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二、后院的柴房——下营街44号的男人(作者 清明雨)  

2014-09-23 20:59:04|  分类: 老屋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后院的柴房——下营街44号的男人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我的太外公周惠生
 
二、后院的柴房——下营街44号的男人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我的外公周洛仙

 二、后院的柴房——下营街44号的男人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我的舅舅周明基
 
二、后院的柴房——下营街44号的男人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我的父亲谢竹屏

 二、后院的柴房——下营街44号的男人
作者  清明雨

从下营街44号开始建造以来,与这座老屋有血缘关系的男人应该是有周惠生(绍兴盐、油商人)、儿子周洛轩(一个富二代)、孙子周明基(外交官),重孙子叫什么就不知道了,只知道下面还有玄孙子,生活在北京。

在这个大院生活过的男人应该还有一个姓谢的老师,有点像上门女婿的样子,据说文革时期在金华第三中学任教,因受不了批斗而自杀。他的妻子是衢州一中的老师,也是周家第三代的长女,谢老师属于姻缘关系吧。

在这里还曾经住过一个无缘却有故的男人,最后也在这屋走完了他的一生,正是这个男人才让这幢老房子成为一个谜,甚至是传奇,由于不是直系或旁系家人,在后面专题讲述这个奇人。

惠生和鲁迅先生是同宗不同祠绍兴人,世代在绍兴从事盐油生意,店号叫大有商号。大概在1898年左右,经不住衢州沐尘乡的第三房太太的“嗲”和“作”,举家迁到衢州做油行生意。先是在新桥街忠烈庙前附近开了一家大有油行,请小舅子当伙计,同时在下营街盘下了戴家粮行的地基造新房,那时候衢州刚经历了太平天国围城,江山红巾军造反和衢州教会灭门案,城内一片废墟,人口稀少,所以盘下的地基有1000多平米,而且很便宜,陆陆续续在沐尘乡、安仁铺办下了二百多亩土地,属于大地主兼工商业户。到衢州后就生意不好,身体不好,应该是在20年代初期去逝。现在有人说周家三姨太是衢州大户人家,那是周家败落以后的事了,大户人家会把女儿送到遥远的地方去给别人做三姨太的吗?

独生子叫周洛轩,据说还有一个叫淡云的妹妹,是不是就不清楚了,因为旧社会女孩子是不上家谱的。周洛轩(也有人说是周洛仙)是个富二代,经商行事不靠谱,可能英年早逝,或不思作为吧。在衢州没留下什么印记,以后有人说他是“衢城四大才子”之一,没有证据佐证,但从他留下的几首词令、小曲却可以证明它是一个文艺青年,一手标准的宋朝皇帝“瘦金体”,笔墨真的有功底,钢笔字就不怎么样了。他大概在1928年去世,留下了一个儿子(周明基)和三个女儿,据说还有一个女儿换养到叶家,也就是后面要说到的叶赛什么的一个奇女子,那年他才27岁。

周明基是遗腹子,也有人说是和叶家换的,其实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以后作为外交官驻缅甸任大使,也担任过非洲司司长,衢州人对他的记忆很少,因为50年代他就到浙大就读,北京工作,国外任职,又娶了一个外地老婆,接触少了自然记忆少了,但有一件事,邻居记得很清。大概在50年代末,他还在华北人民革命大学培训,因为舅舅华盖被开除公职,到下营街44号投靠姐姐华月英,住在后花园的柴房里,作为外甥他很不高兴,回家就合母亲吵了一架。当时的环境逼迫他做了这件事,未出五服的亲人是“五类分子”(地主、富农、反革命、坏人、右派)直接影响他的政治生命,如果还住在同一屋檐下,可能影响会更大,所以他的意思是让母亲将舅舅赶出去住,但遭到母亲的拒绝。其实从学校毕业后能分到外交部工作,很大的原因是他舅舅的一个学生当时任外交部副部长。徐以新,也是衢州人,1927年徐以新走上革命道路是华盖指引的,一直以来徐以新总是在默默地回报着自己的老师,对老师的外甥自然疼爱有加。这件事是徐以新的一个当小学老师的亲姐姐告诉同是当老师的周家大女儿的,只是那个年代是不能公开明说的。周明基的家成了故居,成了市级文保单位,是否可印证他也已经过辈了。

周家有个外甥任《中国青年报》的主编,就是血亲吧。

在周家大院还生活过一个因婚姻不期而至的男人,只知道他姓谢,与周家大院的结缘与华盖多多少少也有关联。大概的过程是谢老师在重庆一家兵工厂工作,当时同工厂的华国栋与谢老师成了好朋友,1942年陪华家兄弟探亲到衢州,看上了周家大小姐,以后就留在了衢州。19687月的一个早晨,在金华三中任教的谢老师,在宿舍墙上钉了一颗三寸钉,挂上绳子,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留下了三个子女和娇妻。在同年的420日,亦师亦友亦长辈的华盖也以同样的方式在下营街44号后院的一间柴房里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时间跨度还没有三个月。有人说他是上海人,也有人说他是北方人,其实他是哪里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把他的大半生都留给了衢州。骨灰埋在花园岗的一片桔林。除了为这位因爱而停泊在衢州,因责任而宿息在衢州,因不堪侮辱以死抗争埋骨衢州的老师发出一声感叹,更多的是向这一代知识分子表示歉意,我们的上一辈是有错的,当今天他们已过世,或已摇摇欲坠时,只能由我们这批后来人为他们赎罪和忏悔,谢老师对不起了,真的对不起。

  评论这张
 
阅读(365)|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