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六一快乐  

2014-06-01 10:53:33|  分类: 小东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一快乐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照片是四月里拍的吧,还穿着毛衣呢!这一天,他一个人躲在卫生间鼓捣了半天,然后头发就变成这样了,他说这叫发型,让我给他拍个照片。哈,小东西就从发型开始长大的呀,头发一竖,脸型长了一点,有点男人的轮廓了。
 今天六一,一直想不好给他送个什么礼物,就上几篇小文章吧。他喜欢这些记录,有时会自己翻出来读读。当然,他最喜欢的还是让我读,他在旁边把自己笑成一朵癞痢花。

一、小人的画

 

今天小东西拿回来一叠画,说是这个学期画的,要我看一下。

我看了,老实说,实在不怎么样,他画中的人,总是潦潦草草的几笔,五官看不大分明。但有一点却一直让我惊奇,虽说就这么寥寥的几笔,却也能看出表情来。他说他画的都是小人。一个长得潦草、无足轻重的绝对草根。

去年暑假,我突发奇想,启发他索性就以这小人作主人公来画故事吧!小东西眼睛发亮,跃跃欲试,于是就有了“小人骑骆驼”的系列小人画,一个面目不清的小人骑着一匹硬绑绑的骆驼去沙漠寻宝。这可是一个开放性的主题啊,我连声称好,鼓励他继续往下画。可惜小东西只画了几幅就又转移了目标,只让他的小人自由散漫地出没在他各式各样的画作之中。

比如眼前这些画中,就都有小人的踪影,只是他不再骑骆驼了。有一幅“我设计的自行车”是小人骑自行车。可这又好像是一辆独轮房车,它前面一个轮子是独立支撑在地上的。这是怎么回事呀?我问。

小东西正在作别的画,他头也没抬,说:“你没看见吗,它是在下山,后面的轮子就用不上了。”好像真有些道理,可是车头上那几滴水珠样的东西是什么啊?

“大概是流下的口水,它一定是肚皮饿了。”他有点不满意地看了我一眼,“要自己动脑筋啊!”

我只好自己动脑筋了,我发现那车背上高高挺立的像花儿一样的东西应该是电风扇,车里有四个小人,有司机,有乘客,可是怎么还有小鸟在飞啊?

“那是小人的宠物鸟。”也许这是小东西的得意之笔,凑过来向我介绍,“你看,这只鸟还骑在小人身上呢。”

哦,天哪,这不明明是一匹马吗?

小东西画画,乐的就是随心所欲,他很少能照着样子模仿,即使让老师要求着照样画,你也很难看出那张做样子的画的影子。见我一付不满意的样子,他就安慰我:“没事的,你看,不是A吗?”

A是最好的吗?”我问。

“当然不是,还有优,优秀。”他说。

这样啊,不过,A,不也是挺好的吗?

 

二、战车 

 

有一段时间,小东西的本子用得特别快,可是没见他多做作业啊!

“它们变成战车了。”小东西说。因为我们对他一直比较宽松,而他也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对,所以就很坦率地告诉我们。为了证明这是事实,他还把那个沉甸甸的书包一下子倒了个底朝天,哈,真有许多大大小小的战车从书包里跑出来了。

外公心细,拣起一架仔细看了一下,“哈,这不是你前几天让我教你折的纸青蛙吗?”

“是啊,”小东西说,“我们把它改造成战车了。”

可这算是什么战车啊?看我不明白,小东西只好演示给我们看。“这必须有两架战车才能表演。”他就把两架像纸青蛙一样的东西头对头地在桌子上摆放好,再在它们背后用手拍着桌子,于是纸青蛙真的跳起来了,有一只竟然跳到了另一只的背上。“这个架战车就是大王了,今天它跟李新烨的冠军交过手呢!”小东西一付内行的样子。

看着小东西满脸的自信和快乐,我也跟着快乐起来了。

可到了中午,情况就发生了变化。小东西的妈妈回来了,发现了这一桌子的战车就觉得有点不对。“这些东西你是什么时候折的?”妈妈问。

“下课的时候。”小东西回答。

“下课的时候?能折这么多?”妈妈沉下了脸。

“有啊,”小东西的声音明显轻了下来,“比如活动课,还有唱歌课什么的。”

“好吧,你可以在家里折,可是从今天开始,不能带到学校里去。”妈妈下了死命令。妈妈是好妈妈,她知道这些小游戏对孩子的意义,可是她更知道小东西书包里放着这么多战车,肯定会影响他上课的注意力。

“一个也不行吗?”小东西也知道以退为进。

妈妈想了一下,说;“好吧!”

“两个呢?”小东西得寸进尺。

“不行。”妈妈斩钉截铁。

“好吧,”小东西一付明事理的样子,自己整理书包去了。这倒让妈妈有点于心不忍了,“好吧,你就带两架吧。”

“没事。”小东西表现出奇的大度。

好了,要上学了,临走时妈妈发现小东西还有三角板在桌子上,就想把它放到文具盒里去。呀,这文具盒怎么这么重啊,打开一看,竟是满满一盒子的战车!

这下惨了,战车们全军覆没,小东西只好噙着两眼的泪上学去了。

原来小东西也会耍心眼了啊!

 

三、难为情

 

小东西的老师要求,每天要把要完成的作业记在记作业的本子上,当然是为了避免漏做或错做的作业。可是小东西经常会把作业记错,这么一来,漏做或错做就不可避免了。

比如昨天,记作业本子上明明是写着默写第31课的第二自然段,可实际上呢,他背的内容好像又在第30课上。到底背哪呢?小东西说,我明天去问一下。

可是到了明天,要做的事情太多,特别是科学老师刚刚布置的做“纸标本”的作业,小东西兴意盎然,一回家饭都不吃就关好房门要我们不要打挠他,他要做一件很重要的事。

会是什么事情呢?好在没让我们疑惑多久,小东西就把门打开了,一下问什么叫油光纸,一下又问还可以有什么纸可以做标本。哈,原来老师叫他们收集各种纸的标本啊!看来这创意真的不错,小东西从昨晚就开始准备了,现在已初具规模。

最后,他还有个更妙的主意,说是要画一艘船,再在船上竖一杆旗,上面写上他的大名。画好了,效果真的不错。

趁他开心,我又问了默写课文的事情。“哎呀,忘了问了。”他说。

真是的!

“我得赶紧,等一下楚楚会来叫我。”他又把默写的事丢开了。

“要不,等下楚楚来叫你时问一下她?”我又把这事拧了回来。

他犹豫了一下,说:“不要。”

“为什么?”

“难为情。”说完笑了一下,竟有点腼腼的意思。

哈,好像还是第一次听小东西自己说“难为情”呢!因为是女孩子?因为是好朋友?因为我们都住槟榔东里,这些日子,他们天天一起回家,一起上学。那是一个能把自己料理得利利落落的能干女孩。

“那你想问谁啊?”我问。

“难兄难弟。”小东西说,“比如李新烨,比如陈逸涵……”

“那你下午一定记住问啊,不然我只好问……”

没等我把这话说完,小东西就把他那只掺杂着各种味道的小手捂住了我的嘴巴,抬头一看,原来楚楚已来叫他上学了。小东西开水也忘了拿,赶紧跟着她屁颠屁颠地跑了。

良久,那句“难为情”还在我心上甜着。呵呵,我们的小东西真的长大了。


  评论这张
 
阅读(293)|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