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秋夜  

2011-09-19 16:57:21|  分类: 阶前幽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夜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好喜欢这帧来自网上的图片,深重的秋色笼在朦胧的光影里。光是从天国落下的,从微微张开的指缝里漏下,轻盈而沉静。无须行动,无须言说,只盼沐浴,舒展全身每一个毛孔。
 

   秋夜

 

南国的秋夜,依旧很热,敝着门,开着窗,户外的灯光,淡淡地落在床上。

昨夜的梦有点奇怪,一并的老屋,一列的旧地,也是夜里,惴惴的,我又走近了老屋。总是放心不下那屋里的老人,总是放不下那稔熟于心的旧景。

好像是一个什么年节,好像是刚刚下班,我急着要往老屋去,第二天再赶回来上课。

前厅还住着桔红奶奶,很多人在她屋里来来往往,在这里,我看到了外婆,她静静地坐在墙角里,面无表情。

我叫她,推她,她的面容渐渐变了,变得年轻了,变得陌生了,变得我不敢再叫她外婆了。

于是我再往里面走,从里面天井那长长的石板路往左拐,就是我们常说的大房间。

我常在梦中来这里的,来这里的时候我的心总是惴惴。这次也是,我看见这屋里竟亮着灯。

门锁着,我开了锁,一切家俱全是老样子放着,只是灯光有点暗,惨惨的,不大看得清楚。家中没有人,可正要关门时,发现妈妈用一手撑着头靠红桌子坐着。

是妈妈,我怎么就忘了妈妈也在这里。我走上去叫她,推她,模模糊糊的她渐渐清晰起来了,她看到了我。

“妈妈,你好吗?”我上去拉着她的手问。

她点点头,面色也渐渐清爽起来:“好。”

    跟我一起去的还有两个人,好像是我高中的一个同学,还有一个毛芦芦。我一直怀疑妈妈的真实性,我很想叫她们也来摸一下妈妈,以证实她的存在。可她们只顾自己说话,我就把妈妈往毛芦芦那边推了一下,我想毛应该有点感觉。

后来她说是感觉到了,但是没有看到。

就在这时候,妈妈站起来从我们中间走出去了,我好像还上前拥抱了她一下,心里说,妈妈有体温啊!

可是妈妈没有回头,她很快地走了,好像是飞着走的,而且快乐,有点不像我忧郁的妈妈。

醒来,天还没亮,梦又接了下去,在下面的梦中我化了很大的力气想证实妈妈存在的真实性,梦梦醒醒,醒醒梦梦,一直撑到天亮。

就这样在南国的秋夜里梦去梦又回,日子变得悠长而沉寂……

  评论这张
 
阅读(305)|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