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儿童文学创作中的苦难指向  

2014-12-16 19:29:40|  分类: 一缕书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儿童文学创作中的苦难指向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最近在《文学报》上看到了对浙江儿童文学年会的报导,其中摘录了一些我的发言,为了让关心我的老师和朋友对我的发言有个全面的了解,就把大概内容发在这里。
  

当今年的浙江儿童文学创作年会通知让我在会上发言时,我脑子里一片空白,这么多年了,说什么呢?

突然想到电子邮箱里刚刚收到的周英芝一篇论文,她高兴地跟我说,在昆明学院2014年第二期的校刊上发表了。题目是《沉湎中的沉思和抗争——论谢华儿童文学作品中的苦难指向》。

去年吧,她跟我说起过这篇东西,现在能正式发表,还是值得庆贺的事情。所以又仔细看了一篇,虽然还有一些值得商榷的地方,但对于她很明确地把我这些年的创作归于有“苦难指向”的一类,我还是有些感触的。

周英芝现在还就读于浙师大人文学院,是儿童文学三年级的研究生吧。真感谢她对我作品的关注,而且还作出了一定的分析和思考。于是我决定顺着她的思考,说说在我的创作中原先并没有意识到、而实际上是存在着的苦难指向。

一、         儿童文学创作中苦难的特性

在儿童文学中可以、而且必须有苦难在场,这是无可置疑的。问题是如何来写?

积极的进取、努力,克服苦难,走向胜利,这当然没有问题,但我好像更关注那些无法避免的、难以逾越的苦难,我总是觉得,在这个世界上,有志者,事并不是一定就成功的。因为成就一件事,除了主观因素,有时更重要的还是外在的客观或是主观的因素,对孩子来说,那是难以逾越的。比如那个跳高的矮个子男孩,比如那个被老师要求“牺牲”一下的林娟,比如楼道上的小D,比如那个放牛的答答,比如布偶徐正兴,比如我亲爱的木吉

这么些年来,我一直是跟着感觉走在文学创作的路上。我的儿童文学创作的初衷就是写出我身边那些“有事”的学生。当然,他们有的只是一些琐琐碎碎的小事,窝囊事,于是我写了,慢慢地发现,这些主人公大多是男孩,而且是那些在班级里不显山露水的男孩,他们常常会莫明其妙地受一些冤枉气,女孩子们不看好他们,老师的眼睛也常常会从他们头上滑过。其实我有时也是这样的,总是把注意力放在前后两头的学生身上。所以,也许,我是想用写作来弥补对他们的歉疚吧!

没想到就因为这样,我不知不觉地就走进了学生们所谓的“苦难”。比如《树上有个金苹果》中那个一心想拿跳高第一的矮个子男孩,比如那个在江边看老师冬泳而迟到的差生,比如一脚踢出块小石子正好击中音乐老师后脑勺的倒霉蛋……我甚至还想写本《校园冤假错案集》,来为他们鸣冤昭雪。

这样的苦难,应该有这么几个特征:

1、  它是无可避免,难以逾越的。

2、  它又有它存在的阶段性,局部性,是在一个特定的空间或时段中展示和存在的。

3、  它还是伴随着抗争的过程逐步表现出来的,也就是说,我们注重的不是苦难的本身描述,是孩子对苦难的感知和抗争。他们可以战胜,也可以失败,也可以在抗争过后达到一个新的平衡。而且抗争的方法也因为而异,各不相同,比如老提的快乐,木吉的沉静,林娟的困惑、答答的抚慰、布偶徐正兴的沉默……

“这些作品对身体苦难的描写,不再只停留在受难中,更多地包含着孩子独有的抗争,抗争着幼小、抗争着课业的压力,他们在低首中、仰望中看待着生长的身体,摸索的未来和盼望。他们抑或在童年的仰望中沉入水底,抑或期待在繁琐中找到美丽。包含着作者对儿童的期待和对现实的守望。他们的抗争在表面上显现出一种不抗争的态势,这种不抗争又内在于抗争中。”——摘自周英芝论文 

二、         这样的苦难描述的意义

其实在孩子生活的苦难,有的是可以有人来承担责任的,可也有的无人可责,比如个子的高矮,比如出生的家庭,比如徐正兴的鼻子……它们如潮,如草,自生自灭。 叙写这些的意义,我想应当有以下几个方面:

1、还原现实,因为生活中不是所有的努力都能达到自己所希望的目的。

2、警示世人。对于儿童,劣势的造成往往是外在原因更多一些,所以可以让社会引起重视。

3、抚慰孩子的心灵,让他们觉得还是有人在懂着他们。

总之,我想儿童文学创作中的苦难指向,也应该符合儿童文学本身的认知功能,世界并不总是如我们希望的那般完美。只是不要为苦难而特别营造氛围,而要重在苦难中孩子的感受和抗争,真实地表现各种各样孩子,以他们各不相同的方式长大。

三、纯属私人的几句话

世界很大,我很小,儿童文学范畴也一样地大。我原先只想有一本自己写的书就已经很好了,现在有了,很用心地写了,各种体裁的,有了好几本。所以我对自己满意了。

现在,我又发现还有人关注了我的作品,而且写了论文,把我不多的作品归了类,站了队,“苦难指向”。这说明我虽写得不多,但真的有了一点痕迹,好像往儿童文学的大海中投下一颗小小的石子,而且还扔出了一点自己的味道。而这一切又恰好是顺了我自己的心性去写的,一如走进儿童文学大门时的初衷,为我的木吉们写了一点并不怎么样的事情。所以,我可以在满意前再加个“非常”。

谢谢浙江儿童文学这个平台,谢谢一起走来的各位朋友。正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所以我会格外珍惜。

 

  评论这张
 
阅读(286)|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