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散落在山野的文字——读民间书法家柴汝梅的《石松存稿》  

2013-11-03 21:01:29|  分类: 一缕书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散落在山野的文字——读民间书法家柴汝梅的《石松存稿》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11月2日开幕的柴汝梅书法作品展

散落在山野的文字——读民间书法家柴汝梅的《石松存稿》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中间就是毕全林,左边是我们市原政协副主席祝瑜英女士。

散落在山野的文字——读民间书法家柴汝梅的《石松存稿》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中间发言的是柴汝梅先生的长子。

散落在山野的文字——读民间书法家柴汝梅的《石松存稿》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衢州书院的后园。 

散落在山野的文字——读民间书法家柴汝梅的《石松存稿》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这个站着说话是就是出资筹划这次展览的为柴翁编纂书的贤士汪贤林。
 
散落在山野的文字——读民间书法家柴汝梅的《石松存稿》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中间说话的是隐居山林二十余年的画家梅谷民先生。

散落在山野的文字——读民间书法家柴汝梅的《石松存稿》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中间说话的是我们衢州文化的活字典刘国庆。他左边是我们巿晚报的主编范列。

散落在山野的文字——读民间书法家柴汝梅的《石松存稿》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散落在山野的文字——读民间书法家柴汝梅的《石松存稿》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山野来风

认识柴汝梅是在他离世十七年后的书法作品展,之前两天,望江花苑的邻居毕全林跟我说,112日,去衢州书院看看柴老师的书法展?

那天上午我真的去了,我给不懂书法的自己壮胆:只是看看。

可没想到这一看,就陷了进去,不是因为书法,而是因为他那些书写诗词的桐庐县森工站便笺,因为他那些清新脱俗、倔头犟脑的文字,足见其窘、其倔、其性。于是就稀里糊涂地坐进了书院后进小厅,坐在了我们老衢州文化人中间,听大家评说这位山野先贤的为人、为生、为学的坎坷一生。在座的还有柴汝梅先生的弟弟和长子。

其间得一书,名为《石松存稿》,石松是柴汝梅的字。布纹纸封面,装帧古朴大雅,编纂随性别致,形土实厚,扉页上以木质为底,敦厚憨实的四个字“去浮存实”,看似蕴藉敦厚,却涌动着一扫世俗浮靡的霸气!后来读周慧娟的《水火既济》得知这四个字的来历,更觉这四个字中蕴含的智慧和凌厉。它们原来是柴翁写在扇谷子的木风车上的,扇去谷秕,留下谷粒,不动声色,却足让世人扪心汗颜。

后来才得知,这是汪贤林出全资制作的“和园”田野来风系列第一本。大惊喜。

会间,诸位先生旁征博引,各抒己见,孤陋寡闻如我者,只能诚惶诚恐,洗耳恭听。

入夜,赶紧捧出《石松存稿》来读,且读且叹,唏嘘不已,欲罢不能,至毕全林的《怀念恩师》篇,文中说到,八十高龄的恩师知其欲归,竟一大早就拄杖行6里山路为他买来5斤猪肉为之饯行,其惺惺相惜之情,恋恋不舍之意,虽不言说,更让人感怀。四顾山野空空,农事碌碌,幸得学子,垂爱相濡,如今归去,堂前屋下,又少了几许墨香……再思及此翁的坎坷人生,一身才华,终老山中,寂寥无着,不禁潸然泪下……

书中所展,虽大部分是柴翁书写的是郑板桥、王羲之等的诗词作品,但也有不少柴翁自创的楹联诗词,拙朴敦实,明白如话,又妙趣横生,着实可爱;字里行间,透着生趣、意趣、情趣。如“日丽中天归去,一桌酒饭南瓜”的率真直白,“山雉犹作凄清啭,一缕相思落水红”的调侃俏皮;而那些长歌当哭的祭挽之诗词,既有“梦魂缕缕绕荒邱”的哽咽抽泣,亦有“感怀身世发狂歌”的仰天长啸,直抵魂魄,摧人肺腑。不矫、不饰、不避、不藏,真性情也!

可惜因为当时的生存环境,他留下诗词中更多的是贺、颂、挽等楹联咏句,虽也不乏精彩之作,但也留下了明显的时代印痕,如“脱贫致富凭何术?乃是京华政策优”,略显粗略。

文自人出,人由土生。像柴翁这样贫寒到匍伏于大地的文人学士,能于柴米油盐的纠结中成就如此高洁洒脱的人品与文品,实在是难能可贵了。正如编者汪贤林《去浮存实》中所言:“先生在先生的生活中生活,而我们是在别人的眼光的荣耀里选择生活。”

细品此言,不禁汗颜。由此更觉二0一三年十一月二日,汪、毕二君自行筹划展出的“柴汝梅书法展”和编纂存稿,实在是一件美世、美人、美己的大好事情。而且这仅仅是个开始,接下来还会有第二本、第三本……

说及此事,满脸实诚的汪贤林却跟我们说了一件颇为蹊巧的事情:一日,汪君读到一本好书,如醐醍灌顶,大喜,可翻看前后,竟不知何人所作,惆然若失。此时忽闻窗外飒飒,临窗追寻,夜影幢幢中,见风动竹摇,声响也渐行渐远……忽然心中一动,想起自古以来,那些遁隐消失于山野巷陌中的众多先贤,何不尽自己的微薄之力打捞一二……就从我们故土衢州做起。

此时,汪君在纸上写下了十六个字:临窗足音——远去背影——生命追问——灯火闌珊。

品读良久,众人击掌。真如此一直做下去,是先贤之幸,也是我们这方故土之幸,真是功德无量的大好事。

汪贤林,好名字啊,一汪清泉聚先贤,莫非冥冥之中就注定了他这个名字必须承载这一使命!

忽然有个很美丽的设想,我们是不是可以把柴汝梅散落在那个叫鱼山村村头巷尾,锅筐箩灶上的文字稍作处理,使它们永久留存在原处呢?这样我们就有了一个散着文字、透着文墨书香的村子。这是最自然最真切的诗意生活啊!从土地里长出来的文字,在生活中沉淀下来的诗意。

据说这还是乌溪江深处一个被山峦拥护着的美丽村子,旁边流着一条叫“梅”的山溪。

不过这么一来,会不会破坏了氤氲在水林间的那一泓沉静和美的诗意呢?真想去那个散落着柴翁墨宝的村子看看。

  评论这张
 
阅读(410)|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