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遥祭腊八  

2011-01-11 23:36:30|  分类: 老屋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遥祭腊八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这是今年的腊梅,花开满枝,一座空房!有一枝竟殷切地伸向了阴湿的老屋,那是我母亲住的房间啊!

遥祭腊八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我站在南普陀袅袅的香烟里,拈着一支清香,遥祭远方外婆的腊八!
 
遥祭腊八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这是南普陀的腊梅,在佛的荫蔽下,叶未落,蕾满枝。 
 
正写着这篇东西,毛芦芦给我发来了今天晚上聚会的照片,右二那个穿红背心的女子就是今天的筹办者。别看她小小的个子,能量可不小啊,去年一下子出版了四五部儿童小说,还是我们市作家协会的副主席。
 
多么熟悉的面孔,多么真诚的笑脸!中间那个手抚肚皮闭目养神的是我们衢州的鬼才,市电视台的一个主任,最近刚写了一部颇有影响的长篇小说《黑白令》;他左边那位是巨化一个公司的党委书记,还是我们市的作协副主席;左二那个笑得最灿烂的是老孟,一个地道的老衢州,所以他作品的骨子里都透着衢州味;鬼才的右边则是我们省重点的茅老师,别看他是个物理高级教师,也写得一手好散文呢;那个红衣男子我看不清是谁了,右一坐着的是我们文学协会的大秘书长,还是一个大公司的办公室主任,哈,全是有来头的啊!不过到了老房子里,他们都遵循“以文会友”的潜规则,只是一群普通文友了,看他们吃的,地道的草根级别。
 
哈,大秘书长终于露脸了啊,他的记实散文写得很有特色,人也帅吧!除了我上面说过的,还有几个新面孔,不好意思,叫不出了。
咦,我们巨化的诗人姜伟跑哪去了啊!
 
遥祭腊八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哈,姜伟在这里啊,那个众人皆坐他独站的老小伙子!右边作沉思状的是诗人小荒吧?另外那个大胡子是谁啊,还有那个抿着嘴的帅哥,毛芦芦,快介绍一下啊!
 
遥祭腊八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李老师独自跑这里看梅花来了,我们一起共事十多年,这梅香也渗进他的骨子里去了!
 

 遥祭腊八

 

又是一年的腊八,可是我不在老房子里。

早上去了厦门的南普陀,天阴着,还时不时飘一点细细的雨。

我对着高远的佛像,拈一支香,高高举过了头顶,突然双眼盈满了泪。

不知我那已经走了十年的阿婆如今去了什么地方,她会在高高的云端看着我吗?

一个人闲闲地在寺里走着。寺里的佛太多了,除了阿弥陀佛和观世音菩萨之外,其他的我也不大认得全,只能一律地顶礼膜拜。不好意思伏地长跪,就只是双手合十,表示着我对西天佛国的诚意。

发现寺院的角落里也有一株腊梅,擎着满枝的蕾,叶也没有落尽。毛芦芦昨天打来电话,说是去了老房子,打开门,满地的落叶,一院子的梅香,孤寂而凄凉。

能想得到的,本来租给别人还有个人气,现在租的人也走了,再也不大会有人去打开院门了!

中午,就在寺院的素食堂吃了一碗寿面,一个人,一碗面,很想再去弄几支香来祭拜一下,终还是没有,默默的,只在心里念。

阿婆在这一天是要吃素的,年初一也是。

傍晚,突然接到了来自老屋的电话,原来他们都还是去了老屋,毛芦芦准备了腊八粥和火锅。只听见电话那头热热闹闹的有许多人,有许多人都在跟我说话。可是我说不出,除了谢谢,我真的说不出什么话了,心里蓄满了感动,念想长满了翅膀,我只想立即飞到他们中间去,想狠狠地嗅一下老屋的腊梅香!

他们说已经商量好了,接下来他们会把这个节日一直传承下去,每年有一个人负责召集和筹办。啊,老外婆何等幸运何等荣耀,竟让这么些文人雅士来为她守望这株百年腊梅!这是老房子的盛典啊!

就!让南普陀的菩萨保佑大家平安快乐吧,阿弥陀佛

  评论这张
 
阅读(448)|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