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弟弟的画  

2011-06-10 09:52:16|  分类: 老屋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弟弟的画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久久看着它的眼睛,深深地感动于它双眸中无奈的希冀。
 
 弟弟的画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这一张则是猛虎的忧郁了,想哭。
 
 

       弟弟的画

 

昨天,小弟弟给我发来一组他的素描,说是无聊之极时的涂鸦。

确实是长进了,用笔从容自如,有模有样了。可惜我不懂画,但这些画让我想起了父亲,小弟弟承传了父亲画画的天赋,只是父亲画画是为了谋生。

那时父亲刚从青海回来,丢了工作,思量再三,就去学了素描,想去街头替人画画来养家糊口。他有一块打满了小格子的玻璃片,画画时,把玻璃片按在要画的照片上,然后再一小格一小格地把这些格子里的线条画在也打了格子的画纸上。那时他应该有四十多了,所以做起来很吃力,可他还是画成了,第一张画作是我外婆的照片。外婆挺满意,一直挂在床头的板壁上。

可他从没为我们姐弟甚到母亲画过一张画,至今我只保留着他用过的一块画板。

不过他后来并没有去街头画画,在朋友介绍下去金华代课了,这到底是熟门熟路,做起来顺手。我爸爸是一个多么骄傲的人啊,真的很难想象他低眉垂眼去给别人画像的样子。更叫人难以想象的,他竟然还学过修鞋,至今家里有全套的修鞋工具。哦,我亲爱的父亲,当时年少无知的我们,哪里会想到你的难处啊!

可是没有想到,就因为去了金华代课,却是一去再也回不来了,在那样的动乱年代,一个代课教师的身份,让他受了多少委屈,吃了多少苦头,最后不明不白地屈死他乡!

过了端午,新桃就上市了,父亲的生日也就这几天吧,遗憾的是我们记不准是哪一天了,只知道是新桃上市的时节,父亲喜欢吃水蜜桃,那种硬硬的,嚼起来脆生生的。他说,他就是这个时候生的,巧的是,后来他也是在这个时节走的,在他56岁的那个初夏。

明天,我又要离家去厦门了,说是家,其实也就是一座空屋,几个空房,一付破败模样,可是我知道它在我心中的份量,即使连这些也不复存在,那也是我的家啊,是生我养我的地方。

想你了,我忍辱负重了一辈子的爸爸!

  评论这张
 
阅读(406)|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