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湄洲岛的女人味  

2011-10-08 10:07:45|  分类: 雪泥鸿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湄洲岛的女人味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一千多年的岁月,让一个28岁的渔家姑娘林默娘完成了由人到神的蜕变,高高耸立在生养她的湄洲岛上,护佑着行走在风里浪里的芸芸众生。
 
湄洲岛的女人味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有水上布达拉宫之称的妈祖祖殿。
 
湄洲岛的女人味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在鹅尾神石看到了这么一块岩石,没有什么标记,但我却觉得有些像即将升天时的林默娘,她靠着山岩,最后一次的回眸中露出了对人间的留恋。
 
 
湄洲岛的女人味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据说,这样的布置,是祭拜妈祖的礼节。那高悬的大花红布透出了浓郁的闽南女情味。
 
湄洲岛的女人味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还有一个艳丽的香案。
 
湄洲岛的女人味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盛装的湄洲岛女人。
 
湄洲岛的女人味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海滩上民间的祭祀也隆重而有序。
 
湄洲岛的女人味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湄洲岛的女人味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面朝大海,一字排开。
 
湄洲岛的女人味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这是官方的祭祀会场。
 
湄洲岛的女人味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这是妈祖庙后山的湄屿潮音,据说当年默娘就是在这峰上升天的,如今屿峰依旧,海涛也一样的一次又一次地扑打着礁石,海天之间的浓情密意,化作了阵阵潮音,天长地久。
 
湄洲岛的女人味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苍穹下,海水碧蓝,浪花雪白,礁石黝黑,一望无际。可惜我的相机不好,加上已近傍晚,拍不出当时的味道。女儿安慰我,说她在这里找到了南非好望角的味道。
 
湄洲岛的女人味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岩石上的画。
 
湄洲岛的女人味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还真有点像是妈祖书库,特别是中间那叠放着的几本,维妙维肖。
 
湄洲岛的女人味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朝圣的乌龟。其实这满坡的风化石,看什么像什么。
 
湄洲岛的女人味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九月初九的朝阳,被点染了的海面,悸动着,一个浪推着一个浪,日复一日,朝朝暮暮……
 
  

湄洲岛的女人味

 

妈祖是女人,妈祖的祖地湄洲岛沾足了女人味。

不过,话似乎也不能这样说,应该是湄洲在前,妈祖在后,正因为这个小岛湄味十足,才诞生了妈祖这样在海上救苦救难的真人菩萨。

湄,意为水草相交的地方, 有“在水之湄,在海之洲,一屿如眉,有一弯被大海与阳光拥抱的神奇岛屿”之说,草的平和灵秀和水的泽润氤氲,全笼在这个“湄”之中了。

岛小巧而秀媚,南北全长不到十公里,东西之宽只一公里稍多一点,就这么细溜溜的一弯,千年万年荡荡悠悠地漾在水的中央。

妈祖庙在小岛的北端,而我们订下的海景大酒店在却南端,好在酒店有专门接送的车,载着我们沿着海岸线从岛的这一头去了岛的那一头。

小小的渔村,参差的石头房,晒在路边的鱼虾海菜……还有海风中裹夹着的浓浓鱼腥味,无一不透着小岛渔村的风味。

酒店在一个小小的坡上,几幢二、三层的小楼闲闲地立在海边。我们下榻的楼屋前有一条小石子路,七八米外,就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和齐整的船队。

为了给第二天腾出时间,我们赶紧去了妈祖祖庙,又从岛的南端去了北面。好在车是旅游的电平车,走的又是小岛的另一条海岸线,就这么来回一跑,小岛三十公里的海岸线就让我们看了个遍。

祖庙很大,很宏伟,很色彩,有人把它比作“海上的布达拉宫”也不无道理。从大门口,我们一路地拜了上去,一直到了妈祖像的面前。

妈祖脸色红润,着绣花彩衣,平易而慈祥。她升天时就是一个普通的民间女子,因为一千多年间的人世沧桑,因为千千万万生命祈求着水上的救助和平安,她就成了芸芸众生心中的至高无上的圣祖。

离祖庙后山不远的海边,有座叫湄屿峰的岩山,据说那个本叫林默娘的28岁的女子就是在这里升天后才成了妈祖的。

我们顶着傍晚的海风,爬上了那座叫湄屿峰的山岩。大海茫茫,山海相衔,海天相接,潮汐吞吐,初似管弦细响,继如钟鼓齐鸣,再若龙吟虎啸,终则像巨雷震天,骤雨泻地……真正的步步惊心,让人感慨万千!

因地方过于偏僻,时间也有点晚,暮色逼近,海风越狂,不敢久留。

第二天是九月初九,重阳节,也是一千多年前妈祖升天的日子。一早起来,我就直奔大海寻找初升的太阳。

云太厚,湄洲岛的太阳也扭怩起来了,我只能连着那些遮遮掩掩的云彩一起收入相机中,不想效果还真是不错。

酒店对面有个小村子,面朝大路有三座相同的屋子一字排开,门前的大花红布、红花、香烛尤为显眼。正小小心心地看时,有个男子微笑着走近,邀我进屋。他说这三幢屋子都是他家兄弟的,他们都在北京打工,把女人们留在家里。

也许是过节,女人们穿着花衣,尤其是他们六十二岁的妈妈,更是花衣红花,媚劲十足。后来,在路边,我又看见一个红衣红裤的女子在等车,相机都拿出来了,可脸薄,实在不好意思举起对了她拍。走好远了,再回头,路边那的抹红隐隐还在。

她们都是去拜妈祖的啊!后来又碰上一对红衣红裤的女子,还袅袅地担着有供品的竹篮,可惜车子开得太快,没有拍下她们娇俏的身影。

政府的海祭放在下午2点,因时间太晚,又怕太挤,只好先走了。不过在海滩上我们看到了民间自发的海祭,供品一字排开,面朝大海,竟是一色的女人。

心顿时变得柔软了。

  评论这张
 
阅读(460)|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