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梅花故人  

2012-12-29 10:55:29|  分类: 老屋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梅花故人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前日,毛芦芦在QQ上告诉我,她去老屋看梅了,在梅树下伫立良久,然后写就了这么一篇如泣如诉更如叹的散文,发给了我。哦,那株让我魂牵梦绕的梅啊,在毛芦芦的文字中,笼着那些过去的岁月,随着凄风冷雨,点点入心,滴滴入怀,直读得我泪流满面……

毛芦芦确实是老屋的故人了,在那些寂寞漫长的日子里,只要听到毛芦芦的声音,外婆和母亲就会欣欣然的起身相迎,因为她带来了阳光,带来了活力,还带来了最真切的关怀和安抚。

这位梅花故人还是我们衢州市的作家协会的副主席,名副其实的才女,近几年,新书叠出,成绩斐然。她的散文笔触尤其清丽别致,此文便可见一斑。在她眼中,这梅活了,活成了一个有情有义的生命。读后感怀,顺其意吟成一首小诗作答:

旧园苔影重,寒梅顾自开。

喜闻落叶响,知是故人来。

 

 下面就是毛芦芦为梅写的文章:   

梅花故人来

毛芦芦(2012-12-27) 

 

西风蘸着冷雨,轻轻为那一树梅花梳着头。

梳下了万千缕幽香,只在那小院中盘桓。

院墙那么高,老屋那么深。只有近旁的一丛竹,看到了这场盛宴。

哦,今年的梅花开了。

今天,梅花又做了一次新娘。日月风雨把她打扮得如此亮丽,假山真泥把她供奉得如此高贵,院子里的那一缸水草、满地卵石仰望着她如同仰望一位仙子。

可她的新郎呢?

那种梅的诗人不见了,那赏梅的佳人不见了,那守梅的孩子漂泊到天涯海角去了。

我穿过一城风雨,钻过一屋空寂,来看梅。

梅把满院的香一股脑儿都送给了我。

梅把积蓄了一年的美一股脑儿都嫁给了我的眼睛。

我忍不住泪流满面。

为一年一度的这次约会,为命里注定的这场姻缘。

初识这树梅时,我还年少。

初识这树梅时,这屋子还很热闹。屋子里住着一位年近百岁的华月英老阿太,还住着她年过七旬的女儿周明霞。而月英老人的外孙女、明霞老人的大女儿谢华,是我的忘年交。

那时,老老少少的女子在屋子里谈笑风生,而梅,则在阳光里低吟浅唱。

下雪的日子,梅的歌,比我们的笑声响。

刮风的日子,梅的落花,一瓣瓣被我们捡起,染香了我们所有人的衣袖。

那时,腊八节的粥香总想和梅香比一比高低。

那时,水缸里的金鱼总恨不得飞到主人眼角卧成一条皱纹。

那时,珍珠兰的花总希望把自己真的化成主人心口的一颗珍珠。

那时,这里是我这乡下妹子在城里的一个娘家。

每次来,我都忘不了坐在院中,静静地、静静地看一眼梅。数一数她的年轮,听一听她的心跳,摸一摸她的皮肤,吻一吻她的芬芳。

后来,我把我的新郎介绍给了这树梅花。

后来,我又把我的孩子介绍给了这树梅花。

记得孩子第一次随我来看梅时,谢华的先生还折梅相赠呢。

啊,这树梅,就这样一年年成了我的亲人。

可月英阿太走,明霞老人走了,连谢华也去厦门女儿家定居了。

老屋空了。

院门深锁。

当又一个寒冬来临,梅花独自开了。梅花独自开了。

她被风雨日月打扮得如此亮丽,被真泥假山供奉得如此高贵。她就像一位仙女一样嫁给了我这匆匆过客的眼眸,她会感到委屈么?

仰着头,仰着头,任穿过梅花发际的雨珠滴滴滑下,打湿我的鬓角。

我不知汇至我颌下的是我的泪,还是梅的泪……

 

 

  评论这张
 
阅读(397)|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