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为小弟画作配文成书《百年流韵》之一  

2015-12-30 11:41:04|  分类: 老屋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小弟画作配文成书《百年流韵》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一、水亭门外


 

为小弟画作配文成书《百年流韵》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衢州城不大,可是够老,坐落在浙西的金衢盆地西端,一坐就是一千八百年。自北宋末年,金兵南侵,孔子第48代嫡孙负着孔子和孔子夫人的楷木像,南迁至此,建了孔氏家庙,老城就渐渐有了一些响动。

当时的交通只有水路,所以这水亭门(又称朝京门)就成了老城与外界的交通要道。

每从水路上岸,迎面就是这一挂高高的台阶,究竟是怎么个高法,儿时的我们说不清楚,只记得站在江边贴着石阶朝上看,只能看到路上攒动的人头,绝对看不到脚。清早,那码头石阶上总是湿漉漉的,那是因为卖菜的、抓鱼的、挑水的人的挑子上总有水珠滴下来,弄得阶上一滑一滑的不好走。

 为小弟画作配文成书《百年流韵》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小时候的我们也常常会在这高高的石阶走,而且是一滑一滑地走。那时候我们吃用的水,是必得从这浮桥上取的,先是我,后来又加进了大弟,两个小铁桶,一根小扁担,把一挑水晃晃悠悠地挑回家,一般倒进水缸里就只剩下半桶水了。

不过有了自来水后,就用不着挑了,再来浮桥常常是奉命来喊偷着来溪里游泳的弟弟们回家吃饭。只要看我从高高的石级上下来,弟弟们就会钻到浮桥底下,看我急了,就再从另一条船下钻出来。然后一路回家,商量着如何合伙骗过爹妈。

桥的那头就是溪滩,再往前走就是鹿鸣山,难得回家的爸爸最喜欢带我们走过浮桥到溪滩上玩,“牵磨,拉磨,左边,表舅婆……”我们跟着爸爸浓浓的无锡口音唱着不清不楚的儿歌……

 
为小弟画作配文成书《百年流韵》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应该是上世纪的五十年代吧,水亭门外沿江,有一溜鳞比栉此的吊脚楼。所以每看沈从文的湘西散记,就会想起水亭门外那些如今已销声匿迹的吊脚楼。它们一面凌空架在江面上,一面则轻轻落在路边撑起个门面,就这么黑黝黝地伏在江流和城墙之间。那时候我有一个同学就住在那样的铺子里,

我特别喜欢去她家里玩,喜欢她那个撑开窗子就可以嗅到水气,  低下头来,可以从地板缝里看到流水的小房间。

 为小弟画作配文成书《百年流韵》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再早一点,三四十年代里,江面上还会游弋着一些“交拜船”,也有人叫作花船。暮色一起,就吹拉弹唱、灯红酒绿起来。我家隔壁住的琴香,刘娘,就原是生活在这样的船上的。琴香弹唱,刘娘做粗活。姐妹相称,终身未嫁。

暮色中远远的孤塔归鸦,渲染着“枫桥夜泊”的无着。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