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梅雨  

2011-03-11 10:04:37|  分类: 雪泥鸿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梅雨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梅雨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梅雨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梅雨

 

得知“梅雨”这个词,缘于朱自清的《绿》,在这篇美如碧、质如玉的小散文中,那些飞于瀑上,沾在叶稍,散落山间的小水花被称作了“晶莹而多芒”的梅花。

哦,是梅花雨啊,该是怎样的飘逸而温婉!

看了雁荡,游了楠溪,又去了洞头,在温州的时间还剩半天了,再去什么地方看看呢?温州的师大同学s说:“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天下着小雨,s一早就开了车来接。“去仙岩的梅雨潭,如何?”s歪着头,笑着,像一个调皮的孩子,在大人面前亮出了一个好东西。我们那届文革后的大学生,年龄落差能有十一二岁,我是当然的大姐,S就是小弟弟了,纵使他现在已是省级的功勋教师,可在我眼中,还是那个有点腼腆又藏着倔劲的小弟。

是呀,差点就错过了这么个好去处啊!

撑着伞,走在湿漉漉的石板路上,满眼的绿意和清新。因为雨,也因为偏,景区几乎没有人,就我们三个,踩踏着黑得发亮的山石,迎着哗哗的水声走去,梅雨瀑就“飞花碎玉般乱溅”地亮在我们面前了,黝黑的石壁上一个大大的、灵动的“人”字。所以也有叫人字瀑的。

我们又照着朱自清说的,“鞠躬过了一个石穹门,便到了汪汪一碧的潭边”。只是我们早已没有了拥她入怀,掬她入口的激情,我们只是静静地站着,在山与水的中间,在动与静的边缘,享受着时空的渺远和空蒙。

我想起师大背后的尖峰山脚下那个无名湖了,没有瀑,没有潭,水不深,也不绿,好像还有点泛黄。那一天我们小组同学去野餐;那一天,还有同学在游泳;那一天,天高云淡;那一天就这么以黑白底色留在我的心里。

一个人的一生中,会有多少这样的一天呢?多少个这样的一天中,有多少能留在心底呢?可最终,它们都如这梅雨瀑一样飞花碎玉了,都如这梅雨花一样“便倏的钻了进去,再也寻它不着”了。

这个世界没有永远,最失落的应该就是眼睁睁地看着美好“香消玉殒”了!

今天我的天空也下起梅雨来了,云太厚,太沉,雨自然就落下来了,但愿明天会是个晴天。

  评论这张
 
阅读(310)|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