真”的正果和荣耀的,多年的儿童心理学研究终于修成了正果,一本纯理论的《儿童心理学》自1986年初版后,经几次修订,在高等院校讲坛上二十年间得到广泛使用,足见其实力的扎实和与时俱进的通达。作为华东师大学前教育与特殊教育学院儿童发展心理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的他,又享受着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不过在这本散文体的新作中,倒是丝毫没有“王者归来”的声气,有的只是绵长的回忆,悉心的抖落,喜孜孜的把玩和回味,就如他说的,往事已如流水逝去,我们所能做的就是拾起那些打上了自己印记的落花,回赠生活——这条给了我们一切的河流。

王先生是博学而多才的,读他的文字,丝毫没有教育理论家的凝重和板滞,更多的是那些随处可见,信手拈来的典雅和闲适。比如《你也在这里吗》,轻轻地从“因缘”而起,途经佛教基督的佛语,再及张爱铃的《爱》文,中间又结合了哲学中偶然与必然的纠结,最后,却来一句“唉,叨叨了半天,说些什么呢?这因缘是说得清楚的吗!……噢,你也在这里吗?”是啊,好像什么也没说。可是真是什么也没说吗?为什么轻轻一句“噢,你也在这里吗?”却能叫人四顾茫然,心神不定,一种对因缘的敬畏,一种对自己命运无从把握的无着,曼曼妙妙地把人给笼住了。

如此雅文,书中颇多,熟读诗书的王先生之书卷味,无处不在,《朝云芳龄几何》旁征博引的较真中,从朝云的年龄出入到苏学士处世的“不合时宜”,最后落在众人的为侣为伴上,真可谓是巧拨闲云,月华毕露也!而《上错床了吗?》则用一个能够引发读者暧昧之想的题目,大谈大家口熟能详的李白《静夜思》中关于“床”的讨论,然后出拳一击,不轻不重地给了那些为了吸引众人眼球,而不惜不顾诗的意境作大学问状、大考其古的仁兄,最后一句,“但,有意思吗?”横眉瞥眼,似嘲似讽,真正是有意思极了!

还有一些,只要看那些题目,有好多就是从古诗词中化出来的,如“心里共婵娟”、“独在故乡为异客”、“难报三春晖”等,虽只动了一两个字,可文章已有了新意。

既为平素落花,也不能一味的雅,夹在其中也有不少俗俚之文,比如《路数与辫子》、《载歌载舞看杀人》的老辣,《煎饼》、《当了一回模特儿》的温暖,《令人抓狂的小猫》叫人哭笑不得,《足疾》中且痛且治,且治且痛的看病经历则是让人欲哭无泪了。

而其中几篇缅怀亲人师长的散文,看得出,是作者用心之作。《冬至阳气起》写的是父亲,只因冬至这天是父亲的忌日,作者因此入题,又用了这个大气磅礴的题目,把个只见青山,难寻遗骨的父亲写得气宇轩昂,叫人唏嘘感怀;而后面写母亲的两篇则温婉含蓄,尤其是《难报三春晖》,平平叙来,可字字含泪,其间郁结的情感,却是“此恨绵绵无绝期”!

而与之相对应的则一个慈祥外公含饴弄孙的快乐,上帝是公平的,他拿走了一些东西,又会慷慨地还给你一些,我们且随缘随命,悲痛着我们的悲痛,快乐着我们的快乐罢。

在怀念师长朋友诸文中,《点亮心灯的人》应该是一个亮点,女教师穿越了半个世纪的亮丽笑容,足可以点亮一颗诚挚的心灯。一个人的长成,一路上会有多少师长朋友的指点和帮助,虽说不能一一道来,但字里行间,总有真诚的怀念和感谢充盈其中。

不过先生更多的是在欣赏朋友作品中的一些感悟和随想。“老教四”一个怎么看也有些正襟危坐的博客,因为王先生和他的同学们平常心的低调调理,倒是变成了博采众议的“大客厅”,而王振宇先生也从中得到了说三道四的由头。

比如那篇《从喝面条谈起》,就是从年轻的博友喜子身体康复,博客新开张,文中有“喝面条”之说,王先生心中一喜,就从喜子的“喜面”说到了梁实秋的“色面”,再扯上了李渔的“五香面”,“卖弄”完毕,最后再加一句“喜子看到这里,胃口是不是为之一振,打算动手试试?”王大哥的醉面之意原来在此:小妹妹多吃面条,早日康复。

内蒙的洋子也是“老教四”的常客,《月度明星》中的洋子“南巡”被他渲染得文化味、人情味十足,李清照的“万里风鹏正举”托举着小女子行程万里,尽兴而归也好,寻下营街三十八号不得也罢,只要流动,只要变化,就有出其不意,就有新的期盼。

更多的还有学术界的师长,华师大的同窗,同为老教四的博友,王振宇先生就如一只永不倦怠蜂蝶,见花就采,见好就收,或赞、或赏,或由此荡了开去,或就此刨根追底,反正横竖皆能有说,长短都可成文,可圈可点的文章实在太多了,弄得我也像迷入花丛的蜂蝶,真不知何取何舍了。

自忖自己也算是个舞文弄墨的文人了,可读书甚少,待要用时,常常见襟捉肘,我家先生当然知道我的软肋,所以颇不以为然。其实我也有自知之明,表现之一就是向来佩服通古博今、拿起笔就左右逢源,旁征博引的人。王振宇先生就是其中一位,再加上他哲学理论的渗透,文章的意蕴又深了一层,比如他的《圆有涯而球无限》,没有一定的哲学底气,是写不出来的。

其实王先生之能之才还不仅于此,他竟然还是个篆刻爱好者,可以治出意趣盎然的印章,这中间不光需书法刀工,还有奇妙的创意,画面的布局,最近看他新写的博文,原来他还有漫画的天赋!哦,天意酬勤,集万分宠爱于其人,我等也无话可说了。

难得的是他“化蝶梦”后,“质本洁来还洁归”,退休后解甲归田,又清清爽爽,明明白白地回到了平常日子里。在一篇《孤独的行者》中,他不无懊恼地反省自己自我意识极不准确,错把自己归于“谈笑风生”之辈;矫枉过正之后,才发现自己其实是个喜欢孤独的人。

这一次应该是对了,只有喜欢清静和孤独的明白人,才能在需要的时候,褪下一件件的光彩华服,还自己一身粗布蓝衫,只有这样,徜徉在高天厚土之间,清风明月之中时,才有如此敏锐的触角,才能如此闲适和洒脱!

天生万物,众生芸芸,我等何德何能,唯掬一捧落花撒于东去之水,以感天地之垂怜,万物之厚养。

 
  评论这张
 
阅读(391)|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