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潮州行—之景  

2014-02-05 15:29:26|  分类: 雪泥鸿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潮州行—之景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为了让朋友们对牌坊街有个整体概念,就从网上下载了这张图片,因为我的手机拍不下全景。

潮州行—之景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街上的古井

潮州行—之景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街上满是这样的工艺小店,这在后面的吃食介绍中还有一些。

潮州行—之景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潮州第一巷:甲第巷

潮州行—之景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潮州行—之景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很多宅第的大门边,都有这么一个窄长的小门。

潮州行—之景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纵深的巷子中又有一些横巷,这里就称作第一横、第二横……

潮州行—之景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走出甲第巷时再回首,它就这样半明半暗地呈现在我的眼中。

 潮州行—之景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这是第二天早上出大东门到广济楼前拍的,我就是从这里开始这一天的环江行。你看满地的垃圾。

潮州行—之景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楼的对面就是广济桥。晨雾中,它是多么安静。

潮州行—之景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我就是沿着这条滨江大道开始走的。
  
潮州行—之景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这就是让韩江大桥围抱着的凤凰洲了。

潮州行—之景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我走过了凤凰洲回望,想拍下一个大桥拐弯的全景,前面有树的就是凤凰洲,那头还可以看见一段桥的样子。

潮州行—之景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凤凰塔在桥的这一头,寂寞冷落。

潮州行—之景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江这边沿江的一些盘根错节的大树。
 
潮州行—之景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韩文公祠到了。

潮州行—之景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潮州行—之景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潮州行—之景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潮州行—之景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据说右边这两棵小小的枯木是韩愈手植的橡树,你信吗?
 
潮州行—之景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走出韩公祠,广济桥就在眼前了。

潮州行—之景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潮州行—之景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广济桥是由三部分组成的,两头是石桥,中间一段是浮桥,为了航行的便利。

潮州行—之景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潮州行—之景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潮州行—之景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潮州行—之景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潮州行—之景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据说这桥下的古石梁是原来的旧物。

 潮州行—之景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精美绝伦的潮州喷彩雕刻。

潮州行—之景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潮州行—之景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潮州也有西湖。

潮州行—之景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可惜太小,一栏之隔就是嘈杂脏乱的闹市。

潮州行—之景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第三天一早去的北阁佛灯,这就是面对韩江的玄天阁。

潮州行—之景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佛灯临江,护佑苍生。

潮州行—之景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云开日出,佛灯一现?

        一、之景
 

想去潮州,并不全是因为韩愈。毕竟韩愈只在那里当了八个月的刺史。去潮州只是想离开原有的生活规迹,想走进一个完全陌生的小城,走进一种自成一体了的民俗文化氛围,随心所欲地看看孕育了这方土地的山山水水和这方山山水水造就了的潮味十足的民俗风情。

去之前,先在网络上对它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所以一到潮州,就直奔牌坊街。牌坊街也称太平路,南北走向,隔百来米就耸立着一个大牌坊,几乎贯穿了大半个潮州城。有吴楚重镇坊、大理少卿坊、少司马坊……开始还饶有兴趣地拍了几张图片,一会儿就累了,因为太多了,从南到北二十座啊,而且每座牌坊又都是南北两面镌有不同的内容。后来我问当地人这些牌坊是不是早就有之。那位先生近七十了,他说他小时候就见过,只没有现在这么多。这就对了,看这些牌坊的样子,大都是后来造的,于是就成了这个城市的标志。可是也失却了这些牌坊的意义,来这里的游客,最多只是站在牌坊下拍个照片,几乎没有人会去在意上面写的那些文字。

可是牌坊街还是出了名了,南来北往的客人,轮番在街上充当游客和吃客,热闹的是他们的,牌坊们成了招牌。

与牌坊街并行的就是韩江了,也叫湘子江,江上有三座桥,北有金山大桥,南有韩江大桥,中间就是著名的广济桥了。广济桥的一头就是雄伟的广济楼,从广济楼的城门穿过,就是牌坊街。广济桥的另一头,即韩江的彼岸,就是韩文公祠。

