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远去的瑶琴  

2011-11-13 11:17:05|  分类: 东篱浮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远去的瑶琴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昨天刚从外面回来,就接到了家乡爱英同学的电话,说:瑶琴走了。

怎么会啊,她身体一直很好,很多年了,一直坚持着冬泳,这在我们那里,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爱英说,就是因为游泳,也许是水草缠住了她的脚,就再也没有浮上来。

那渠道我是知道的,盘旋在烂柯山脚下,也是家乡的一道风景。它的水位着黄坛口水电站的大坝蓄水量起落,并不深啊,还常常见底,怎么会……

可是她真的走了,在毫无准备的境况之下,斩断了千头万绪的凡间俗事,去了瑶台,可是,她不会弹琴啊!我曾赞美过她这个名字,问她为什么不去学琴。她嘎嘎嘎地大笑,我?弹琴,谁有那个闲功夫!

她是我高中同学,好像是高二插进来的,好像是因为家贫。虽在同一个班,但交往甚少,不知是因为她年长了我们两岁,还是兴趣爱好有所不同。只记得她的头发是自然卷曲的,说话的嗓门特别大。

到了高三,因为文革,我们更不在一起了,我“黑”她“红”,各人走各人的路。

后来,我又是插队、又是上大学,偶尔碰上了,也只是点个头。可等我大学毕业到了巨化,却在一次散步时遇上了她。

她说她也在巨化工作,她老头开了一家小小的酒店。如此而已。

更多的时候,是看她推着自行车送外孙儿女上学放学。她有三个女儿,好像都在巨化,于是她必须带大三个外孙儿女。

因为那时我还没当外婆,所以来来回回也只是淡淡地问个好,摸摸孩子的头。这些孩子就在我们这些极不经意的见面中长大了,读小学了,不用她接送了,她一头卷曲的头发也全白了。

可这时她又碰上了一件烦心事,为她丈夫的一次车祸讨说法,来来回回地跑着有关部门。我们碰上了,她就一次次地跟我说,我则表示着自己的同情。可也就是同情而已。

后来事情好像是摆平了,赔偿也有了,尽管不理想,可是丈夫却脑子有点不对头了。她比我们年长2岁,丈夫又年长她十多岁,如今快八十了吧!

于是我们说话的主题就变成了她那个糊涂老头,她说什么都要她管着,一点也走不开。

她好像永远是精力充沛的,先是爬山,接着游泳。有一次,我刚好从渠边走过,还看见水中正游着的她。从桥上往下看,水清澈见底,穿着泳衣的她漾在水中,变得柔和而白净。

后来,好像是游刃有余,又种了不少菜,每天骑着自行车来来回回地跑,看见她时总是一头汗水,皮肤黝黑,神清气朗。有一天,她告诉我她种了一些冬虫夏草,还长得不错。

这可是名贵中药啊,她也能种?

不信吧,过几天我给你挖几株来试试,种在花盆里就可以了。

可是过几天我就来厦门了,还真惦记过她的冬虫夏草呢!

可是现在,她却撒手西去了。这么一大摊子的事情,她怎么可以说走就走呢!

我们真的只是一年的同学,连朋友也称不上。我们的见面也只是在路上,在江边。谈的东西多了,偶尔会互相陪着走一程,而且总是她话多,我话少,我是听众,她也不会问我什么。

可是,昨天晚上听说她走了,我还是非常难过,为她,这个操劳了一辈子的妻子、母亲、外婆!

听爱英说在昨天的葬礼上,我们原高中同学去了19个,也算是比较风光的了。我让她代我为她送上一个花圈,她说,算了,反正事情已经办好了。

也只能这样了,我们最后一次的见面是什么时候呢?真的想不起来了。

今天早上,瑶台上是不是又多了一名卷发女子,她现在总可以有空弹琴了吧?

余瑶琴,就以这篇小文送你,好吗?期待着你天国的琴音呢!

  评论这张
 
阅读(394)|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