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潮州行——之宿、食  

2014-02-06 16:18:22|  分类: 雪泥鸿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潮州行——之宿、食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这条巷子叫载阳巷,所以巷子深处的这个客栈就叫载阳客栈了。

潮州行——之宿、食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门外是天井,门内应该是二进客堂了。

潮州行——之宿、食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潮州行——之宿、食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这是第二个天井。
潮州行——之宿、食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潮州行——之宿、食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拉二胡的老伯和他的琴友。

 潮州行——之宿、食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这是后进厅堂,我靠着的就是我的后房东。

潮州行——之宿、食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琴空置,弦有音。

潮州行——之宿、食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这是第二个天井。再往里走,就是后院了。
 
潮州行——之宿、食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这是我离开时,客栈小妹为我留下的记念。

之宿

没去潮州之前,本不想订旅馆的,我喜欢到了那里以后,找一个自己看对眼了的客栈,这也是缘份呢!可女儿不放心,大过年的,如果找不到怎么办。好吧,那就订吧,找了个开元寺对面的“我家客栈”,这名字亲切。

可到了那里感觉不大好,方便是方便,可是太闹,卫生也不好,店主说只有一个清洁工,忙不过来。好吧,这一夜就将就了。看景的时候就留了个心眼,看看有没有更好的客栈。可是真是奇了怪了,没有我想象中的遍地客栈,简直就是没有。一直到了傍晚,我在牌坊街走第二个来回时,发现一个安静的弄堂口有个牌子“载阳客栈”,往弄堂里一看,远远的漾着红灯笼的光晕。就走进去看看。这是一栋保存完好的潮州古民居,径深三进,雕栏画阁,对眼!连忙打问,当班的是一个近六十的老伯,低眉垂眼只顾做自家事情,一口回绝:满了。

我不甘心,再问:明天呢?他这才抬头看我一眼,说:可能会有一个房间。大喜,再问价,呵呵,368元啊!

再找找吧,我退了出来,可竟再也看不到一家客栈了。心里放不下那一屋子的宁静,于是又折回了那里,付了一半的定金。老伯见我心诚,就邀我坐下喝茶。堂前有桂,缸里有鱼,茶是有名的凤凰单丛,虽不及绿茶清香,可回味却是无穷。一杯入口,才发现旁边还坐着一人,老伯说那是他的琴友林先生,客栈空闲时,他会来陪他聊天,拉二胡。说着老伯就拿来二胡拉了起来,林先生也拉,是梁祝。桂香,品茗,听琴,抬头,天井上空,新月如眉。

后来才知道,潮州只有四家客栈,真正在古民居中的,也就这一家了。小院一栋,总共十个房间,楼下六个,楼上四个,据说凤凰卫视还专门做过介绍的。

我庆幸自己的运气,或者真的就是缘份了。第二天一早,我就拎着我简单的行装入住了后房东。


潮州行——之宿、食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潮州行——之宿、食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潮州行——之宿、食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这是我到潮州吃的第一碗小吃,山水五豆豆花,不错。

潮州行——之宿、食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这是百年老店胡荣泉店里的肠粉,味道一般。

 潮州行——之宿、食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现做的花生糖,临走买了一罐,还可以。

潮州行——之宿、食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潮州行——之宿、食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这就是我化了半个多钟头吃到的美食“文香肠粉”,第二天再去等了半个钟头,确实好吃。你看巷口的那些吃货。

潮州行——之宿、食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潮州行——之宿、食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清晨巷口的豆浆鸡蛋花,虽然听说鸡蛋和豆浆一起吃会结石,我还是喝了一碗。

潮州行——之宿、食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潮州行——之宿、食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镇记牛杂店也是在网上出了名的老字号,慕名而去,店门前一片狼籍。还是要了一碗,二十元。味道一般。

潮州行——之宿、食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这里的牛肉丸都是手捶的,这些小弟既是工作,也是招牌。这样捶细了的牛肉细腻而香脆。

潮州行——之宿、食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还有各色的煎炸春卷,里面包的是土豆,粉,别有滋味。

 潮州行——之宿、食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潮州行——之宿、食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潮州行——之宿、食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潮州行——之宿、食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这些黑乎乎的是潮州三宝,几乎到处都是,可味道不敢恭维。最后一缸是腌制过的佛手。

之食

再就是满大街的小吃了。大都是手捶牛丸,煎卷,肠粉、各色饼点,太多的类同。潮州三天,第一天当然是兴味盎然的大吃牛丸,还专门找到老字号胡荣泉店吃了一碗肠粉、炸春卷,可第二天就审美疲劳,没有胃口了。到了中午,见一个弄堂口坐了很多吃客,在排号等吃“文香肠粉”,就凑上去拿了一个号“21”,然后坐下等。当时已叫到9号了,我想也快的。没想一等就半个多小时,原来一个号并不是只一碗的,多的可以七八碗,就看你一起来的人头了。可这东西味道确实好,这肠粉不是像面条那样,柔柔的似包、似裹、似摊,内有蛋丝、肉末、香茹,加上自制辣油、香菜,一会儿,我的盘子就空了。所以第三天要离开之前,我又去了那里,为了快点我十点就去了,没想等着我的还是一个“21”号,真是太奇怪了,于是又等了半个小时。

三天里给我留下了很不错印象的除了这文香肠粉,就是大东门街百珍香对面弄堂口的豆浆了。第一天我是冲着豆浆去的,明明说要的是淡浆,结果她给我的还是甜浆。我有些不开心,可旁边的老伯说,这豆浆她做七八年了,手磨,好。我看她给老伯的豆浆里打进一个鸡蛋,浓白的豆浆浮着蛋花,有点馋。所以我第二天又去了,也要了有蛋花的。结果真的很好喝,那天天有点冷了,就这么一碗浓浓的、豆香味十足的喝下去,通体温热。注意了一下,来喝的人不少,不过全是老人,而且是老男人。他们几乎不言语,来了她就做了,做好就端给他喝了,或站,或坐,墙角,地边。后来,我从江边回来时又经过那里,特意看了一下,那个小小的豆浆摊子没有了,跟着一起没有了的是那个穿着黑衣服的老妇。

从潮州回来,我没乘动车,改成了大巴。动车虽只一个半小时,可加上到厦门北站的五十分钟,再加上从潮汕到潮州的四十分钟,也就差不多了。大巴一直把我送到湖滨南路的长途汽车站,晚上就可以回家喝粥了。

三天的“流浪”完满结束,到家时正逢立春,年也过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502)|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