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蝉衣  

2011-06-27 08:59:45|  分类: 泥炉小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蝉衣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蝉衣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蝉衣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图片均来自网上,第一张美丽,第二张触目,第三张平和。我最不敢面对的是第二张,可是忍不住又总是要去看它。
 
  

       蝉衣

 

那一天,邂逅了这些被抽走了生命的蝉蜕,纯属偶然。

虽然我也略知蝉能在夏日的枝头歌唱,是以四五年的漫长地下生活为代价的;我也知道它们从幼虫到能展开翅膀飞上枝头还得经过两次的蝉蜕。可是当那些以蝉的形态高踞于枝干上的蝉蜕赫然出现在我的眼前时,我还是被吓着了,深深地震憾了。

开始,我把它们当作了是爬在树杆上的蝉,我悄悄地走了近去,想抓下它们给小东西一个惊喜。及至走过伸出了手去,才发现那只是一个空壳!

可是那是怎样的一具空壳啊!它们的形和神都定格在生命抽离的那一瞬间了,面对命定中抽离的恐惧和无奈全渗透那个小小的身子的每一个细节,身体微曲,爪子前伸,触角微扬,尤其是那两只朝上突出的透明的眼睛中,渴望和空洞凝固成了一种可怕的执着,至死不渝。时近傍晚,夕阳从树缝中漏了进来,在斑驳陆离的光影中,甚至可以听见它们沉重的喘息。

而且,它们还排成了队,站成了串,背上一色儿地开着一个生命抽离的十字形口子,一溜儿地向着头顶那片茂密的枝叶,站出了让人惊悚的悲壮和凄凉。

它们在这里站了多久?它们身上已积满了尘埃;它们还会在这里停留多久,一只很小很小的蜘蛛徒劳地往它们身上缠着丝线。

倒是聪明的人们给了它们一个漂亮的名字:蝉衣。使人想起那薄如蝉衣的美丽,可是这蝉衣真的美丽吗?

美丽的只是人们的想象,面对真正的蝉衣,我只有惊悚,因为它只是一个蓄满了希望的空壳啊,而且空得那么透彻和悲凉。

  评论这张
 
阅读(361)|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