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妈妈的茶花  

2013-04-26 15:49:44|  分类: 老屋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妈妈的茶花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图片来自秋芸的温馨家园   http://fuicuiyu.blog.163.com/blog/static/199592204201332325252809/?newFollowBlog

 

妈妈的茶花

 

晚上九点以后,是我最放松的时候。

今天的事情做完了,明天的事情还没来,是一天中最安静的时光。

我就是在这个时候看到那一片粉色茶花的,在博友秋芸的博客上。

我想念我妈妈的那盆茶花了,也是粉色的,重瓣。

老房子的天井院墙高,日照就少,只有中间金鱼缸那块地方可以在中午时分照上个把小时的太阳。妈妈的茶花就放在那地方的一个砖台上,外婆的珍珠兰被移在一边。为此,外婆还有些小小的不开心。

其实妈妈一直都不在意花花草草的,院子里所有的花草除了父亲待弄的,就是外婆操持着。真不知她怎么就在意了这一盆茶花,而且不止一次在我面前说过,这是她买来的,她喜欢。

妈妈一辈子随着外婆生活,除了教书,家里的大小事情,包括我们四姐弟,全交给了外婆照看。直至她退休了,闲下了,才发现这屋里真正属于她的东西太少了!是不是因为这个,才有了这盆她的茶花?

记得刚开始是个小盆,后来换了大盆;到了开花的时候,妈妈会剪上一支插在瓶子里,放在窗台上,很有点显摆的意思:看,多漂亮!

确实漂亮,重重叠叠的浅粉色,规规矩矩的簇成一朵,干干净净,不枝不蔓。枝条也利落,不挤不挨。它们很少会搅在一起,即使挨着了,也一定会给其它的花朵留下足够的空间。可是,我总觉得好像过于冷静了,少了激情。

后来,它就病了。不知怎么的,枝结上,叶背面有一些小黑点密密匝匝地吸附着。外婆说,那是长虱子了,不好治。妈妈就弄来农药来喷,可不见效。星期天,正好有太阳,我就索性用手去抹,一片片叶子、一条条枝节去搓。好像好了一些,可一个星期后又卷土重来了。我就不再在意了。

再后来,好像妈妈就病了。我又怜惜起它们来,可再怎么打理,也终归没有回天之力。那年春天,勉强开了一朵小花后,就一蹶不振了。

可自妈妈离开我们以后,我倒是把它种在我的心里了。我常常会琢磨本不喜花草的妈妈着意要在院子里种一盆属于自己的花的心思。

在满院子的梅花、珍珠兰、茉莉花当中,她是不是感到了些许冷落和寂寞了呢?她是在把自己一段复杂而微妙的心思有意无意地在她那盆茶花里藏着吗?

妈妈,是不是这样?

现在想想,我们确实是把妈妈的喜好给冷落了,比如现在我翻遍了所有相册,竟找不到一张妈妈那盆茶花的照片。可我肯定是拍过的啊,什么时候又删掉了呢?

于是我就呆在那里了,在满相册的庭院花草中,腊梅开放,天竺殷红,还有细细的珠兰,甚至是地上的苔藓、落叶……我怎么偏偏把茶花给删了呢?

于是赶紧从秋芸博客上搬来了这样的茶花铺摆起来。

可毕竟那是别人妈妈家的花啊,妈妈,我再上哪里去找你的那盆茶花!

 

妈妈的茶花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