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想你  

2011-12-30 09:14:36|  分类: 老屋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想你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这张照片都忘了是谁拍的了,旁边是外婆的表弟,来老屋看她,不知是哪个有心人,拉他们去屋对面的江边拍了一张,于是那一天的人和景就留存下来了。江风中,我九十六岁的外婆如扶风弱柳,又如依人小鸟,那楚楚动人韵味,真叫人心动啊!可惜小小巧巧的她,27岁就失去了夫君的扶持,这中间,该有多少良辰美景虚设!
 

想你

 

十年前的今天,12月30日,是外婆离去的日子。

外婆注定是要离去的,因为到今天,她已经110岁了,这个世界上什么奇迹都能产生,但就是还没能产生不死的生命。

这么一想,心也平静了,十年前那种摧心戳肺的痛竟变得有些淡漠了,可是外婆还是在我心里。

因为我也成了外婆,每天的每天,都会有一个稚嫩的声音在叫着“阿婆”。

半夜起来尿尿的时候,起床找不到袜子的时候,不知该穿什么衣服的时候,早饭不知吃什么东西的时候,一下子课本找不到的时候,放学从学校里奔出来的时候,作业本上的字不会认的时候,想让我讲故事的时候……

哦,太多太多了,而且在不同的情况下,他叫“阿婆”的声调是不一样的,有求于我时,这个“婆”字是介于第一声和第二声中间的,好像有一点点嗲,听起来柔和而无助,让你无可抗拒;对我的行为不满意时,这个“婆”好像在第三声和第四声之间,要拐一个很大的弯,充分显示一下他的愤怒,然后急转直下,掷地有声;而在做作业中要问问题时,这个“婆”字好像又是第一声了,怯怯的,试探的,有点征询的意思,从重到轻,延伸得很长,好像抛出一根很长的线,颤颤地停在半空,我不能不急急忙忙地去接过这个线头……

不过,不管他用什么语调叫,我都会很认真很完整地发完一个“嗳”的音,绝不肯敷衍了事地以一个“嗯”来应付,因为我在应答那个“嗳”字时,心中是饱满的,柔软的,幸福的。阿婆,知道吗,在这个世界上,我也有了一个可以去爱、去疼、去为他付出的小东西了!

生命的流转真是一件非常奇妙的事情。虽然小东西也有许多不听话的时候,随着他一天天长大,主意也一天天变多,我也会生气,也会高声吼叫,也会动手打他的屁股,可是只要看见他用两只大眼睛无辜盯着你,只要他没心没肺地一声一声地用各种声调叫着“阿婆”,一切又都烟消云散了!我只想去爱他,去疼他,去为他做你能做的一切!看着他可爱的样子,我常常会想,如果你还在,那该多好,这可是一个男子气十足的漂亮男孩啊,你一定会喜欢的。

阿婆,你当年疼我也是这样的吧?“檐头水向下流。”这是你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阿婆,现在我变成檐头水了,到了我应该往下流的时候了,就是在这样的时候,我常常会想起你,想你以前对我的百般疼爱,想我在你面前毫无顾忌的使性,想你很老了的时候,倚在大门口盼我回家,想你在弥留时一声声叫着我的名字……阿婆,我欠你太多、太多了,就让那些难以回报的亏欠往下流吧!

阿婆,在今天这个特别的日子里,我是多么多么地想你!

 
  评论这张
 
阅读(388)|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