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前尘  

2012-10-17 10:34:17|  分类: 东篱浮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尘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前尘

 

九月初,高中同学就发来消息,说9月22日到23日,要开同学会,希望我能早几天回去。

她说,届时大家会相聚七里,山水相伴,你一定喜欢。

岂止喜欢,简直是盼望。可是走不了。

昨天,她传来了同学会的照片,乱乱的一大堆,可我还是一眼就看到了他。

还是那样,瘦瘦的身架,昂着的头,可岁月的沧桑却是落满了他浑身上下。这么多的照片,他总是一个人站着,走着,看着,几乎没有一张是与人交谈的。

有一张是他在唱歌的,好像是个特写,半个身子占满了图片,黑瘦而憔悴,就这么茫茫然地面对着我。

说实话,我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地看过他,我甚至从没正眼打量过他的脸,我从来只是远远的瞥他一眼,一个轮廓,一个身影,知道他在那儿。

我们从没有面对面地说过什么话,在两个人的时候,甚至也没有打过一个招呼。总是擦身而过;要不,中间一定是隔着一个人;更多的,是隔着一片汽车扬起的尘土。明明看见他在公路对面,一辆车子飞驰而,再抬头,他已消失在尘土中……

但我记住了我参加的班节跳舞节目时,必有他在一边吹着笛子伴奏,记住了出黑板报时,他那一手漂亮的粉笔字……

最致命的是记住了一次劳动时老师叫我们两个抬一只粪桶去菜地,旁边的同学起哄嚷嚷,哈,他们两个……也许,当时的我也是瘦高瘦高的,如此而已!

要再说相似点,就是我们两个成绩都好,但是家庭成份都不好。

可是我记住了,而且见了他,还真不好意思了,好像真有什么事一样。

其实没事,真的没事,一些事,全是大家想象出来的,正读高中的年龄,一根木头戳在土里也会发出芽来。可是芽只压在心里,从没见过阳光。

高二那年夏天,碰上了文革,不知为什么,同样是黑五类子女,他却参加了红卫兵,后来,在一次去上饶集中营资格评审中,他竟通过了,可以跟同学们一起去参观,我却不能。

这是我最刻骨铭心的一个场面,大家围坐在教室里举手表决。我看到在评审我时,他没有举手,就是说,他也不同意我去上饶。

那个时候他好像还偷偷瞥了我一眼,只能是好像了,这么些年的尘埃啊,也可能我根本就没看清楚,我只是害怕他会举手!最后的结果是我没有通过,我一个人跑到城墙根委委屈屈地哭了好久,好久……

于是就到了插队落户的时候,我们被分在了同一个公社,但不在一个村子。后来,我们还都当上了民办教师。

每当民办教师开会,我们会在一个会场,但我们从没有说过什么,连招呼也没打过,形同陌路。

但有一个雨天,却永远地留在了我的脑子里,开会的地方在他插队的村子……

我不知道他住在哪里,我当然不会去找他,但我好像看到了他的一个背影,在雨雾中,远去……

七七年的高考,我们都参加了,而且考上了,毕业后我回到了学校,他则去了一个工厂,做得不好,又离了职,接下来,又是女儿生病,工作无着……

这一切,全只是听说。

也一起参加过同学会,但一切如以前一样,真是碰了面,只是点个头。不过这也很少,我们总会有意无意地避开……

一直到现在。

也不知为什么,这一次面对着他的这些照片,我一下子会想起这么多……尽管如梦般恍惚,可却清晰……也许真的是老了。

流年,不全如水啊!

那是一个能拧出水来的年龄! 

前尘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评论这张
 
阅读(459)|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