沿江,现在成了滨江大道,据介绍,潮州八景大都就都在这一带了。于是在到潮州的第一天逛了牌坊街和甲第巷后,在当地人的推荐下,我拿出第二天一整天的时间,从广济楼出发,沿韩江西岸的滨江大道一直走到韩江大桥,然后过大桥经凤凰洲,看凤凰塔,再沿韩江东岸北行到韩文公祠,最后过广济桥回到早晨的出发点广济楼。

天是出乎意料的晴好,江边也远不及牌坊街那么热闹,就那么一个人慢慢地走着,看着,惊叹着,唏嘘着……有几个景点还是值得一提的。比如韩江大桥,奇就奇在它中间嵌着的凤凰洲,桥到这里就情不自禁地护着它,轻轻地拥着它,我走着走着,回头一看,桥竟已轻轻的划出了一个柔柔的弧,拐了一个弯。就这样在天地之间,清波之上,漾出了一段情,亮出了一个爱!相对而言,凤凰塔就被冷落了,一直等在彼岸的它就只能永远无望,永远寂寞了!

江东的滨江就相对冷清了些,不过还是植有很多大树,这不由我想起了当年的韩愈,虽没有韩公亲植的记载,但我想它们肯定见过当年韩公的风采。抚摸着它们粗砺的树杆、模糊了的年轮,相对两无言。韩文公祠建在山麓之上,以碑文为主,朴素而散淡。我一直想看看据说是韩愈亲手所植的橡树,韩祠橡木也是潮州八景之一。可是橡树在哪里?有块刻有“韩祠橡木”的大石,当然不是橡树;石后的坡上倒是有一些树木,夹杂着几株枯黄小树。到底哪些是橡树啊?竟找不到一个文字说明。后来去问服务员,她好像有些不耐烦,随手一指:“那不就是。”“哪个?那些死了的?”我还不明白。“不是死,是冬眠。”她有些怪我多事。后来我去网上查了一下,没有找到它们冬眠的资料,只说落叶较晚,可一棵老树,即使落了叶,也应会有生命的润泽啊!

算了,不再较真了,去网上找了一株,以解我对橡木的尊敬。

后来过广济桥倒是让我着实惊喜了一番。过桥费五十大洋啊,所以不少人还是选择了离去。我是要走一下的,这早就在我的费用开销之中了。不过在买票之前还是弱弱地问了一句:“我可以买半票吧?”卖票的要我出示身份证。我递上,她看了马上还给了我,说:“走吧!”走吧?不卖?哈,后来才知道,是不用买票!我竟享受了全免的待遇啊!真是惊喜交集!

回客栈休息了一下,下午又去欣赏了已略黄公祠精美的镌刻作品,看到了潮州西湖一边静美一边嘈杂的奇景,见识了国人对卫生的将就,忍看那些无处不见的垃圾。最后本想在夕阳西下的时候去古长城上看江上落日的,结果一上墙城,就被那些随处可见的垃圾吓住了。唉,潮州啊潮州,让我说什么好呢!

第三天我买了下午两点回厦门的票,趁早上,想去看一看金山大桥附近的“北阁佛灯”。没想到大清早,广济楼前仍是垃圾遍地,好在越往北走,就越干净了,真是人多为患啊!

到北阁门前,还没开门,就坐下来守望门开。没想这又是韩江冬泳人们的聚集地免费泡茶吃糖,领会了潮州人的热情。

终于开门,竟只有我一个入内。在桂花香中拾级而上,玄天阁临崖面江而立。左侧桂树旁立一石灯,不远有颂经声传来,应该就是佛灯了。再往上,路愈窄,有几棵很高大的红豆树立在路边。尽头有一小门,上书“玄天门”,也许因为人少,紧闭。

连日的好天气终于到了尽头,天阴了,有些冷。从高处面江,水天一色,正微微有些失望,突见云破,泻下一缕光亮落于水中,甚慰。

自进院到出院,只见一个游人。


  评论这张
 
阅读(793)|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